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调虎离山?
王皮鞋2020-09-21 20:522,109

  常随安忍不住躲到了陆乘风背后,人啊往往就是只有见到了才会相信,可惜见到了也未必是真的。

  正在这时,张啸宗率领五十多名卫兵冲进了灵堂,看到血衣加身的章停雪,满脸冒汗,整个后背全凉了,这不就是他前两天看到的鬼东西吗?

  张啸宗赶紧窝到了几名卫兵身后,“陆先生,赶紧把她收了,你要多少钱都成!”

  陆乘风就等张啸宗出现,这下子可以开始他的表演了。

  陆乘风起道门左手结印式,将左手食指向内卷曲,指端置于大拇指靠近虎口侧的根部,拇指掐在无名指根处,其余三指自然伸直,屏息凝神作势催动灵力。

  “纸语术数,天火镇邪。”

  刹那间念出口诀,手中夹着四道让人无法辨析的琉璃细线,飞射出了四张纸人,正好落在红衣九姨太的正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须臾之间,四张纸人一瞬化成火焰,四团蓝色火焰团团围住了红衣九姨太。

  啊——

  红衣九姨太疯狂嘶吼,声音响彻了大帅府,叫偏院的女眷们吓得花容失色。

  “好厉害啊陆先生,不愧是传说中的纸语者。”

  “邪祟被降住了!”

  周围卫兵们纷纷吹捧起来,所有人眼里都像是看到了救星,红衣九姨太被定在原地无法动弹,张啸宗、常随安和管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火焰中的红衣九姨太面目狰狞地嘶吼着,头发飞舞,恐怖如斯。

  张啸宗一声令下:“立刻开枪,杀了她!”

  几十名卫兵拔出准备好的枪对准了红衣九姨太,不过还没等大家开枪,所有人发现火势渐弱,这下子大家又不敢开枪了,万一被邪祟盯上,这辈子都完蛋了。

  突然,陆乘风嘴里溢出一丝殷红色的血液,整个人往后倒去,被常随安一把接住,“陆先生你怎么了?”

  “九姨太煞气太重,我这招困不住她,你们千万别开枪,一旦惹怒她,怕这般邪祟会成为大魔,日后不仅仅缠住大帅永生永世,你们所有人都得陪葬。”

  众人一听,下意识将枪口朝下。

  陆乘风心底稍稍松了一口气,“况且子弹无法镇住邪祟,邪祟乃是虚无之体,一种特殊能量场,你们这么做只会惹恼她。”

  众人再一听,干脆把枪丢到地上,希望平复红衣九姨太的怒气。

  猛然间,那一圈四只火焰纸人轰的一声炸开,化作一团巨大的白色烟雾,等白色烟雾散开,红衣九姨太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有远处传来声音:“大帅,我还会回来找你的,啊哈哈哈……”

  张啸宗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心急如焚地望向陆乘风,发现旁边的二皮匠已经吓得尿裤子,简直是又气又怕。

  “来人啊,赶紧把这个神棍给我丢出去,丢人现眼的玩意,还好今晚陆先生在此。”张啸宗一声令下,四名卫兵扛着二皮匠把他丢出了大帅府。

  由此对比更加信任陆乘风,不但风骨从容,而且能耐不小。

  陆乘风擦去嘴角的血迹,刚才咬破了提前准备好的血包,才显露出流血迹象,鹿血的确是鹿血,但那臭小子说是水果味的,可这鹿血明明就是苦瓜味,破在嘴里难受死了,苦得喉咙发痒。

  “是我低估九姨太了,刚刚才遭受反噬。”

  “陆先生,你快想想办法啊,必须给我把她除掉!”

  陆乘风清了清嗓子,“劳烦管家给我取一杯开水来。”

  张啸宗一声喝令,管家和两名卫兵赶紧去取水,反正陆先生此时此刻要什么都得给他拿来不是,陆乘风漱了漱口,喝掉了嘴里的鹿血,席地而坐十分钟美其名曰恢复灵力,完事之后才开始干正事。

  陆乘风随即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纸人,看着是一个童子,“这是我门中纸语术数,可以召唤自身元神出窍。”

  “快!别让她跑了,这次必须除掉她。”张啸宗等人连忙催促道。

  陆乘风将纸人捏在食指和中指指缝之中,在口诀之下刹那间化成火焰熊熊燃烧,陆乘风又念了几句口诀,指缝间的纸人火焰产生一缕白烟指向了一处方位,纸人徐徐烧尽,陆乘风掸手一挥彻底烧完。

  “你们看到了吗?”

  众人懵圈地摇头,“陆先生,你指什么啊?”

  陆乘风指着刚才白烟飘向的位置,“我的元神已经朝着白烟方位去追逐邪祟,大家不妨循着西北方这个方向去追逐邪祟看看,想必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张啸宗环顾一圈,都是自己的心腹,“谁带队去?”

  “……”

  “谁愿意带队前往,重重有赏!”张啸宗重复喝道。

  然而全场依旧默不作声。

  刚才大家都亲眼所见那名红衣九姨太有多可怕,十公分长的指甲,凌乱飞舞的黑发,殷红如血的长裙,想想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这是有几个胆子啊,还敢去追邪祟,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表态,毕竟拒绝张啸宗是死路一条,不拒绝的话可能也会死得很惨,所以左右都是死,大家还是没想好怎么死。

  陆乘风看场面有点焦灼,戏言道:“诸位不必担心邪祟伤人。”

  有个卫兵大着胆子试探道:“那么可怕的九姨太真的不会伤人吗,陆先生你在开玩笑吧?”

  “就是说啊,万一发起狂来,我们还没娶妻生子呢,就这么死了太对不起祖宗了。”

  张啸宗差点拔出枪来,狠狠骂道:“一群王八羔子,胆小鬼!”

  陆乘风轻声嘶笑。

  “我既然说了不必担心,就保证你们安然无恙,邪祟由我的元神来对付,你们只需要旁观就好,”陆乘风说完,顿了顿,故意加重了语气,“但你们千万不要靠近邪祟,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切记不能打扰我的元神,诸位听清楚了吧?

  常随安站了出来,“既然陆先生这么说了,那就由我带队去追邪祟,看看陆先生的元神是怎么对付九姨太的。”

  “你们全部跟着常随安去,这里由陆先生和管家陪我就够了。”

  张啸宗颔首示意,其余卫兵也不得不从,常副官率领卫兵们立刻离开。

  一行卫兵队,几百人刚踏出门口,常随安立马停下脚步,这该不会是调虎离山吧?

  他总觉得陆乘风的淡定和从容透露着一丝古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