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禁忌传闻
王皮鞋2020-09-21 19:582,071

  陆乘风单手指着一旁墙角下放着的纸人纸马,张啸宗和常副官等人齐刷刷望向了那堆物事。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纸人纸马的技艺非常高超,从内部骨架到外部糊纸彩绘都堪称顶尖技艺,但是陆乘风一眼就辨出这些纸人纸马有问题。

  “我看着扎得还行,手艺蛮好,陆先生有什么问题啊。”

  管家着急解释,毕竟这些东西是他负责采买的,出了问题担责的是他。

  “管家莫急,”陆乘风安抚了一声,话锋一转,“诸位还记得刚才在大厅中,我以纸语术数召唤小纸人所说的几句话?”

  张啸宗手底下的卫兵立马抢答道:“红男绿女!没有眼睛!”

  “没错,你们再仔细看看这些纸人……”

  陆乘风领着众人来到纸人纸马面前,他随口说起了关于纸人匠的民间禁忌传说,一忌两乱四不扎。

  传说中所谓的一忌,是指忌讳纸人烧前开眼,即在出殡拿去烧的纸人是不能随便给它画上眼、点上睛的。

  但是九姨太棺木前的这些纸人全部都点出了眼睛,言下之意犯了大忌,纸人会活过来,至于这个活,很大概念是指有些不干净的邪祟会附在纸人上面出来作怪。

  “它们眼睛是谁……谁点的?”张啸宗吓得口齿不清。

  “应当是纸人匠。”

  常随安抬手之间拔出手枪,指着陆乘风的脑门,“胡说八道,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我崩了你。”

  “给我把枪收起来!”张啸宗一声怒喝,常随安无话可说,讪讪地将枪收了回去。

  “大帅英明,”陆乘风双手抱拳,拱了拱手,话锋一转不卑不吭,“大帅你们不该订购纸人纸马的,这是祸事根源呐。”

  “为何,这种事不都讲究一个排场?好来好去,送走亡人。”

  “虽说是这个理,但我刚才提到一忌两乱四不扎的禁忌传说,其中四不扎乃……”

  在捞阴门纸人匠这一行中有许多禁忌,其中四不扎是指孕妇死了不扎,骂街的泼妇死了不扎,捞阴门的同行死了不扎,清明节死的人不扎。

  其中最让人讳莫如深的便是孕妇这一条,九姨太一尸两命,由此煞气比较重,是绝对不可以扎纸人的,应当尽快出殡,但是张啸宗为了敛财想放个十几天再出门,可没想到现在才过去六七天就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张啸宗急得额头上细汗直冒,“那如今赶紧出殡,还来得及吗?”

  “没用了,如今邪祟已出,贸然下葬反而激起其怨气,大帅府恐怕再无宁日。”

  “先生快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陆乘风双手靠于背后,从容淡定道:“这批纸人纸马是谁定的,似乎有意针对大帅府?”

  “啊……大帅,我不清楚啊,不关我的事儿……”

  管家吓得跪在地上,拼命求饶,那张脸一青一白难看死了。

  “该死的玩意,尽给我惹事!”

  张啸宗拔出枪差点一枪崩了管家,好在陆乘风及时拦下,“大帅切勿动怒,这应当与管家无关,他应该不懂这种事!一忌两乱四不扎,还有个两乱也彻底乱了,我们纸人匠一行中,对纸人的颜色也非常忌讳,比如扎纸人的时候必须用红男绿女,而如今放在灵堂里的纸人,金童纸人是绿色的,而玉女纸人是红色的,问题大了。”

  “这……太多讲究了吧?”

  “还不止呢,男烧马,女烧牛,参考兵马俑几乎都是人俑和马俑,因为帝王是男性,而女性则必须陪葬牛祭,绝对不可以纸马送行。”

  陆乘风说的头头是道,吓得管家在地上拼命磕头求饶。

  “大帅!这个小的不知情啊,那日我去丧葬铺订货,和那名纸人匠说清楚了是咱们九姨太过世,他知道情况的啊,我不晓得他阴了咱们这一手呐。”

  张啸宗狠狠一脚将管家踹出去,险些拿枪崩了管家,好在陆乘风替他挡下了枪,管家对陆乘风接二连三的帮忙表示感激涕零,“大帅不可鲁莽,此处是灵堂,一旦见血恐怕生出更大变故。”

  “来人去把丧葬铺老板给我抓来,铺子砸了,呸!给我烧了。”

  陆乘风淡笑道:“大帅,这一茬还没结束呢,你还敢乱烧纸人,不怕招来更多邪祟?”

  “那这怎么办?”

  张啸宗对人有的是法子,对那些看不见的邪祟可压根没辙。

  “如今看来对方是想要通过阴祭纸人纸马召唤出九姨太邪祟,如果我猜的没错,对方干完坏事早应该逃出孤云城了,当务之急不是抓住罪魁祸首,而是解决大帅府的问题。”

  “陆先生说的是,”张啸宗狠狠瞪了地上的管家一眼,“回头再收拾你。”

  得知邪祟的存在,张啸宗府邸众人更加害怕,从张啸宗到那些没读过书的卫兵,全然都相信了纸人匠的禁忌传说,也就只有副官对此嗤之以鼻,但他不敢驳张啸宗的意思,也只能任由眼前的两个江湖神棍卖弄技艺。

  陆乘风从墙角捡了一只金童纸人放在木棺前,嘴里默念几句咒语,从怀里抽出一张白色纸人射到了金童纸人身上,刹那间将其点燃,但是火焰并不是红色的,而是蓝色的,栩栩如生的金童纸人在蓝焰之中恐怖无比。

  周围的卫兵们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张啸宗也躲到了常副官背后。

  “大家不必害怕,此乃我门中纸语术数。”

  陆乘风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其余三指卷曲,缓缓将食指和中指点在了眉心处,慢慢地从眉心印堂之上抽取出了一道绚烂的灵光,灵光温润如玉,刹那间那团灵光化成了火焰,悬浮在他的手指之尖,堪称神妙。

  这一幕让常随安也惊讶不已,张啸宗和周围卫兵们更是连连称奇。

  陆乘风对着火焰燃烧的金童纸人喝道:“人魂两道,人踏江河山川,魂归天地厚土,即刻退散!”

  突然,金童纸人上的火焰烧得更加猛烈,发出滋滋滋的声响。

  周围众人屏息凝神,不敢多说一个字,全部望向陆乘风,这名神秘的纸人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