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奏 黑蓝的交响曲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924

  “城堡出了什么事?!父亲!”

  为此身血脉之牵羁者,强烈的恐慌感出现在脑中。

  “此情绪严重干扰本体进行正常思维,现予以刨除”慌乱只能使事情变得更糟。

  黎瑟远远的望着城堡,又加快了奔跑的速度,金色的伯莱也懂事的跟了上来,炽热的红色从城堡射出,映红了半个夜空,仿佛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火炬,熊熊的燃烧着。

  城堡虽然举行晚宴,但这种映红半边天的亮度已经超出宴会的要求……引起火灾的可能性很高,作为为上流社会成员所举办的程度,保安等各种措施应该是很完善的,出现错误的几率相当低,所以极有可能是对社会或是父亲有直接因果的人来报复了。

  父亲!不知名的液体涌出了眼眶,黎瑟飞快的向城堡奔去,精致的公主裙不断地被树枝勾住,撕扯着,银色的长发挣脱了丝带的束缚,轻扬的飘散空中,洁白的小腿上已经被坚硬的灌木和石头划出一道道红色的血痕。

  胸口好闷!就像一块石头压在上面。

  鼻子也酸痛难当!这是什么感觉?

  ……不安和悲伤吗?

  我也拥有了正常人的情感吗?

  奔跑,飞快的奔跑,此时的念头只有一个,快一点回到父亲的身边。

  燃烧的城堡,同时也燃起了黎瑟身为人类的“心”

  ——————————————————————————————————————卡恩身处熊熊的烈焰中,疯狂而又喜悦的大笑着,他等了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含辛茹苦的培养了自己的学生,倾尽所有的财富从黑市的商人那里买来传说中的乐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卡特莱恩!号称冰蓝色之风你,怎么不奏响你的神曲吗?你难道已经老了么?开始呀?!奏响你那可以冻结世界的风暴之曲啊?!”老人大吼着,失望的将桌子掀飞的很远。

  “可恶的老疯子!”卡特莱恩这时候已经潜回了自己的房间,掀开已经蒙尘许久的幕布,一架水蓝色的单人乐团出现在眼前,“拜托你了,老伙计!”只是一瞬间,他就将乐团背好了他背上的背包,在数秒间便整个展开成型。盖子打开,琴颈折叠起来的小提琴便从背包内伸展开来,在机械手臂的支撐下,穿过卡特莱恩的侧面滑到他的肩上随时准备发声:琴弓从背包里飞出来,滑进演奏者右手的动作,在同时间内完成。背包上方更展开扩音器和乐谱投影装置,将音效控制器固定在她的前方。

  嘶——琴弓擦过琴弦,凌厉的琴声划破空气传入众人的耳中,然後——「——!」

  除了卡恩之外,这震惊的声音使得大厅中所有人闻之屏息。

  开始便是交响乐齐奏。

  嗡!仿佛强力敲击的浑厚断音,响彻整个大厅。

  挑衅股的音苻,接连不断地传人耳中:断音。断音,断音。断音。断音。

  就在这连续不断的断音间,每个人的耳朵开始渐渐融入其中;就在这个时候,滑顺的小提琴声开始流泻而出。在这声音里,依旧表现出高亢艳丽的旋律,夹杂在连续不断的断音之间,并不显得特别突兀;甚至让人感受到早一步奏出的断音,只足小提琴音出现之前的前奏。琴声承续着前奏,更表现出一种鲜烈的华丽感。

  这样的演奏方式毫无疑问是——「……神曲。」

  「——!」

  “开始了吗?!”卡恩连最后的优雅都失去了,指挥着他的学生们可是,就算他弹奏那种曲子,现在也不可能逆转形势。

  那么,卡恩什么一副轻松的态度。

  让我弹给你们听吧!

  卡恩。迪米。莱恩卡幽雅地举起右手。

  那就是开始演奏的讯号。

  但丁的神曲——「地狱变」!

  “真正的乐曲,现在才刚刚开始!”

  大厅的各个角落渐渐浮现点点星光。

  一对、二对、三对、四对、五对、六对、七对、八对、九对……这是精灵羽翼放出的光芒。

  九对羽翼慢慢浮现出精灵的实体;其中勃来理所当然占据了五个名额(因为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接着两只吉姆提尔也从地底下忽然冒了出来。然後,卡特莱恩的左右两侧,更出现两柱各有两对羽翼的兽型精灵,翩然从空气中浮现。

  精灵的能力和外表,在个体间展露出截然不同的表现;其中不但有如勃来这般极尽单纯的外型,也有些拥有与人类无异的外貌。即使属于同样的支系,有些个体与其他同类,呈现出来的外观也迥异。

  普遍的情况下,越是高等的精灵,其在能力方面便有越强大的表现,外貌上的多样性亦较低等精灵丰富。除此之外,它们的形状也趋向复杂化。

  可是,情况并没有像卡特莱恩想象的那样好转起来,两只兽型精灵开始出现痛苦的神色,身体的颜色也向深暗色转化,同时转化的还有其他的几个精灵,只有一两只伯莱还处在他的控制之中,这已经是他竭尽全力的成果了“这……这是什么神曲?”卡特莱恩茫然了,已经丝毫没有胜算。精灵就是身为神曲乐士的武器,力量的具现化。现在只能仅仅*纵勃莱的自己只能暂时自保而已,“听到了吗?!卡特莱恩!这就是我用了二十年寻找的究极神曲,传说中但丁的《地狱变》,区区的乐士神曲算什么?!有了它,我甚至可以重现异邦人的辉煌?!”

