赤血剑54节不打不相识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307

  他已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软绸渗出的力度,已经近在咫尺,刺痛了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会不会有星星点点的血迹,已经渗出来了呢?

  但是,痛彻心扉的感觉,却没有随之而至。强劲的力道,也突然消失了。邵文睁开眼睛,只见小安已收回软绸,怔怔地站在原地不动。

  他们都是练武之人,视力极佳,几乎能在黑暗中,看清对方的一举一动。

  邵文诧异,她不是要置他于死地吗?为什么突然收手了?

  “你不是要杀我吗?”

  “你为什么不还手?”

  “你是我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人,只有你能杀我,我永远都不能杀你。”

  “你是我的什么人?为什么宁愿舍弃生命,也要保护我?”

  刚才,若不是她及时收手,击在他身上的,并非仅仅是柔软如绸的腰束,还有隐藏在腰束里面,柔韧如绸的赤血阴阳剑。赤血阴阳剑,刺破肌肤,即血流不止,伤口无法自愈,直至血流精光而死。

  这个秘密,是那个赠剑的老人,临终前告诉她和哥哥的,除非万不得已,性命攸关之际,方可用此剑杀人,否则,只可用此剑自保。

  是真是假,她不知道,她也没试过,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口口声声说保护自己的人,面对这样一个宁愿舍弃性命,也不愿伤害她的人,她的心底,却有丝丝缕缕的温暖,也有丝丝缕缕的困惑。她很想找机会证明,这个曾两次出现在她身后,而无意伤害她的人,会不会和自己杳无音信的亲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邵文:“姑娘,回去吧,外面夜黑风高的,不适合你。”

  “我早已无家可归!”

  邵文心弦为之一动,心中顿生怜惜。同病相怜的感觉,扼住了他的心扉,那种寂寞孤独的感觉,他懂,他竟然产生了一种想永远呵护她的感觉,而非是奉命行事。

  邵文一语双关地:“回去吧,有灯光的地方,就有人在等你;有人在等你的地方,就会有温暖;有温暖的地方,就会是你的家。家里有人在等你,别让他为你牵肠挂肚。”

  小安忍不住唏嘘,孕荣,会是那个等她的人吗?他可以给她温暖和爱,但是,她却不能自私自利地,连累无辜的他啊!

  爱他,就放手,只要他过的比自己好,那或许就是自己的一种幸福吧!

  小安哽咽:“陪我走走,好吗?”

  他只是一个不打不相识的陌生人,在他面前,宣泄自己的悲伤和脆弱,应该不算丢人现眼吧!

  邵文:“好,我陪你。”

  看来,他赌赢了,赢得很精彩。两人并肩而行,像一对久别重逢的知心朋友。

  小安:“你是谁?能告诉我名字吗?”

  邵文毫不犹豫地回答:“叫我邵文就好。”

  邵文这个名字,只有孕荣,姚远和小松知道,而飞龙,却大名鼎鼎,世人皆知,决不能用这个名字来吓她。

  小安:“邵——文,很好听啊!”

  邵文笑了,发自内心的真实笑容:“你呢?我该怎样称呼你?”

  小安:“你叫我小安就好!”

  邵文点头,他当然知道她叫小安,还知道她叫彭心安。

  小安:“刚才,我若真的杀了你,你会不会死不瞑目?”

  邵文:“我不知道,我只是在赌。”

  小安好奇:“赌什么?”

  邵文:“赌人性,赌运气。你本不是心狠手辣之人,我相信你会手下留情的。”

  小安轻叹:“你的武功那么好,怎么舍得轻易放弃生命?”

  邵文自嘲地轻笑出声:“好吗?跟踪了你两次,都被你轻而易举地识破,我都对自己没信心了。”

  小安、:“不是你武功不好,而是你轻功不如我好。是你步伐太沉重,所以才引起我的警觉。”

  邵文疑惑:“真的?是这样吗?”

  小安:“我爹爹为我独创了一套轻功,练的就是声音和气息,所以,近距离,你的声音和气息,都瞒不了我。”

  邵文:“你的轻功很高吗?”

  小安:“还可以吧,若寡不敌众,逃跑,应该不是难题。”

  邵文又笑:“呵,不战而逃,这是你的风格吗?刚才,你就差没鱼死网破,和我同归于尽了。”

  今晚,他老是情不自禁地想笑,而且,笑得很开心。这种感觉,有多少年,不曾在他心底涌现过了呢?

  黑暗中,小安脸红:“倘若你倾尽全力,我敌不过,我就要落荒而逃了。”

  在她而言,好好活着,保护好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邵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很欣赏你这种态度,好汉不吃眼前亏吗!”

  黑暗的街道,已走出尽头,光明,已隐隐约约地展现在眼前。小安扬起头,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问:“我可以看看,你斗篷后面的脸吗?”

  邵文犹豫。

  小安:“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想记住朋友的样子。”

  邵文:“我很丑陋,上面有疤痕!”

  除了孕荣,姚远和小松,可是无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啊!

  小安:“我不介意朋友的容貌,我只介意朋友的心。”

  邵文:“好!”

  他真的不忍心,拂逆她的微小愿望。

  摘下斗篷,一张俊逸刚硬的面庞,展现在小安面前。上面,的确有两道长长的,若隐若现的疤痕。但是,那两道疤痕,并不像他自己标榜的那样丑陋,相反,却衬托的他更加冷酷深沉。

  小安目不转睛地审视着,真诚地说:“我会记住朋友的样子,好好珍惜我们的友谊。”

  邵文戏谑地:“有没有被吓坏?晚上,不会做噩梦吧?”

  小安笑:“不会,我相信我朋友很善良,他不会伤害我。”

  邵文脱口而出:“对,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小安接过邵文手中的斗篷,亲手给他戴上:“不喜欢以真面目示人,就戴回去,让我们隐藏自己的真心,躲在面具后面,冷眼看世人。”

  邵文:“小安……”

  一个花样年华般的女孩,居然和他一样,有着一颗沧桑寂寥的心啊!

  小安:“我该回去了,邵文,再见!”

  邵文:“再见!”

  小安:“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邵文:“能,我会随时随刻,出现在你面前。”

  其实,邵文想说的是,我每时每刻,都在你的身边,做你的贴身保镖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继续阅读:赤血剑55节偷袭郑泽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