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她离开了
周兰萍2021-06-19 17:062,000

  童小颜离开了,天空只留下白云的痕迹,好不容易从颁奖嘉宾姑姑那儿打听到童小颜来了阿姆斯特丹的AM酒店领奖,却得知童小颜惹事……

  姚之航对着天空,飞机留下一缕长长的划痕,挥手自兹去。他对着天空说了一句“再见”,便钻进金色汽车,回学校上课,接近毕业考试,忙碌!

  ——

  清晨,阿姆斯特丹的空气甜而不腻,清新自然。卓秦风拉开窗帘,呼吸窗外的空气,眺望窗外的风景,一低头之际,发现AM酒店正门口的金色豪车不见了。

  他和她走了吗?她就这么迫不及待,跟着一个花花公子走了?轻浮!

  他扔掉抓在手里的窗帘,眼睛斜视右面墙壁,他知道,隔壁睡着童小颜,她走了?那么匆忙?

  卓秦风跌坐在大床上,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可笑!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依依不舍?大概是时差问题吧?

  外间的电话铃声响起,卓秦风披着浴袍,走向外间,接起电话,是桌叔打来的。

  “卓总裁,直升机已经落地,随时可以准备出发。”

  卓叔说话利落,铿锵有力,他曾经是一位出色的职业飞行员,因为一次意外事故,他扛下来所有责任,引咎辞职,卓家聘请了他。

  卓秦风比较满意这位利落的员工,对他的工作十分肯定,卓秦风完全信任他。

  “知道了,桌叔,五分钟后出发。”卓秦风的话也不多,句句平淡无奇,却无一句话不是重点。

  卓越早已接到老子的电话,守候在卓秦风的房间门口,垂手而立,卓越不敢敲门,他不敢惊扰总裁的清梦。

  卓清风褪去睡袍,三分钟便穿戴好一切,今天的他,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搭配一条明蓝色领带,一如既往地用白色衬衣作为内搭,脚着一双黑色单鞋,高档皮鞋闪闪发亮。卓秦风不喜热闹的颜色,昨日一身白色休闲衣装,今日不一样,他回国之后,直接前往公司。卓秦风推开门,空手走了出去,卓越习惯地走进卓秦风的房间,帮他收拾行李,拎包,快速地追赶卓秦风。

  卓秦风经过童小颜的房间时,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房间门是开着的,有服务员在里面换被套,打扫房间。他冷峻的脸庞没有丝毫变化,脚步不曾放慢,气势如虹地走进电梯,卓越像一道闪电般,“咻”的一声,出现在卓秦风的跟前,卓越快速按下楼层键,然后,回头冲总裁嬉皮笑脸,后退至一旁,一言不发。

  卓越不是不喜欢说话,他只是不敢在总裁面前多嘴,万一说错了,总裁会骂他,即使没有说错,总裁也不一定不会骂他。

  “卓助理,昨天,他住哪里?”卓秦风破天荒地说了一句话,卓越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嘻嘻地回答他:“总裁,你明明关心他,为什么不和他打招呼?”

  卓秦风瞪了他一眼,脸色变得异常冰冷,他又回复了沉默寡言少语,没有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卓越习以为常,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电梯门开。

  电梯降至第一层,卓秦风满身寒气逼人走出电梯间,他的气场与生俱来,走到任何地方都咄咄逼人。

  而卓越自始至终笑脸相迎,在他心中,有一种敬仰之情叫做他对总裁的一片赤诚。

  卓越拎着他和总裁两个人的行李,跟着总裁后面,距离刚刚好。突然之间,大堂经理唤“卓先生”。

  卓秦风停止脚步,卓越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向前走,下颚抵在卓秦风的后背上。他连忙道歉,求得卓秦风的原谅,同时往后退了好几步,卓秦风懒得理她。

  他耳朵听着大堂经理流利快速地说着英语,太快!卓越有几句愣是没有听清楚,大概意思似乎和童小颜与姚之航有关。

  听大堂经理讲完,卓秦风依然冷冰冰的,不带有任何情感,回了大堂经理一句话:我们不认识!然后,卓秦风大步流星向前走。

  卓越一脸茫然,总裁的意思是说,他不认识童小颜和姚之航?怎么可能呢?如果说不认识童小颜,那还是情有可原,但如果说,不认识姚之航?搁谁,谁不信。

  卓越不便多问,摸摸自己被撞痛的下颚,眼珠子提溜转动,冲大堂经理咧嘴一笑,遂随着卓秦风大跨步离开AM酒店。

  卓越伺候卓秦风坐上卓家的直升机,并且帮卓秦风戴上眼罩,之后,一切行动蹑手蹑脚,保持绝对的安静。

  卓越特精神,他不能像总裁大人一样,落座即睡觉。卓越偷偷地看看戴着眼罩的卓总裁,百思不得其解,这两天的卓总裁太奇怪了,任常人无法理解:他明明关心童小颜,却装作漠不关心,他明明在意姚之航,却视而不见?

  也许,他只是一介常人罢了!卓越暗自思忖。

  这时,卓秦风身体一动不动,嘴里冒出一句话,“卓助理,倒一杯伏特加!”

  卓越应着“是”,迅速弹起,小跑至酒柜处,倒了一杯八分满的伏特加,噔噔噔,跑过来,站在卓秦风面前,笑着说道:“总裁,给。”

  卓秦风缓缓摘下眼罩,缓慢坐直身子,把手摊开,卓越随即把伏特加送至他手里。

  卓越不敢再说话,站在一旁默默地呆着,等待总裁的吩咐,总裁的任何一个表情,他都观察得一清二楚,他已经摸清楚了卓秦风的每一个表情的涵义。

  可是等了老半天,卓秦风就安静地喝酒,眼神无焦距,卓秦风的不动声色,他的冷淡,就是总裁的常态,卓越放心了,坐回自己的位置。

  当卓越刚要坐下,屁股还未着座,卓秦风叫住了他。卓越的屁股悬在半空中,竖起腰,应了一句“总裁,有何吩咐?”卓秦风呷了一口伏特加,慢悠悠地说道:“卓助理,你觉得今天这酒有什么不一样?”

  “······”卓越的思维凝滞,什么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十八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十八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