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三角关系
蓝一岚2020-08-20 10:223,081

  费罗和方睿去了“我知道你”心理咨询中心,出了黎曼的事,这儿正在歇业整顿。费罗和方睿表明身份后,直接去到黎曼的办公室,进行二次搜查。因为案件尚未侦破的缘故,黎曼的办公室受到了很好的保护,监控24小时不转动监视着黎曼的办公室门口。

  待看过监控,确定现场没有被破坏之后,他们二人再次进入了犯罪现场。

  费罗仔细的查看了黎曼办公桌上的一切物品,没有发现异常,不过,有一个小东西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被撕下的残角,看样子应该是信封之类的东西,于是费罗又去检查了黎曼的垃圾桶。他带着手套,在垃圾桶里翻找着,终于,找到了一张被揉皱的黑色卡片,展开来看,上面写着——

  诚邀黎曼先生本周六晚莅临周年婚庆派对。

  邀请人:雷武德 丁杰曦

  “费罗,我想我找到凶器了。”方睿叫住了沉思中的费罗,“你过来看看。”

  费罗将卡片拿在手里,走了过去,见到方睿的手里拿着一个奖杯,下面是一个有着阶梯纹路的四脚底座,其中一个脚有磨损。

  “你看,如果是空气氧化或者水洗磨蚀,不可能只出现在一个脚,而且这磨损的状态不属于正常状态,像是被磕坏的。”

  费罗拿过奖杯,左右看了看,“这个奖杯被凶手处理得很干净,如何去确认呢?”

  方睿微笑一下,“很简单,拿回去做个比对,看黎曼发从里的木屑和这座奖杯的底座木质材料是否一致就行了。”

  费罗递回奖杯,然后用手肘碰了碰方睿的手臂,“不错嘛,方老师,开始进入状态了!”

  方睿浅笑着,然后注意到费罗左手拿着的卡片,“这是什么?”

  费罗将卡片展开,让方睿看清楚上面的字迹,“这个请柬,怎么跟雷武德衣服口袋里那个一模一样?”

  费罗点点头,“所以我有个想法。”

  方睿盯着费罗,“你是说,两个案件有相似之处。”

  费罗再次点点头,“我觉得,这是一起连环凶杀案。”

  方睿沉默半晌,然后对费罗说,“只有一个办法确定是否是连环凶杀。”

  费罗看着方睿,答案呼之欲出,不过他没有开口,而是等待着方睿说出。

  果然,方睿说,“再去搜2号死者温缇的家,如果能搜到着相同的卡片,那么,就排除了模仿作案的可能,只能定性为连环凶杀。”

  费罗笑笑,“方睿,咱俩这对黄金cp又回来了。”

  方睿嗤之以鼻,“谁跟你是cp?!你恶不恶心?!赶紧装好东西走吧!”

  回到警局是早上10点左右,陈磊和钱胖也回到了警局。会议室里,几人交换着信息。

  “眼下,要以连环凶杀立案的话,必须去温缇家里找到请柬。”费罗正在安排任务,不料又闯进了不速之客。

  “请问,费队长在吗?”警局门口是个熟悉的声音,会议室的玻璃门内,费罗所站的方向刚好可以看见门口来人。“丁杰曦?”费罗停止工作安排,有些奇怪地看着门口的来人。

  费罗和方睿下楼来到大厅,丁杰曦迎了上去,“抱歉,打扰了,费J官,我是来报案的。”

  费罗和方睿对视了一眼,“你报什么案?”费罗问。

  “我最近两天都接到了恐怖电话,电话里的人说要来S我,还知道我家住在林源小区12栋10楼。然后,昨晚接近午夜,有人敲我家的门,我从猫眼上看去,是个穿黑色斗篷的男人,我没敢开门。”丁杰曦一面说着,一面表现出了惊恐和渴求,“救救我,费J官!求你了!”她伸手去拉费罗的手,这让费罗很诧异。

  首先,眼前的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了浑身是血那晚的淡然,更多的是害怕。其次,她在失去爱宠乌拉时,不为所动,荣宠不惊,却为了这个还没开门迎进来的男人而感到恐慌,这两者有些矛盾。

  或者,她心虚。

  “丁小姐,你刚说的这些,有证据吗?”费罗想激发她的另一面。

  “有……有,费J官,我录下了电话内容,斗篷的男人,我没能拍下来,但是我去物业找了楼道的监控,拍了照。”丁杰曦说着,右手颤抖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由于紧张,她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正确的位置,掏出手机。

  “你看,这是证据。”丁杰曦打开手机相册,点出了那张有着黑色斗篷男人的照片,然后特别放大了门牌和时间。

  费罗接过电话,看了看,也让方睿看了看,确定了丁杰曦所言非虚,然后盯着她,等待着她拿出录音的证据。

  方睿将手机还给了她,她立即熟练打开录音功能,放出了4段录音——

  “丁杰曦小姐,听说你为了一只狗,竟然去J局报案?这可不太好啊,毕竟,别人送你一份见面礼,也是好心吗不是?”

