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赐婚(三)
月亮湾2020-09-02 10:582,700

  翌日,在淮南王府安宁郡主云秀清的闺房内,她正在梳妆台前任凭丫鬟妆扮。

  “郡主,今天您要穿哪套衣服?可要穿朝服?”

  “不,就把那套红色的绣着花草鱼虫的百褶裙拿过来吧!”云秀清把一枝石榴石金步摇插在头发上,看着镜子里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像漫不经心道。

  霜儿问道:“小姐,您不是喜欢素色衣裙嘛?怎么今日倒穿起不常穿的裙子啦?”另一个丫鬟碧儿听见此话便狠狠地瞪了霜儿一眼,她是跟着郡主从淮南王封地来的,自幼陪伴在主子身边因此更了解主子的性格,主子最讨厌下人们东问西问喋喋不休,这个霜儿哪里都好,就是对什么事情都太热心太好奇,被郡主说了好几次还不改,碧儿在心里叹口气,果不其然,郡主开口道:“不该你问的就不要瞎问,闭紧自己的嘴才能留在我身边,嗯?”

  霜儿其实问完之后也有些后悔了,她来到郡主身边不过一年有余,但平素也知道主子最讨厌别人插手她的事情,怎么今天又忘了呢!便连忙跪下请罪,过了好大一会才听见郡主让她起身。碧儿和霜儿服侍云秀清穿好衣服,又让小丫鬟把马车备好,准备去宫里去给太后请安。

  说起来也奇怪,虽然淮南王并非太后亲子,感情也没有多么深厚,但是太后唯独对这个淮南王的小女儿比较宠爱和在意,皇帝亲生的几个公主,反倒是排在了她的后头。进入宫城后,云秀清下了马车,改乘辇车。一众太监抬着辇车,缓缓向内庭中太后居住的昭阳殿行去。

  内庭中除了有后妃居住的各种宫室以外,还有闻名于天下的太清池和若微池,二池并立,连接宫城外的护城河,如两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宫城内。池中有山和各种亭子,夏日皇帝及其后妃们最爱在此纳凉消暑,而去昭阳殿的途中,则必定要经过太清池,云秀清坐在辇中,看着周围清幽的景色,繁华的宫室楼阁,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这次哥哥的事情让她认识到,自己在太后那里费尽心力得到的宠爱是多么不堪一击,再受宠爱又如何?到头来,在危急时刻还是救不了亲人,那几天,她来宫里请见,太后都避而不见。想到这里,云秀清的手握成拳,手指甲狠狠地掐进了肉里,然而心里越是恨,她的脸上就越是温柔可亲,心中彷佛有个猛兽在嘶吼在叫嚣,想要去追求更多的东西。

  就在云秀清出神的时候,突然辇车停下来,一下子惊醒了云秀清,前方传来吵嚷的声音,她掀开垂帘,问道:“前面是谁?竟然在这里喧哗?”

  碧儿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前方的步辇华美精致,侍候的宫人们前呼后拥,心里大概知道是谁了便向云秀清禀报:“郡主,前面的恐怕是晋阳公主。”

  晋阳公主乃是皇帝和皇后今上与皇后共有四个孩子,三子一女。唯一的小女儿便是晋阳公主,身为嫡公主并且自幼深受帝后宠爱,虽然略有骄矜之气但也并非飞扬跋扈之人,只是这位公主在太后那里却远远不如安宁郡主受宠爱。一个公主竟然还比不上郡主,这对于晋阳公主来说是无法忍受的,因此每次遇到安宁郡主的时候,晋阳公主总会想办法刺她几句。

  听到前面是晋阳公主,即使云秀清再不情愿,也不得不下了车辇,毕竟论尊贵,如今的云秀清可比不上嫡公主。霜儿为云秀清撑起伞,几个丫鬟并宫女一起来到步辇前,云秀清稍稍低下身行了个礼,过了好一会儿步辇中才传出声音:“免礼。”随后几个行动有素的宫女撩开帘子,晋阳公主云丽质才露出真容,她彷佛吃了一惊般说道:“原来是安宁姐姐啊!早知道是姐姐你,我该过去给你请安的。”晋阳公主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任谁都可以看出来,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恶作剧得逞的光芒。

