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淮南王世子杀人案(三)
月亮湾2020-09-02 10:583,153

  风承骏穿着黑色常服,大步流星地走进鼎香楼。安宁郡主云秀清和雨乐暄早已等待在里面,随后雪文曦也到了,雨乐暄还把雷泽信也带来了,看着面前的成双出入的一对有情人,雷泽信感到心里很难受,雪文曦也颇觉尴尬,毕竟雷泽信是她的师兄,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绝非她所愿。

  雨乐暄这几天为世子的事已经忙得昏头转向了,昨天又被风承骏和雪文曦的事情震惊到,他为人内敛,即使心里再伤心难过,也不会轻易在面上表现出来。

  安宁郡主似乎是刚才哭了一会儿,一双温婉的杏眼红红的,脸色有点憔悴,看见风承骏进来了,开口道:“今天想尽办法,也没能见到哥哥一面,实在是我无能,哥哥自幼便十分疼爱我,可是我却连这小小的一件事情都做不好……”

  雪文曦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缓缓走到安宁郡主身边安慰她,掌权人物翻手为云覆手雨,连郡主尚且如此无力,何况是他们或者更渺小卑微的人呢?谁又能担保他们以后不会遇到类似的事情呢?

  风承骏走到雪文曦身边,对安宁郡主轻声道:“郡主,当务之急是查明这起命案的真相,因此我们先要去到刑部的停尸房去勘验,今天见不见得到世子对破命案也没有特别大的效用或者阻力,不必过于自责。只是一会我和乐暄兄他们要去刑部,那里肮脏险恶,郡主不若就和文曦留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风承骏话刚说完,雪文曦就跳起来了:“不!风哥我要和你们一起去!”说罢还抱着风承骏的胳膊撒娇,一双大眼睛流露着无辜的眼神看着他,风承骏无奈道:“好吧,那你需要乔装打扮成男子,这次的行动非常隐秘,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我找的刑部的人是我父亲曾经的同门之子,应该没有问题。”

  风承骏也知道安宁郡主应该是非常着急的,于是转向她问道:“郡主如若想同去,也须得扮成男儿,而且得掩藏郡主身份,不知郡主意下如何?”

  安宁郡主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她直视风承骏得眼睛,认真的点了点头:“这是自然,一切听风大人的,只要能救出我哥哥,我做什么都愿意。”

  很快几个人便整装好,由雨乐暄、雷泽信扮演仵作,郡主、雪文曦便扮作小厮,几个人向刑部出发。因为今天风承骏已经请求大理寺卿将此案移交给自己督察,同时也转告了刑部,同时刑部内部也有人帮忙,众人也都认为风承骏和淮南王世子没有任何瓜葛,因此风承骏一行人进去的异常顺利。

  到了刑部的停尸房,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原来因是夏日,天气炎热,停尸房又不可能只有一具尸体,其他尸体停放甚久的便会招蛆虫,散发出种种气味。

  风承骏命人将世子涉案的两具尸体抬到另一间具有特殊用途的停尸房,随后便命令刑部的看守人员出去,本来他们说奉命不得离开尸体半步,然而幸亏有大理寺卿的手谕,刑部的人只好乖乖听话,待众人离开后,风承骏便连忙开始查看。

  “风哥,先看哪一具尸体?”雪文曦尽管心中害怕,还是强撑着胆量拿着验尸的工具守在一旁,身为风承骏的未婚妻,倘若连这件小事都做不好,又怎么配得上风哥呢?雪文曦在这点上是很有觉悟的,倒是一旁的安宁郡主,看似柔弱,实则勇气过人,看上去竟比大大咧咧的雪文曦还要镇定得多。

  “先看华成弘,乐暄兄,你来帮我拿着灯笼,我指向哪里,你就照到哪里。”风承骏从工具箱里抽出了一把精制的颇为锋利的刀,开始寻找合适的位置下刀,雷泽信则自觉地抱着剑守在门口,漠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雪文曦看着风承骏低下头认真的样子,不由得收起了闲杂的心思开始认真地观察风哥的做法。

  只见风承骏先是仔细地探查了死者的口鼻处,让雪文曦记录,口鼻处皆有烟灰,随后风承骏像是下定了决心,居然拿刀划开了尸体的喉咙,仔细观察,眉头皱得更深,他看了足足有接近一刻钟的时间,叹了口气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接着风承骏又在尸体上比划了几下,似乎是在找什么位置。随即猛地一刀,在尸体上腹部下了一刀,又弯腰勘察了很久,直到直起身来,命雪文曦记录:“喉咙处、腹部皆无烟灰。”

  安宁郡主见此急忙道:“风大人,如何?可有什么发现吗?”

