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闯入游戏世界
云云兮2020-08-24 12:063,287

  万里荒凉,杳无人烟,黑衣银面的铁骑踏着暴雨狂奔而来,而在他们不远的前方,正有一衣衫褴褛的女子赤足狂奔。为首的将士停下追逐,坐在马背上满眼藐视地看着那落荒而逃的女人,然后默不作声地抬起双手,幻化出冰原弓箭,饶有兴致地瞄准自己的猎物。

  那女人虽然看似狼狈不堪,但眼神却无比坚韧,很明显地放慢了脚步,右手也慢慢地攥起了拳头。似乎是早已算计好一切,在冰原箭射向自己只差毫分的时候,一只脚向侧后方迈去,翻身躲避,又蜻蜓点水于箭身借力腾空而起。铁骑没有算到这一幕,慌乱地向后躲避,而那只猎物却如饿狼一般狂扑过来,只在一瞬,刀光剑影,就取了他们的项上人头。

  望向遥远那被迷雾笼罩的城池终于显现出轮廓,她才笑了笑,疲惫地跌坐在地上。暴雨逐渐变得淅淅沥沥,糟乱的长发贴黏在脸上,恐惧感慢慢散去,疼痛也逐渐从胸口蔓延全身。忽然一缕阳光透过阴霾照在她的身上,那些厮打和追逐后留下的伤疤开始慢慢愈合,破破烂烂的衣衫也变得绚丽多彩起来,远远看去,如同神仙眷顾,一个乞儿一般模样的女子慢慢变成了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

  “是时候了……”

  从灵社一路赶来,穿过了沙漠和丛林,误闯了守域的铁骑营导致刚刚的一场杀身之祸,都是为了能在这最恰当的时间来到这个位置。她缓缓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向西边迈出一大步。刹那之间,细雨骤停,天边竟已黄昏,悠悠的铜铃声从远处传来,寻声望去,正是有支队伍架着一顶花轿朝她而来。

  队伍在不远处落轿,轿子上的主人却迟迟没有走下来,反而是一个跟轿的小丫鬟,一脸娇态地凑上前来。

  “你就是那位江湖标榜的刺客?”

  她没有理她,而是微微侧过头看向她身后的轿子。

  “我在问你话呢!”

  “不是。”她才回过神,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尽藏杀意。那小丫鬟惊呼不妙,刚要转身逃跑,却被人从身后抓住,一把短匕就抵在了她的颈间,“你叫也没用,他们是不会救你的。”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比你还想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我究竟是谁。”

  她本叫陈樱,爆款游戏《神域》的原画师,为了进行游戏副本剧情更新和人物细节优化,连续通宵加班了三天,就是为了亲自进行新副本的游戏体验。也不知道是无限续杯的咖啡还是高度集中地状态促使她出现了幻觉,恍惚之间她竟然坐在了游戏中灵社外的复活点中。一路被动的杀怪升级、触发支线剧情,疼痛感和劳累感让她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是幻觉,凭借着对整个游戏的了解,她终下定决心逃离灵社,找到这个游戏中几个最重要的NPC,尝试着逃离游戏设定,化被动为主动。

  她记得,桃月二十三,正是水族公主白露露来到华城的第一天,而这一天,也是白露露第一次出现在玩家世界里。陈樱从灵社逃出来的这一路都小心翼翼,因为但凡她在途中出现任何一点意外,就会瞬间再回到复活点,

  “只要一脚踏进白露未晞,灵社的剧情就再也不能束缚我了。”

  “你说些什么呢,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陈樱挑了挑眉毛,看向不远处毫无动静的花轿。这些天反反复复的死亡也并不是毫无用处,她已经熟练掌握这里的操作和规矩,除了在路边招惹到的兵贼野怪,只要她站在触发剧情的最远距离,那些固定NPC就奈何不了她。此刻她将那小丫鬟拽到自己的安全范围,便是占据了一定的主导权。

  她盯着花轿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违反剧情,说不定就有离开的一线生机。于是五花大绑地将那小丫鬟留在原地,只要她不回去禀告,那花轿附近的人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举动。陈樱向前踏出一步,催动剧情之下只见风雨怒号,那小丫头也开始一边朝着花轿挣扎一边大声呼喊,守轿的侍卫朝着陈樱奔来。只瞧见陈樱一脚踹向最近的侍卫腾空而起紧接着踩着其他人的脑袋和肩膀向前跑去,在花轿前翻身落地,右手张开早已幻化出长剑无痕,一剑捅了过去,却发现里面寂静无声。不知道是谁在身后给了她一脚,整个人倾身滚了进去。

  没人?!陈樱懵了,难道是她违逆剧情,所以剧情也顺势更改?可局势根本不容她思考,一支穿云箭擦着她的耳边就射了过来,回过头,正是万箭齐发密密麻麻地朝她飞来。陈樱咽了一口唾沫,虽然自己死后还是会复活,但那令人窒息的疼痛感她可不想再体验一回,连忙朝着花轿后侧翻身跃下,朝着华城跑去。

  铜铃声渐渐淡去,华城中的闹市声声传来,陈樱回过头,早已不见那缥缈的队伍。再看向华城,只觉得眼睛一酸,当初她刚刚到公司参与设计的第一稿就是这华城的设计,而如今笔下画卷变为现实,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你的兵器生锈了吗!”