  “但丁的……神曲吗?”就算听到了最坏的消息,卡特莱恩仍然不肯丢下手中的单人乐团,我还有个女儿!这是他此时唯一的信念。

  —————————————————————————————————————“扭曲了如此多得下位精灵,甚至还有几个是四翼的中位精灵,……是传说中但丁的神曲吗?”黎瑟赶到城堡下,悄悄的隐藏了起来,刺耳的乐声并非没有影响到他,演奏完刚刚的乐曲,黎瑟的感觉远远没有大厅里的人激烈,仅仅是感到有点不适,身边的金色伯莱听了黎瑟弹奏的曲子后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但丁.伊布凡布拉是传奇中的人物。

  不管是神学家或是历史学家,对但丁的解释虽然都不一样,可是对于但丁是所有神曲的始祖这样的见解倒是一致的。可是,但丁.伊布凡布拉到底适合何方神圣,有很多种说法,无法得知那个说法才是正确的。

  出生地﹑出生死亡的年月日﹑双亲﹑嗜好﹑经历﹑有没有配偶。最后是——性别。全部都是谜。

  只留下名字而已。

  对于这种人物,往往会出现名式名样的传说,就像是为了填满他成谜的身世。这些传说也无法分辨真伪,人们就在这些传说互相呼应之下,创造出一个虚构的人物。

  「但丁始奏曲的乐谱是存在的」这也是传说之一。

  但丁的神曲,和现在的神曲完全不同。没有规则,甚至没有方向性。不像今日的神曲,要把特定的意识、特定的思想投入到演奏中。它会无差别地增强人类或精灵心中的某种东西。不管是正是邪。就像是把中心的想象巨大化、实体化后放到外面来。

  ——————————————————————————————————————「……」卡特莱恩不发一语,也没有理睬疯子的豪言。

  卡恩愉陕地继续说道:“没错,原本这世界上没有正或邪,没有善与恶。清浊本来就是表里一体的,要把他们分开思考是无意义的,甚至是很滑稽的。因为这些原本都是相同的东西,神曲也不会是例外。”

  也就是说,但丁的神曲是神曲的另一面,卡恩的邪恶一面创造出那些黑色勃来。原来这就是但丁神曲的基础型态。

  不能继续召唤精灵了,现在仅仅是控制两个下级伯莱就已经很吃力了,卡特莱恩尝试了很多演奏方式,也只能自保。

  真的到了尽头了吗?他静静的等待着,只要有一个机会看着黑色的精灵结成的大网,我应该逃走吗?黎瑟攥紧手里的小竖琴,金色的伯莱围绕着她不停的打转,“演奏”“演奏”“演奏”“谱子”“演奏”“演奏”

  我可不是神曲乐士啊!心里轻叹一声,而且不知道大厅里的状况,贸然的话很可能连自己也有危险,大厅里的人现况如何?救援呢?在这离城市很远的城堡怎么可能找得到救援?一时间,那个冷静的他又回来了!

  可能是命运之神嫌他的轮子转的有点慢了,又踩了两脚。

  几声连续的惨叫声从出口处响起“救我……救救我……我”滚黑的人型物体穿过了精灵雷编制的大网,滚下台阶。抽搐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刺鼻的烤肉味扑鼻而来。。这是人类啊,可以想象大厅内的情况了嗡嗡嗡嗡嗡高亢艳丽的旋律,小提琴激昂的演奏刺耳的,令人痛苦神迷的演奏。

  两种截然不同的神曲交织着,激烈的碰撞着,蓝色的闪电在黑云中不断地翻滚着,穿梭着,偶尔的光芒穿透了整个黑云但也仅仅是穿透,黑云依旧粘稠的包裹住闪电,任其在中穿越,渐渐的,闪电失去了开始的锐气,无力的低吟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人类凄厉的声音传出,像尖刺一般狠狠的刺激着黎瑟的耳膜,“不行!”她再也等不下去了,等等……黎瑟突然想到那份古老的曲谱,那种弹奏时给人虚无的宁静感。

  如果黑勃莱是被扭曲的话,那么只要让它们解除扭曲的状态就可以大大缩减对方的实力吧。这首宁静的曲子正好可以作为镇定这些狂暴精灵的“良药”

  取出竖琴,回忆曲谱。

  “……”

  “小金”伯莱很懂事的鼓鼓小翅膀,示意可以开始演奏了,拨动琴弦,银发无风自舞,手指像一只只白蝴蝶翻飞在琴弦上。宁静的旋律从指间涌出,化作细碎的星屑盈舞在身边,小伯莱高高的煽动起翅膀,鼓动光屑进入身体,呲呲呲呲刺刺呲,小小的闪电迸发出来,虽然还很细,但它那金色的光芒将这漆黑的夜晚划破了。

  吱吱吱吱。笼罩在门口的黑化的伯莱被这金色的闪电击中,痛苦的扭动着身体,然后就渐渐消失了,“解除实体化吗?”黎瑟想到这里,闭上了眼睛,手指反而慢了下来,只是断断续续的弹奏着,但星屑飘得好像更快了,用心去演奏不用理会世间的繁琐演奏吧!那就是我们的盟约其为盟约其为悦乐其为威力为此演奏吧,显现出你灵魂的形状来冥冥中,一个洪亮的女声传来,鼓励着黎瑟的演奏随着黑色伯莱的数量逐渐减少,打破了黑云的优势,蓝色闪电如一条脱困的飓风席卷了整个音域,冲向了它的对手。

  轰轰轰!巨大的爆裂声像寒冬的惊雷一般震人心魄,“嘣”琴弦也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无助的断裂了,一片死寂刺耳的,悦耳的,宁静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风也停了此刻,万籁俱静

继续阅读:第五奏 消逝的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