  “丁杰曦小姐,你的请柬发得挺广啊,我这儿也收到了一份。不过很可惜,我没能来参加啊。”

  “丁杰曦小姐,我听说,你丈夫被杀了?那你们的周年庆派对怎么办呢?”

  “丁杰曦小姐,如果你不想跟你丈夫一样的下场,那么请你远离那帮J察。”

  听罢,费罗摸了摸鼻头,将丁杰曦请到楼上办公室详谈。

  “对方是用变声器录了,接通电话之后直接播放的。你把恐吓电话的号码给我一下,我派人给你查查,有可能是恶作剧。”

  丁杰曦翻开通话记录,将号码出示给费罗,他迅速写下来,递给钱胖去查,很快,钱胖给出了结论,这是一张“黑卡”,所谓黑卡,就是办理的时候没有实名登记。

  线索断了。不过费罗倒并不着急,他忽然想到了温缇案件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核查和审问,于是,他将丁杰曦留在J队,一是保护安全,二是方便讯问。

  “丁小姐,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最近你可以在J队,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但同时,也希望你能配合我们J方办案。”方睿看穿了费罗的心思,接过话来,“丁小姐,咱们聊聊你闺蜜温缇吧。实不相瞒,我们在你丈夫雷武德的外套上,发现了温缇的毛发,他们之间……”方睿故意停顿,留给丁杰曦反应的时间,这样的激将法,他其实还是第一次用在感情方面。

  “呵呵。”丁杰曦冷笑,“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现在他们俩都已经死了,我不想再深究这个问题。”

  “好友与爱人出现这样的问题也是常见,你确实没必要放在心上。”方睿继续激发丁杰曦倾诉出来。

  “这位J官,为什么一定要在别人伤口上撒盐呢?”丁杰曦双手抱在胸前,表现出了防御姿态。

  费罗也觉得奇怪,他扭头看着方睿,但没有说话。

  “我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你怀疑你丈夫和你闺蜜,为什么周年派对还给她发请柬?”

  钱胖眼睛睁大了一下,咧着嘴,准备问陈磊,结果被陈磊扯了扯衣角,于是钱胖识趣地闭嘴了。

  “请柬?什么请柬?”丁杰曦反问道。

  “你们结婚周年庆的派对请柬,刚才恐吓电话里那个男人也提到了,怎么?你还想卖个关子?”方睿步步紧逼,就连费罗都没想到他今天这开了外挂的盘问手段。

  “这位警官,我并不知道什么请柬,我只知道,9月25号那天,黎曼来过我家后,雷武德又和他去了温缇家,之后等我回来,就发现雷武德死在了家里。27号,温缇也死了。昨天,29号,黎曼也死了。所以,他们这三个人之间的秘密,终于还是没人知道了。”丁杰曦说着,从衣服另一只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优雅地在警局点燃,抽了起来。

  “我记得,方法医不抽烟,而费J官是抽烟的,费J官,要不要来一支?”丁杰曦慢慢地又变成了那个冷漠淡然的样子,这让在场四人觉得不可思议,明明前一分钟还在寻求庇护,一会儿的功夫,又刀枪不入了。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希望你们尽早帮我找到黑衣斗篷的男人,确保我的人身安全。”丁杰曦站起来,扭着腰肢朝着门外走去。

  “丁小姐,你可以住在警局,这两天,我们可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费罗对着她的背影说道。

  “不用了,怪麻烦的,我没事,再见!”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警队,四人送她下楼,出门的时候正巧碰上王亮回来,费罗追了出去。

  一进门,王亮又开始挖苦,“哟,你们这案子的遗孀又来催你们了?啧啧啧,破案效率怎么那么低?这都第四天了,啥都没查到。不过也别灰心,有什么事儿尽管请教我啊,我一定不吝赐教。”

  钱胖和陈磊压根儿就没理会王亮,只有方睿还跟他搭话,“王亮,关系户的日子特别难吧?”说完扭头就走,留下王亮在空气中沉思这句话的意思。

  费罗追上了丁杰曦,“丁小姐,这是我的电话,你有危险请及时通知我,我最后再确认一遍,你真的不知道请柬的事吗?”

  丁杰曦摇摇头,对费罗微笑了一下,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