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溜之大吉
王皮鞋2020-09-21 22:202,379

  陆乘风与常随安两匹骏马在前,后面浩浩荡荡的卫兵队慢慢跟上,随着距离黑水山越来越远,那些凄楚的鬼哭狼嚎声似乎也平静了下来。

  藏在树梢上的章闻溪和青蛊见大帅府众人离开,踏着树枝,一层一层从高处跃下落在林子里,二人快速来到了棺椁边上,章闻溪开始灭火,青蛊打开了那块标记草皮,让藏在里面的陆逐云和赫连锋出来。

  赫连锋手里还抱着那台昨晚用过的老式留声机。

  刚刚棺椁燃烧而引起的尖叫声,实际上都是通过留声机传出来的,就和昨晚一样提前录制好雷声,由章闻溪提前录制好声音,以陆乘风踩到草皮上为节点,为的就是在陆乘风点燃棺椁瞬间放出音乐,让人误以为是章停雪不甘被镇压,从而发出嘶鸣尖叫,演绎出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青蛊,我哥走了吗?”陆逐云拍去了身上泥土。

  “乘风哥哥和大帅府的人都走了,先别说话,快帮闻溪姐姐灭火。”

  棺椁表面覆盖着一层火焰,火借风势,火势走得很快。

  陆逐云和赫连锋帮忙灭掉了棺椁之上的火焰,然后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撬开了棺椁,掀开的棺材板上展翅腾飞着两只雪白的仙鹤,棺木两旁延伸着苍簇盛旺的青松柏树,树下是芬芳百艳的青青草地,草地的中间是通往宫楼的石阶路径,显得幽雅静谧,整幅图画犹如仙境居室。

  陆逐云惊叹不已,“漂亮!”

  这具棺椁外部套棺为红色,内部棺材为黑色,中间棺木上画着精致的图案,是两条正在腾云驾雾的黄金龙追逐戏弄着宝珠,龙的周围画着古琴、古画、梅兰菊竹、桃榴寿果等事物,还刻着有“寿山福海”四个大字,利用了最高级的贴金立粉技法,颇为精妙。

  “哇,这手笔一看就是名家大作,听说九姨太的棺椁是平江县订做的,那里可是有名的棺木之乡,这技法不简单哦,”陆逐云身为玉鸣山弟子,从小见多了这些捞阴门物事,对木棺之道颇为精通,“欸,这就是九姨太吗?”

  顺着视线望去,棺木中间躺着一位女子,样貌娟秀,肚子微微隆起,保存得依旧完好,而且棺木之中飘散着一股异香,似乎在陪葬棺椁中放置了不少香料。

  “哇闻溪,她真的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欸!”陆逐云趴在棺材边瞧了一眼。

  “小少爷,闭嘴吧你。”

  赫连锋一把拽住陆逐云衣服,示意他看了一眼对面的章闻溪,章闻溪满脸愁容,陆逐云心领神会跟着赫连锋和青蛊先行离开了。

  章闻溪扶着棺木一侧,望着里面躺着的女人,和她长得有九成相似,相较之下,章停雪更加成熟,而章闻溪更加幽冷。

  一家之仇悬于己身,章闻溪这些年来过得并不轻松,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出姐姐、杀掉张啸宗替父母报仇,可惜出师下山,章停雪已经死了,就差那么几天,她本可以见到她姐姐。

  天意弄人,章闻溪等了七年连她姐姐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姐姐,你和父亲母亲的仇,我一定会给你们报的,总有一天,我会带着张狗贼的项上人头来见你们,”章闻溪抽了抽鼻子,抑制住心里的悲伤,佯装得和平时一样,她不能哭,只有杀掉张啸宗才有资格哭,所以她必须忍着,“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姐姐你等着吧。”

  章闻溪望着章停雪,一双眼睛已是通红,她杵在棺木边上很久很久,直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章闻溪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章停雪的脸蛋,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七年终于还是见到了她姐姐。

  “再见了,姐姐……”

  章闻溪一路走来,穿过了陆逐云和青蛊中间,头也没回话也没说便离开了,陆逐云敞着嗓门喊道:“章闻溪,不再多看看吗,最后一眼了哦,以后想看也看不到了。”

  “白痴啊,小逐云,人家姐姐去世多难过,”青蛊气呼呼的一脚踩在陆逐云脚背上,“你跟赫连大哥赶紧去点火,收拾好了再回来,我去安慰闻溪姐姐了。”

  青蛊瞪了陆逐云一眼,连忙追上了章闻溪,伸手挽着她的胳膊,宽慰起来。

  陆逐云不屑道:“生死而已,有什么好避讳的,我们捞阴门百无禁忌。”

  “那大少爷要是过世了呢?”赫连锋呛道。

  陆逐云一听,抽了抽鼻子,一副要哭的样子。

  赫连锋捂着额头,连忙认错,果然不能拿大少爷打比喻,完全就是小少爷的软肋,“我开玩笑呢,大少爷神通广大,他没那么容易死,我就打个比喻而已,你看你多大人了怎么还要哭鼻子。”

  陆逐云哭倒是没哭,就是闷闷不乐的僵着脸,“万一我哥真的死了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大少爷是捞阴门天下共主,寿命长着呢。”

  “捞阴门老大的结局都不太好,你看我师傅玉鸣山都八十了还是一条老光棍,膝下无子无女,前两年还把万贯家财留给了我哥,我哥真是太惨了……”

  赫连锋满脸暴汗,这算什么事啊?

  你哥继承了玉鸣山的万贯家财,不说富可敌国吧,那也是一笔无可估量的巨额财产,许多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你哥开心还来不及,你却说他惨,陆逐云你这是故意拉仇恨吧?

  陆逐云的意思倒不是说继承钱财不好,而是结局不好。

  玉鸣山一辈子无依无靠,最后将财产全部留给了陆乘风和陆逐云兄弟,自己一个人闲云野鹤去了,在陆逐云看来就是蛮惨的,所以联想到自己哥哥是纸语者,推测未来结局也会很惨。

  “小少爷你别胡思乱想了,咱们还是赶紧干活,先把人烧了再把骨灰装一下给闻溪姑娘送过去。”

  “不行!我必须马上去找我哥。”

  赫连锋一脸呵呵:“这事儿还没搞完,你要撤?”

  “赶时间啊!我得赶紧让他把纸语者身份送出去,结局太惨了……”

  陆逐云自言自语说着,走了两步,回头帮忙抱起地上的留声机,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装作闷闷不乐。

  赫连锋咧了咧嘴角,他还能不知道陆逐云这点小伎俩,临阵脱逃,不想干活呗,借口倒是找的挺好。

  “小少爷,难怪我们说你傻乎乎,只有大少爷说你是鬼灵精,你比谁都聪明!”

  赫连锋回头看了一眼棺椁,无奈地叹了一声。

  这下子好了,只能自己一个人动手烧棺材,棺材和章停雪烧完估计得三四个时辰,基本上到后半夜了,看样子今晚只能在山里度过,干吗要多嘴啊?不打比方就不会给小少爷钻空子了,都是多嘴惹的祸。

  四个时辰过后,棺椁和章停雪都烧没了,赫连锋随手挑了几根骨头敲碎,然后装进了准备的骨函当中,最后草草收拾了一下焚烧现场,避免以后吓到无辜百姓。

  赫连锋在山里头平平静静的过了一晚,外面也没闲着,回到孤云城的陆逐云和章闻溪因为刺杀张啸宗一事意见不合差点打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