  云秀清低下头并未回答,晋阳公主特意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便又开口道:“不知世子堂兄可修养好了吗?请姐姐回家的时候代我问候表兄,另外,堂兄当真是善于欣赏发现美人,我这儿刚刚买了几个胡女,个个身材高挑容貌秀丽,包管胜过那个妓子千倍万倍,不若安宁姐姐带回王府,就当作是我送给堂兄的礼物了,我想堂兄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云秀清听到这句话心里已经怒火中烧,她知道这是晋阳在特地羞辱自己和哥哥,嘲讽哥哥是个只知道美色的无能之人,不过越是心里愤怒云秀清就笑得越灿烂,她又行了一礼:“公主恕罪,我哥哥最近卧病在床,想是在刑部监狱里受了不少的磋磨,好在现在证实了我哥哥的清白,只是身体上的伤痛一时难以痊愈,实在无法消受公主赠的美人恩,请公主见谅。太后还在宫里等着我,若公主有急事请公主先行。”说罢云秀清就让宫人们让开路,闪避到一边,让晋阳公主的步辇与宫人先行。

  晋阳公主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道:“本宫还要去陪父皇去打马球,就不奉陪了,堂姐自便。”说罢便带着宫人们浩浩荡荡地过去了。

  云秀清待晋阳公主过去后,便脸色阴沉的也上了车,时间正值盛夏,虽然打着伞,阳光也非常热烈,虽然下辇的时间不久,云秀清仍然出了一层薄薄的汗,面容不雅不能面见君上,于是云秀清又梳洗了一下才去拜见太后。

  昭阳殿侧室,太后正由宫女伺候着梳头,一侧头瞥见云秀清来了连忙打招呼:“秀清来啦!快过来,帮我这个老太婆选个发钗,年纪大了也挑剔了。”太后指着身旁的大宫女说:“她们选的好看是好看,但是总感觉不是那么合适,丫头,你来帮我看看。”

  云秀清缓缓走到太后身边,笑答道:“皇祖母,您可不老,我是说真的,光看面容的话您还不到三十岁呢!”太后笑起来:“你这丫头惯会取笑我,快看看我今天戴那只钗合适?”

  太后的首饰都是一格一格收着的,单单是殿里摆着的就足足有几十格,云秀清挑了一个金丝嵌宝盘龙簪,还有点翠嵌珠宝五凤钿,亲自为太后插上,一旁的大宫女彩蝶奉承道:“果真还是郡主的眼光好,太后带上这个花钿,整个人显得更有精气神了!”太后斜睨她一眼:“你这个泼猴儿,快一边去,把我早前吩咐的东西拿过来!”彩蝶笑着称是退下去拿东西了。

  云秀清心里暗暗思量,这个彩蝶果然深受皇祖母信任,一般的宫女哪敢和皇太后这么说话呢,唯独她深得太后信任,即便是皇后公主,也得给她三分薄面,看来以后若有事要求太后,还得从她这里下手。

  没一会儿彩蝶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用红布裹着的东西,太后牵过云秀清的手,说道:“丫头,过来看看,彩蝶把它打开吧!”

  红布掀开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半人高的珊瑚树,红似火闪耀着亮光,阳光透过琉璃窗洒到珊瑚上,格外漂亮,云秀清惊讶的看着珊瑚树,太后开口道:“丫头,这是送你的,收下吧。前阵子你哥哥的事情,皇祖母没有帮你,可不要记恨皇祖母啊。”

  云秀清低下头,然后扑到太后怀里:“不会的,秀清一直都非常谢谢皇祖母对我的照顾,前阵子我哥哥被抓起来的时候,我真的好怕,好怕再也见不到他了,要不是风大哥,可能我哥哥现在都……”

  太后好奇道:“你说的风大哥,可是得了状元现在是大理寺少卿的那个风刺史的儿子?”

  “正是,风大哥为人正直,匡扶正义,我听说他帮不少贫苦老百姓缉拿到了真凶呢!”云秀清用略带活泼的语气回答道,皇太后看着云秀清的神情若有所思:“哀家听说,他还没有成亲对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