  风承骏拱了拱手,道:“郡主少安毋躁,待我再找一找,我想,马上真正的命案发生过程就快要显露在我们眼前了!”

  然后风承骏居然直接拿出了头骨直接在灯下认真探看。很快,风承骏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之处,在头骨未被烧焦的毛发覆盖之下,居然隐藏着十几个或大或小的孔洞!大的像是被钉子盯进去的,而小的则像是被银针穿透了骨头,显得异常可怖。

  风承骏面色慎重,见此雪文曦也不敢随意开口了,唯恐打扰了他的思绪,见风承骏发呆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便只好打断他:“风哥,你……发现什么了?”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直接拿起雨乐暄手中的灯笼,举起来沿着尸体绕了一圈又一圈,果不其然,在身体的其他隐秘部位也发现了一些隐藏很深的孔,风承骏喃喃自语道:“这不像是以前就有的,应该是死的那天才弄上去的……”

  “风哥?风哥?快点回神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和我们说吧!”

  风承骏似乎是一下子被惊醒了,他把灯笼高高举起,照在这具略显恐怖的尸体上,道:“你们看,此人口鼻处有烟灰,而仵作仅仅凭此就判断华成弘是被火烧致死,那是万万不准确的。因为无论人是死后还是活着的时候被火烧,口鼻处都会存有烟灰,而要想知道究竟死者在起火的时候是否已经被人杀死,只能通过查看喉咙处和腹部是否存在烟灰,此人口鼻处有烟灰而喉咙处和腹部皆无,因此我判断,此人在被火烧的时候,已经被人杀死了!”

  “那也就是说,华成弘其实真正的死因并不是火?”一旁的雷泽信冷冷问道。

  风承骏仍然低着头:“不错,正是如此。所以,刚才我想查明华成弘真正的死因,脖颈处并无痕迹,说明不是被人勒死,尸体外部也没有重力击打的痕迹,那么极有可能是下毒。但是,就在我刚才拿起头骨观察的时候,发现有几个地方居然有蛆出现,这就说明,此处有伤口有血气因此吸引了苍蝇。在我看的过程中,果然找到了几个常人难以注意到的孔隙,那么华成弘的死因应该就是被人用钉子和银针钉入身体而丧命。此法出血量少,杀人痕迹也不容易被发现,杀人之人真是心狠手辣啊!”

  雪文曦听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记得郡主之前说,有一些人看到世子离开之时还在和华成弘、慕容绿袖吵架,既然华成弘是先被杀死然后被放火烧尸体,那也就可以证明,在世子离开的时候华成弘还没有死,世子是不是就能洗脱嫌疑啦?”

  安宁郡主也眼含希望地看向风承骏,风承骏也并没有十分肯定:“单凭这一个地方,恐怕他们不会承认,我还是要再看看慕容绿袖的尸体有没有什么问题。”

  风承骏同样仔细查看了慕容绿袖的尸体,同样也是口鼻处有烟灰,但是喉咙处和腹部并没有,足可见此人也是被杀死后焚尸。

  就在即将探看完时,突然风承骏惊叫一声:“且慢!乐暄兄再把灯拿过来!”只见风承骏接过灯后仔细在尸体的腰部比划,还拿出长尺来量。雪文曦好奇道:“风哥,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风承骏举着灯照着尸体:“郡主,请问慕容绿袖此女身量如何?”

  安宁郡主回想了一下,肯定道:“我见过她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印象中身量中等,并不算高然而身材纤细,可作飞燕掌上舞。”

  风承骏点点头,说道:“你们来看,一般来说,男子骨盆外形狭小,而高度大于女性骨盆,骨盆壁肥厚、粗糙,骨质较重,虽然此人身材矮小,然而骨架较为粗大,尤其是胳膊和大腿,不似女子一般纤柔,尤其是此人的骨盆较为狭窄,全让你不似女子骨骼特征,由此几乎可以判断出,这具尸体不但不是慕容绿袖,还是一个男人的尸体。”

  雪文曦完全呆住了:“这么多疑点,难道之前的仵作竟然没有发现吗?”她看向风承骏,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若非涉案的不是世子,而是一个普通人,没有这么多人奔波寻求真相,那不就造成了一个冤案吗?

  雨乐暄和安宁郡主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得到了相同的答案:“慕容绿袖有可能就是凶手!”

  风承骏赞许地看着他们:“没错,即使慕容绿袖不是直接凶手,她也和这起凶案有着脱离不了的莫大关系,事不宜迟,留下两个人在这里守着尸体,防止被破坏,其他人再随我去慕容绿袖着火的房间去找一找,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