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意料之外
静即是空2021-03-15 10:462,905

  方文清看着眼前的刘佳,只见刘佳的眼眸内有一丝淡淡的黑气浮过,顷刻间便消失殆尽了。

  “午时三刻,刘佳,你为什么非要我午时三刻离开啊,别的时间不行吗?”方文清微笑着问道。

  “啊?什么午时三刻啊,道长,你做法做糊涂了吧。”刘佳撅着小嘴说道。

  此时的刘玉强和刘娟夫妇也是倍感震惊,明明自己听到从女人口中说出冷冷地驱逐令,怎么一会儿工夫就不认账了呢,而现在的方文清却内心狂喜,妖邪,你终于忍不住了,贫道正好等你出来呢?

  转念一想,如果有妖邪附体作祟,那么酒葫芦,桃木剑还有简易袋中的符箓,怎么一点响应都没有啊,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都是自告奋勇,争先恐后的啊。不想了,今晚先逐一排除吧,这或许是最笨的办法,或许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走啦,道长,本姑娘陪你逛逛夜市去,不过说好啊,不能享受了喧嚣繁华后,忍不住孤独寂寞,回来还俗啊。”刘佳打趣着说,似乎与这位道长开玩笑很开心的样子。

  “你看你看没大没小的,说话不知道轻重。”刘娟拍打着刘佳说道。

  “不打紧。”方文清说着,跟着刘佳走了出去,回头对刘玉强夫妇说,“放心吧,你们在家忙,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在前往夜市的小路上,一女一男,一前一后,始终保持着五米远的距离,女子花枝招展,男子道袍翩翩,女子似水年华,男子朝气蓬勃,女子正是刘佳,男子正是方文清。

  方文清心想,五米远的距离应该合适,自己这扮相自己也清楚,不想连累了刘佳,给人说闲话,这样对一个女孩子家影响是很不好的,即便自己是一名道士。

  “我说道长,果然是得了你师傅的真传啊?”刘佳回过头来,大声的说道。

  方文清纳闷了,刚才拒绝与我出来的话,她有点都不记得了,那么白天的事情她是否还有印象呢?

  “什么真传啊?”方文清敷衍道。

  “不近女色。哈哈哈”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划破天际,当方文清明白过来的时候,前面的刘佳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了,看着眼前美丽俏皮的姑娘,方文清只能暗暗给她祝福。

  不久,两人便走到夜市。

  人真多啊,方文清在心里感慨道,有卖衣服的,有卖小吃的,有卖蔬菜的——真是应有尽有。大街上除了各色小贩,就是人来人往的逛街人,有带着孩子出来的,有领着女友出来的,也有自己出来的——熙熙攘攘,真是好不热闹。

  方文清怕跟丢刘佳,始终与刘佳保持一定的距离,她走他也走,她退他也退。

  一段时间后,方文清已经感到有点疲惫,而当看到刘佳生龙活虎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确实是对刘佳充满了崇拜,白天跳舞跳得那么累,晚上逛起街来,是丝毫不含糊啊,绝对不输于任何人。

  或许他不知道,逛街购物可是女孩子的特长,正常情况是能甩男友好几条街的。

  刘佳拿着几个大包小包,同时往方文清手上一塞,拿好了,我们再去那边逛逛。

  现在方文清真是后悔当初的决定了,刘佳啊,你这不是购物,你这是在跑马拉松啊?

  不久,刘佳带着方文清来到一家男装前,刘佳给方文清挑选了一条裤子,一件白衬衫,虽然考虑到目前天气比较热,但马上就深秋了,也就没有买短袖。接着来到一家鞋铺,买了一双白色球鞋。

  街上的人不想议论纷纷都难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后面跟着一个道士,拿着大包小包,姑娘给道士买衣服,这是什么概念?