  武器行的老板好似生意一点也不繁忙一般站在商铺门口,朝着慕名而来修补武器的侠士们发出一声嘲讽,然后又十分恭维地将这些客人们请进店铺。他的徒弟们忙忙碌碌地重复着修补的动作,不论是破铜烂铁打造的小匕首,还是天石铸造的神剑都可以经过他们的手边的焕然一新。这段时间里,她还是最喜欢这些毫无攻击可能的NPC,陈樱凑了过去,倚靠地站在柱子旁,将自己的无痕剑递了上去。此剑一出,武器行的老板眼睛都亮了,赶忙亲自凑上前来双手接过,又笑眯眯地命人看茶。

  果然氪了金就是不一样。

  这个世界里的武器修复不比游戏中迅速,等待无聊,她就想着去别的地方逛一逛,结果刚一转身迎面就跑来一个策马奔驰的少年,吓得她忘记这种普通路人不会伤到自己,下意识连忙躲到一边。这一躲不要紧,右脚向后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只瞧见在脚下绕环发出刺眼的光圈,似是瞬间失去五感一般,再有意识的时候,周围已经没有闹市中的人群,她手里却握着无痕剑站在原地,幽幽飘来一阵琴声。

  “又?”

  紧接着就见七八个高大的黑衣蒙面人从面前城墙后腾空飞跃而来,陈樱还没来得及作反应,自己的身子就已经不受控制地提起剑冲上去迎战了。连挡了几招下来,陈樱开始上气不接下气,动了动手,似乎自己终于可以操控身体的行动,转头就要往外跑,却狠狠地撞在了如同“无形的空气围墙”上,这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这次根本逃不出去!

  刺客举起刀剑朝着她的脸就劈了过来,绝望瞬间化作无畏,陈樱直接挺直身板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死亡。可不知过了多久,周围一片寂静,她慢慢睁开眼,却瞧见了满地的尸体,转过身伸出手试探,才发现这偶然触发的剧情竟然结束了。难道她遇到了bug?正想着,房檐之上的人翻身跃下,掸了掸身上的灰走到她面前,

  “姑娘,你没受伤吧?”

  “嗯?”竟然有NPC主动与她交谈?

  陈樱抬眼看向这个翩翩少年,突然觉得他和普通的NPC有些不太一样,毕竟他那银白色的衣袍与她的等级获取的衣服相比多了更多的细节和光泽,甚至再仔细瞅瞅还能看到细小的线头……她皱了皱眉头,这张俊秀的脸、宝蓝色的双眸陪着总是带有笑意的桃花眼也更加让她觉得熟悉。

  “你是……”

  陈樱小心翼翼地询问,却觉得嗓子干哑。

  “我是神明宫守将朝夕,姑娘不要怕,这几个毛头刺客都被我解决了。”

  神明宫守将……朝夕?!

  剧情任务似乎这才结束,周遭又恢复了应有的清晰和喧闹,这个叫做朝夕的少年却仍站在面前,陈樱眼前却突然浮现了曾经同事小桃的某张设计稿,那个画笔下产生的少年的那张脸和面前这位甚至能完全重合。

  “小心!……”

  他伸出手握住她的胳膊,将她往街道里面拽了拽,正好避免了身后推着独轮车的人撞到她。陈樱低下头,不敢置信地看着一个NPC对她能有实打实的接触,而这个NPC似乎也有独立的意识和情感,顺着她的目光发现了不妥赶忙松开了手,

  “是我唐突了,不过这华城来往之人太多失了规矩,姑娘一人还应该更加小心才是。”

  陈樱点了点头,看向朝夕身后的那几个刺客的尸体,朝夕似乎读懂了她的疑惑,解释道这几个人是他们神明宫一直追查的罪贼,追到华城正好被她碰上,万幸她没有因此而受伤。

  “没事没事……”陈樱转过身嘟嘟囔囔着,“不应该啊,朝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她也不顾身后的朝夕有多疑惑,抬脚就朝着武器行走去,可那老板好似从来没见过自己一般,仍旧爱答不理地等着看她能拿出多名贵、多值钱的兵器。

  “我的无痕剑,还没修好吗?”

  “客官您真会说笑,咱家店小利薄,那几个伙计也是个顶个的糙汉子,像无痕剑这么名贵的兵器,我们哪有资格去修,莫不是您记错了?”

  “不可能,我刚刚……”

  陈樱突然意识到周围的异样,转过头朝着街道另一边走去,那个原本设定一直站在服装店招揽生意的老板娘,此刻却坐在房檐下嗑着瓜子乘凉,再瞧向其他商铺,那些NPC似乎也有了自己的生活,就如同真实的场景,每一个人都在真实地度过自己的人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