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案件梳理
蓝一岚2020-08-20 10:222,108

  时间又来到了晚上的11点左右,众人将尸体抬回警局,又带回了“我知道你”心理咨询室的所有员工,钱胖和陈磊在一一对他们录口供。方睿一头扎进了尸检室,费罗在看“我知道你”9月29日一整天的监控录像,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凌晨两点,所有的工作结束,兴源刑警一队又聚集在办公室商讨案情,费罗看完监控后,就去附近24小时便利店买了些热咖啡,初秋的天,夜晚已经有了寒意。众人喝着热咖啡,呈现各自的初探结果。

  “我和陈磊问完了所有‘我知道你’的员工,没有发现可疑人员,根据现场方老师推测的死亡时间,我们锁定了两个与黎曼有密切接触的人,但两人在事发时间有不在场证明,因此也被排除了。”钱胖稀溜溜喝着手里的咖啡。

  费罗在白板上写下了黎曼被发现死亡的时间和一些相关信息,然后看向方睿,“方老师,说说你那边的结果吧。”

  方睿翻出报告递给费罗,然后再进行口述,“解剖结果与初步勘验几乎一致,尸检确定了S者是由氰化物和机械性损伤联合致S的。S者胸腔有苦杏仁味,应该是吸入肺部导致中毒,但后脑有两处钝器伤,一处头皮重度血肿,血肿纹路与烟灰缸基本符合,可以确定为烟灰缸打击造成;另一处头骨破裂,呈凹陷性骨折,有残留木屑,凶器只能缩小范围,是木质角状的物体。结合痕检科同事的报告,可基本还原现场——黎曼与来人应该熟识,因为黎曼的办公室,除了秘书和熟识,一般人不能进去。”

  “那会不会是趁人不备,溜进去的?”陈磊发问。

  “不会,黎曼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监控可以拍到进入办公室的任何人。”钱胖回答,“对吧,老大。”他的眼光转向费罗。

  费罗手中的杯子已经空了,他还在凝神想着什么。

  “老大!老大!费队!”钱胖连喊了三声,费罗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监控。”陈磊尴尬一笑。

  费罗仍旧一副没缓过来的样子,“监控那边,没什么异常,但是,我离开诊疗室半小时后,有人进入了黎曼的办公室,可是监控只拍到了脚。”

  “啥?哪有监控只拍脚的啊?”钱胖一脸的狐疑,“怕不是这黎曼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现在挨报应了!”

  费罗指了指钱胖,这让钱胖心里犯嘀咕,“我……我瞎说的……老大……嘿嘿嘿!”钱胖尴尬地笑着,然而费罗并不是要骂他,“我觉得钱胖的方向可能是对的。凶手为什么会用两种不同的凶器?这不符合杀人习惯啊!而且,凶手既然具备一下子杀死死者的能力,为什么又要选用两种不同的凶器?前后打击两次死者的头部呢?”

  “也是啊……”陈磊呢喃着,“会不会烟灰缸砸那一下是正当防卫?”

  费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向另一个问题,“方睿,能判断烟灰缸砸那一下和骨折那一下的先后顺序吗?”

  方睿摇摇头,“都是生前伤,无法判断先后。”

  费罗眉头紧锁,然后忽然想起了他去“我知道你”诊疗室内,秘书倒过一杯清水……费罗闭上双眼,在记忆力还愿了当时的场景,自己落座后,秘书便倒来了一杯清水,她穿着常见的职场套装,衬衣的纽扣也扣得比较严实……

  等等!

  费罗睁开眼睛,“秘书的纽扣扣错了,上一颗纽扣扣到了下一个孔里!”这一句话让陈磊赶紧翻看审问笔录。

  “秘书叫吴湉,本市人,一年前进入‘我知道你’心理咨询中心,三个月升职,又三个月后,成了黎曼的秘书。事发当时,她与会计部陈雨菲正在楼下咖啡店买咖啡。咖啡店有许多人排队,她们两人等了半小时,买完咖啡回去了咨询中心,吴湉查询预约记录后发现,预约诊疗的人不多,于是立即又同公关部刘诗妍去了斐然心理咨询室,和心理医生赵斐然谈合作,等吴湉回来就发现黎曼已经死了,然后就报了案。”

  费罗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斐然咨询室那边的人问了吗?”

  “还没呢,今儿太晚了,明天我俩去。”陈磊回答。

  费罗摸了摸鼻头,“那台监控室180度旋转监视的,所以监控只拍到脚并不是刻意为之,凶手可能刚好避开了监控,在秘书吴湉不再的情况下,偷偷进入了黎曼的办公室,实施杀害计划。看来,这是一起有计划的杀人案件!”

  方睿听到这儿,接话道,“没错,是黎曼的熟人杀害了他!”费罗抬眼,等待着方睿的分析,“黎曼肺部有苦杏仁味道,这说明他氰化物中毒,那么唯一能够让死者吸入氰化物而凶手自己不吸入的方法,就是烟。这就来到了钱胖说的,为什么烟灰缸里只有烟头,没有烟灰,因为凶手毁灭了证据。留下的那个烟头,应该就是凶手自己的。可惜我查了DNA库,没有与之匹配的DNA。”

  “可是,既然氰化物都能让黎曼死了,那为什么还要用东西砸他的头?”钱胖不解追问。

  “不!黎曼没有死,凶手应该没有把握好剂量,所以没能让黎曼直接死亡,这中途可能黎曼醒了,被正在处理证据的凶手看到,于是就近,选了一样角状凶器进行二次杀人。”

  “嗯……”众人点头赞同。

  “那么,看来,我们明天的方向,一、钱胖和陈磊,你们两人明天去调查一下吴湉的家庭情况。二、方睿和我再去一次‘我知道你’,重点再搜一下凶器,然后确认一下垃圾桶里的物品。”

  “好的。”“好的。”

  “费罗,你刚才说吴湉的纽扣扣错了。”方睿忽然想到了什么。

  “是的,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扣错了,而且她脸上还有两条痕迹,应该是泪痕。哦,对了,你倒是提醒我了,在我接受诊疗的过程中,黎曼摸了三次自己的头。这会不会是他在我进去之前,刚被烟灰缸击打的说明?”费罗恍然大悟。

  “那么,吴湉和黎曼之间,一定有问题。”方睿斩钉截铁地说道,“因为黎曼的脖颈衣领处,发现了吴湉的头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