  仿佛感知到人群中的骚动,方文清催促着刘佳:“行了吧,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两人走在回来的路上,一前一后。

  “刘佳,白天工作累吗?”方文清问道。

  “白天啊,在学校很累的,我教学生舞蹈,上午有课,下午没课上在办公室休息,备课。”刘佳说。

  “教学生舞蹈,你们班的学生吗?”方文清问道。

  “我说道长,不是我们班的,还是你们班的吗?”刘佳反问着,心想怎么提出这么一个弱智的问题来,这不是要拉低平均智商的节奏嘛。

  ————

  一路上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着,不知不觉就到家了,刘佳自然洗漱一番回了西厢房,方文清自然一头扎进了东厢房,顺便带着刘佳给买的新衣服。

  其实,他可没有什么讲究,外在的东西并不代表内在的心灵。师傅也经常说,形式不重要,关键在内容。

  夜里,躺在床上,他仔细地回忆了今晚与刘佳交往的每个细节,除了购物,也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有一点,通过与刘佳的交谈,他确定刘佳如果是心理不正常的话,理应是白天黑夜都应该不正常,不至于,白天不正常,晚上正常,这样就排除了心理上的障碍。

  但是令他纳闷的是,在路上他暗自发功,也没有探知到刘佳身上任何不对的信息,这让他非常苦恼,用排除法是好,但都排除了,好像也不好。

  他又突然想起刘佳无意识中说的那句话,“三天后,午时三刻,离开。”这应该不是她的本心,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说过,那么是谁在借体说话呢?这个借体说话的妖邪是谁呢?后面已经很显然,如果不离开的话,就是否则,不然之类的了。

  不管怎样,一天下来,收获蛮多的,针对一天的观察,明天必须采取行动了。不是喜欢雷吗?这可是我的长项啊,明天我先用五雷法咒引雷雨来,然后将降妖符箓打在其身上,最后桃木剑和酒葫芦并用,一起将其收了。琢磨好明天的行动后,方文清熄灯睡去。

  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准时升起,方文清的眼睛又开始盯着西厢房的窗户,一动不动,定力十足。

  门开了,刘佳走了出来,方文清又是大吃一惊。

  只见刘佳穿着一身黄色连衣裙,脚蹬一双白色小凉鞋,白色的袜子清晰可见,秀发像瀑布般从脑后垂下。迎着朝阳,右手拿着牙刷,左手拿着一个透明杯子,睡眼朦胧地走到水龙头旁,接上水后,蹲在地上,刷起牙来。

  这时候从里屋窗户处也有四只眼睛在惊呆着。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空气如此凝重,好像凝固了一般。

  “妈——,怎么还不起床做饭啊,今天有早自习,做晚了就迟到了。”刘佳站起身,朝里屋大声喊着。

  “哎,妈妈这就去做饭,想吃点什么啊,佳佳。”刘娟几乎要哭出声来了,一年来没有一个早晨能像今天一样,让她高兴过,说着站起身,飞跑着走进厨房。

  “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西红柿鸡蛋面,感觉这一年多来没怎么做啊,妈妈,是不是西红柿不好买啊?”刘佳说,她哪里知晓是她自己出了问题呢。

  “好,这就做。”刘娟眼中泛着泪花,脸上却是无比喜悦,这是高兴的泪,开心的泪,幸福的泪。

  刘玉强的心情与刘娟是一样的,开心,高兴。

  这时候的方文清反而更加迷惑了,这是唱哪出啊?我这什么也没做啊,怎么,我难道走了传说中的狗屎运?

  方文清打开门,从东厢房走出来。

  “哇,道长,好酷啊。”刘佳惊讶的说道。

  随着姑娘的喊声,刘玉强,刘娟都同时看向方文清,白色的衬衫,将长袖挽到了上臂,俨然成了一个短袖,黑色的裤子,裤腿也是挽起,挽到膝盖以上,脚上穿着白色球鞋,胡子已经触及到衬衫第三个纽扣处,头发用发髻高高盘起。

  刘玉强和刘娟禁不住笑出声来,刘佳更是捂着小嘴笑得前仰后翻。一年来,各种压力下,使得这个小院失去了以前的欢声笑语,今天是第一次,一家人在愉快的欢笑,这是一种幸福,一种重压之下的彻底释放!

  方文清知道,这是刘佳在拿自己开玩笑呢,在他心中早已将这个俏皮的女孩当做自己的妹妹,哥哥怎能和妹妹一般见识呢?于是自己轻轻摇摇头,微笑着走到水龙头面前,洗洗脸,洗洗手,洗完之后,一条毛巾已经递了过来,不是刘佳是谁。

  “道长,擦把脸吧。哈哈”刘佳还在笑,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好的。”方文清接过毛巾擦了几把,看刘佳的面色不错,丝毫没有昨天的痴呆样。

  人生真是难以预料,当你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去搏斗的时候,上天却给予你一个天大的惊喜,真是意料之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