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你生我气了呢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2,311

  纪寒对于第二天即将开始的第一级试炼非常重视,到了屋里就不再说话,选了一间居室进去打坐。

  叶淮烟有些无聊,他刚从荒境之泽出来,对外面的世界还有些新鲜感,便干脆出了门,想在附近走走。

  屋后的溪流水很细,潺潺流过叮咚作响,却并不扰人,叶淮烟顺着溪流,一边散步,一边观赏一路的景色。

  黑夜中,一切都更加寂静,整座山处处都有夜明珠照明,亮如白昼,天空中繁星点点,斑驳的树影在微风吹拂下沙沙作响,空气中带有草木芳香,远处隐隐有人声,一切都在告诉他,他回来了。

  取出新制的洞箫放在唇下,静夜的箫声传得悠扬,迅速涤荡在空气中,与流水汇于一处,沉入涓涓细流,在夜空中流淌。

  缥缈的箫声,从青衣单薄的少年身上传出,越走越远,拐过几个弯,飘向同样在星空下,风姿绰约的,正低声叙话的少年们。

  华阳山本届参赛的弟子有六人,皆是门中数一数二的强者,他们夜晚约好在后山小溪边由明夕拾考校他们的准备情况,却在进行到一半时,听到了婉转的箫声。

  明夕拾在箫声响起的瞬间便停下了话语,静静立着,似乎已经被孤寂的箫声勾走了心魄。

  “不知是何人在此处吹箫,真好听。”说话的是华阳山此次同行之人中,年纪最小的小师妹。

  明夕拾被她的声音拉回了思绪,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同门,却没了再叮嘱他们的心思。

  “第一级试炼场虽是单打独斗,但对你们来说,只要心细些,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平日里在华阳山已经练得够多了,无需我再多言。就这样,没有事就退下吧,有问题的留下。”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他们刚安排好住处连坐下喝口茶都来不及,就被明夕拾叫到这里,询问每个人的准备情况,才刚汇报完,还不曾挨个点评呢,这就要散了?

  但明夕拾一贯严肃,他们不敢提出异议,只好行礼退下。

  小师妹跟着其他师兄离去,回头看了一眼,明夕拾一个人立在原地,背影清高孤傲,过了会儿,那箫声又起,她想着,难怪修仙一途中,乐道之盛不输剑道,如此直击心扉的旋律,连一向情绪不外露的师兄都沉浸其中,不知能走出此曲者是何等惊才绝艳之人?

  叶淮烟一曲吹奏完毕,感觉浑身舒爽,荒境之泽中,寸草不生,更遑论竹子,如今夜这般沉浸在乐律中,竟有种畅快淋漓之感。

  箫声低沉,听起来会有点悲凉,他心情挺好,干脆拿出另一支竹笛来,想吹奏一段欢快些的调子。

  刚放在唇边,就听得背后有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夜深人静,你不用睡觉,就想把大家都吵醒吗?”

  叶淮烟一瞬间怔住,又蓦然笑出了声,他回过头,看着对方,用眼神勾勒熟悉的轮廓,轻启双唇,道:“我以为你生我气了呢,夕拾。”

  明夕拾缓步上前,面容冷峻,语气嘲讽,“我为何要生你的气,我如何敢生你的气?”

  叶淮烟摸摸鼻子,“难道不是因为我喊了你大外……”“叶淮烟!”明夕拾喝止他将要出口的话,神色带了点恼怒。

  叶淮烟还是懂得看人脸色的,当即换了话题。

  两个人很多年没有见面一般会说什么,他在心里预想了几句:

  太巧了,你也是来参加七星登位赛的?这不是明摆着吗,太傻了,不好。

  好多年没见,你长高了不少啊。这话有点像哄小孩,夕拾可能会更生气。

  我好想你啊。这也太肉麻了……

  这孩子从小脾气就不小,自己若是说错了话,一定又会被他阴阳怪气训一顿。

  “咳!”叶淮烟正了正神色,露出一个自以为慈祥的笑容,说:“好久不见了,你过得还好吗?”

  明夕拾嗤笑一声,叶淮烟这性子,当真是没有长进。

  明明不想答话,可看着眼前人与记忆中一般纯真的眼眸,他不由自主放软了语气答道:“尚可。”

  叶淮烟干巴巴地笑了下,也感觉到了他的敷衍,只好四处看看缓解尴尬,眼神不经意扫了下,发现明夕拾胸口的衣服上,似乎绣了一个熟悉的花纹,他仔细观察了下,看清楚全貌,有些兴奋地抬头,问道:“山月纹,你现在是华阳山的弟子了?”

  明夕拾点点头,叶淮烟走到他跟前,右手摸了摸纹路,明夕拾穿着黑衣不明显,凑近看才能看清。

  “华阳山怎么样了,刚刚没注意,好像确实看到了熟悉的人,你带我去看看他们怎么样?”叶淮烟情绪高涨,华阳山是他长大的地方,这会儿看到门派徽记,他立刻便想念起门派中的旧识来。

  明夕拾皱了皱眉,不太高兴,“今日太晚了,日后有的是机会见到。”

  叶淮烟一拍脑袋,恍然道:“是啊,我都忘记了,哪都有谁来啊,我看看认不认识。”

  明夕拾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涌起的不快,道:“应该有吧,等你见了就知道。”

  “好啊。”叶淮烟已经开始畅想自己回到华阳山,见到师父和师兄弟们的情形了,并没有发现明夕拾情绪上的不对。

  “真好啊,真没想到我还能有回去的机会,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明夕拾握了握拳,看向他的眼睛。

  “你都不知道,荒境之泽里都是妖魔,偶尔见到个人还是魔修,见了面二话不说就打,还是华阳山好,师兄弟都乖巧可爱,见了我一个个笑眯眯的特别亲切。”

  “不知这次七星登位赛会持续多久,我要是早早淘汰,是不是就能早点回去?”

  明夕拾皱起眉,叶淮烟想早点淘汰?

  “太好了,我这么多年,最想念的就是师父了,你快跟我说说,他过得怎么样,啊不对,师父马上就要飞升了,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他……”

  手腕突然被明夕拾握住,他用力有些紧,手腕隐约有些疼痛,缠在腕上的流渊猛然间被攥住,动也不敢动,立刻紧闭双瞳,假装自己就是一个手镯,生怕这个陌生男人发现它然后掐死它。

  叶淮烟错愕地看向明夕拾,不知道他此举何意。

  “你是否在怪罪我?”

  “啊?”

  “见不到师父、朋友、家人,都是因为我父皇的一纸诏令。”明夕拾定定看着他,“你是否怪我,怪我……当初没有救下你?”

  明夕拾盯着叶淮烟的眼睛,他清楚地看到,叶淮烟刚刚诉说对师父的想念时,眼中分明流露出难过的情绪。

  回想起当初叶淮烟离开启元国都时,眼中的绝望和死寂,整个人灰败得了无生机,可如今,意外重逢于青云山,他又是如何做到,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和自己谈笑风生,还能微笑着说出“我以为你生我气了呢”这种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