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捞阴奇门
王皮鞋2020-09-22 05:432,354

  常随安正一头雾水的时候,庭园拱门下出现一位面容清冷的白衣女子,踏着木屐走上前来,手中还撑着一把樱花色的纸伞,她是来自八咫国的千穂美子。

  常随安客客气气迎上前去,“千穂小姐,许久不见。”

  “常副官,怎么眉头紧锁呢?”

  “琐事而已,不知千穂小姐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千穂美子一双桃花眼扫过庭园四周,确定空无一人,便悄悄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了常随安,“这是长谷川大人给大帅的信,劳驾常副官转交。”

  常随安双手接过信封,神色紧张道:“长谷川大人对最近的货不满意吗?”

  “那倒不是,长谷川大人希望大帅这边继续保持,就以上个月那样的出货品质送给我们,大帅自然也能得到他想要的钱,或者是军火武器……”

  千穂美子意味深远一笑。

  群雄逐鹿,天下割据,在这乱世之中,军火武器上的优劣几乎决定了一场战役的成败。

  而八咫国这群人能提供给张啸宗最好的军火武器,兵力越强可以得到越来越多的土地,割据的土地越多,他越有钱,环环相扣,他才能成为最强霸主。

  然而这一切都被躲藏在暗处的神秘男子看得一清二楚,他跟着那日的纸人纸马入了府,已经在大帅府待了好些天,来无影去无踪,神秘莫测。

  ……

  大帅府的风波,常随安那边苦无对策,管家这边却搞得如火如荼。

  管家心想既然张啸宗觉得是有邪祟作怪,那就顺着他的意思搞一出,只要他心情放宽了,那所有问题迎刃而解,再说这事也不难,每个县城都有不少道行高深的“仙家”,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手艺人,他按照张啸宗的意思张贴告示,好好治一治邪祟。

  于是,管家让手底下的卫兵在县城大街小巷发了一整天传单,美其名曰广纳贤才。

  翌日上午,大帅府来了不少人,有身披蓑笠的摸骨老翁,有身着苗疆彩裙的银环少女,有瞎眼的黑袍婆子,有河凫子之名的赤膊郎,还有叼着烟杆的滑头老烟枪……

  形形色色,三教九流,无所不备。

  然而,当中最惹眼的还属一位二十四五的青年,他身穿一件白色劲装,腰间绑着一根藏青色蛛纹犀带,肩上斜跨一包,板寸发型干净利落,加上英气俊朗的五官,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目光。

  张啸宗一龙盘踞位于上座,捏着下巴瞧着这群奇形怪状的江湖奇人,常随安和管家等几人坐在左侧,江湖奇人们坐在对面。

  张啸宗清了清嗓子,“你们都是些什么路数,有些什么看家本事?不妨展示给本大帅过过目。”

  苗疆少女当仁不让,俏皮地来到了正厅中央,“我第一个哦。”

  “长得还不赖,你……”

  张啸宗话还没说完,只见苗疆少女袖子里游出一条碧绿色的毒蛇,“你有没有兴趣当我九姨太”这句话还是憋了回去。

  “你表演什么?呸!你会驱邪吗?”

  苗疆少女抚摸着手背上的蛇头,娇滴滴道:“我不会呀,我是听说这里可以免费吃喝才来的,我出门游历的盘缠都用完了。”

  “带出去带出去,”张啸宗朝管家甩甩手,“下一个。”

  一名黑袍瞎眼婆子朝着管家那边拜道:“老婆子是这座孤云城最有名的仙姑,问生娃娃、问前程吉凶、问故人不在话下。”

  管家一脸无语,大娘您拜错方向了啊,现场不少人都在窃笑。

  上座的张啸宗冷冷一哼,摇了摇头,“针对驱邪这门手艺,你都有些什么本事啊?”

  “我有一只黄大仙,能助我辨识……”

  瞎眼婆子打开挂布口袋,里面跳出了一只金黄色的黄鼠狼,光泽发亮,极为伶俐,蹲在老婆子脚下不逃不躲,但是还没等瞎眼婆子把话说完,张啸宗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朝着黄鼠狼开了一枪,直接给它崩了。

  “老婆子,你的黄大仙呢?”张啸宗乖张笑道。

  “嘘!回来吧。”

  瞎眼婆子吹了两声,朝前面伸出手,但是黄鼠狼已经死了,它回不去老婆子手里,张啸宗摇了摇头,“真当我张某人那么好骗,什么江湖奇人都敢来我这里招摇撞骗,丢出去,等等!毕竟老人家,丢轻点儿。”

  几名卫兵将瞎眼老婆子直接抬到门口丢了出去,一会儿就传来瞎眼老婆子的惨叫声,顿时不少奇人异士纷纷抱拳撤离,最后全场只剩下两个人。

  张啸宗抬起眼打量了一眼最后剩下的两个男人,一老一少,老的叼着烟杆,有六十多岁样子,少的五官样貌绝佳,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双手靠在背后,神色淡然。

  管家避免自己一会脸都丢完了,赶紧帮忙介绍道:“大帅,这两位都是隔壁县请来的,据说是最有名的捞阴门高人,一位是一线师,一位是纸语者。”

  “什么门?”

  所谓捞阴门主要是指仵作、刽子手、纸人匠和二皮匠这四种职业流派,民间传闻中刽子手的刀,仵作的眼睛,纸人匠的手艺和二皮匠的针线都是赚死人钱的好本事,通常这些游走在阴阳中间的人都掌握了一丝神通。

  管家介绍完,张啸宗态度好了不少。

  管家继续补充道:“大帅,这次请了两位,一位是家喻户晓的纸人匠名为陆乘风,便是这位英俊小哥,别看年纪轻,在江湖上成名已久,另外一位是二皮匠,便是这位老爷子。”

  英气逼人的陆乘风和老态龙钟的二皮匠站在一起,瞬间形成对比,反差感太强烈了。

  陆乘风谦逊地拱了拱手,二皮匠放下了手里的烟斗,也客客气气地拜了一拜。

  张啸宗靠着座椅,打了一个哈气,“我这人相信眼见为实,你俩一个人表演一个节目,有能耐的留下,没能耐的给老子滚!”

  陆乘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二皮匠先来一手绝活,二皮匠走到大厅中央准备开始表演,而陆乘风同一时间从挎包里取出一把剪刀,然后悠闲地剪起了纸人。

  张啸宗对此表示一脸无语,什么玩意啊,剪纸人?

  好在此刻是二皮匠的表演时间,倘若一会儿陆乘风还是剪纸人,直接给他打一顿再丢出府去。

  二皮匠将烟斗塞到腰后,“敢问大帅,可否取一件九姨太先前穿过的衣服。”

  “取来。”

  片刻后,卫兵将九姨太的裙子送到了大厅里。

  二皮匠让卫兵打开衣服拎在空中,二皮匠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排银针,通过手中针线将银针飞射出去,九枚银针全部刺入了衣服当中。

  这犀利的手法看得张啸宗和管家目瞪口呆,但常随安相当不屑,不就是平时多练练飞镖,把腕力变强而已,但他不好意思坏了张啸宗的兴致,也不好多说什么。

  “我这九枚银针是祖上缝补无数尸体留下的阴魂针,可以窥探常人无法窥探之事物。”

  张啸宗一口口水卡在咽喉,愣是半天才咽下去,“你……你看到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