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本尊的真面目
静即是空2021-03-15 09:563,288

  在回家的路上,当刘玉强将昨晚的事情告诉方文清的时候,方文清脸上是一脸的困惑:一泓大师竟然修炼出了元神,那么凭借一泓大师的能力完全可以解决刘佳的问题,为何宁愿看到自己徒儿和刘佳这样受折磨而选择了闭门不出呢?附在刘佳身上的妖孽到底是什么,为何我的神识丝毫感应不到邪气的存在,妖孽是怎样规避的呢?妖孽为何选择以观世音菩萨的法身出现,到底有何目的,控制刘佳对它到底有什么好处呢?医院和警局发生的事情是否与那妖孽有关呢?——

  不久,两人到家了。

  此时的刘佳,一身红色舞蹈服,秀发披肩,对于昨晚的事情似乎没有了任何印象,迎着东升的太阳在独自起舞。

  方文清飞奔进里屋,这时候一泓大师和刘娟坐在沙发上,看见方文清进来,两人站起身来。

  “方文清道长,您能回来,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昨天是我的错,向您道歉了。”刘娟说道。

  “不用,贫道没放在身上,一泓大师。”方文清向一泓大师看去。

  “方文清道长,你终于回来了,昨晚老衲差点撑不住了。”一泓大师说道。

  “一泓大师,贫道有一事不明白,还请大师赐教。”方文清说道。

  “刘施主看来都告诉你了,那老衲就告诉你吧,昨晚出现的金色小和尚,并非老衲的元神,而是历代佛祖的舍利子所化。只有佛门在遭遇灭顶之灾时,通过特殊的咒语可以召唤出来,昨晚如若不是那妖孽幻化出观世音菩萨法身,老衲即使将咒语念千万遍,金色小和尚也不会出现。”一泓大师说道。

  “哦,那这么说,只要那妖孽敢幻化出佛门任何一位祖师,一泓大师就可以召唤出来。”方文清说道。

  “这样的机会不多,一生只有一次,况且昨晚已经将妖孽幻化的法身所击溃。”一泓大师说道

  “羽毛在哪里?”方文清问道。

  刘玉强听到后从院子中拖着一根羽毛走进屋来,方文清一看,这哪里是羽毛啊,是一把扫帚还差不多,一身黑色,间或有些绿色。

  “这是什么鸟啊,羽毛这么大。”方文清走过抚摸着说道。

  “昨晚的本尊就是这鸟的羽毛所化,一根羽毛就如此厉害,能够招来我历代佛祖的关注,身后的孽畜本领是你我无法想象的。”一泓大师说道。

  “道长,大师,快来啊。”刘娟在院子外面喊道。

  等方文清和一泓大师出来的时候,只见刘佳跳着舞,窗台下的九块石头随舞而起,很明显,自己布置的结界已经被打破了。此时的刘佳手指滴着鲜血,脸上画着九个红色的手印,突然方文清脑海中想起在警局里王建峰圈画的村庄,几乎一模一样的位置,巧合?

  这时,一块石头盘旋在刘佳的头顶,其余的八块石头按照刘佳脸上的手印方位随之起舞,突然刘佳飞跃而起,向头顶处的铜钱冲去,方文清刚反应过来,铜钱已经落地,空中的结界也已经被打破。

  这时,九块石头时隐时现,一会儿是石头,一会儿是骷髅,一会儿是九名女童,随着刘佳的起舞,她们在狂笑!

  “孽畜,老衲今天和你拼了。”说着,一泓大师就要上前去,但没走几步,口吐鲜血,看来昨晚的伤还没康复,刘玉强夫妇赶紧过来搀扶着。

  “一泓大师,您先休息下,今天贫道来收拾这个孽畜。”说着,方文清拿出桃木剑,走到水池边,拿出一些朱砂,搅匀后涂抹到桃木剑上,接着从简易袋中拿出九道灵符,抛向空中,随着方文清咒语响起,九道灵符迅速变为九个金色太极,在空中旋转着,桃木剑一指,九个金色太极立即向九块石头攻击而去。

  “哼,臭道士,几次三番的破坏本尊好事,比起那秃驴来,更是可恨,今天本尊就叫你横尸当场。”这几句话是从刘佳的口中说出

  “孽畜,还有脸称自己本尊,真拿自己当成人物了啊,我呸。”方文清说道。

  说完,方文清挥舞桃木剑,向九块石头飞去,这时候刘佳在空中起舞,似乎在召唤着什么,完全无视方文清的动作。

  九块石头渐渐只撑不住了,方文清默念道:

  乾坤无极,天地借法,封!

  只见九块石头被九个太极团团围住,逐渐收紧,直到完全封印。

  “臭道士,你的死期到了。”从刘佳头顶处冒出一团团黑气,逐渐这团黑气形成一个人,此人长发披肩,一身汉服装扮,看不清面部,手持一个拨浪鼓,腰间是九个小鼓。而此刻刘佳从空中缓缓坠落。

  “这造型好酷啊。” 方文清嘲笑道。

  “哼,逼本尊现出形体的,就你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们以为很厉害是吧,其实在本尊眼中犹如蝼蚁。”一声尖尖的女声传来。

  “原来你这妖孽是雌性的啊。”方文清道。

  “告诉你们,本尊不是什么妖孽,也不是什么孽畜,本尊是神。”本尊说道。

  “神?神能附在人的身上?神能杀害女童?你这个禽兽不如的败类,今天贫道我就替天行道。”方文清说道。

  “本尊是不是神,不需要你来定义,受死吧。”本尊摇晃起拨浪鼓,随着本尊鼓音的想起,九块石头挣脱了太极封印,呼啸着向方文清扑来,本尊的身体在空中舞动,舞姿是如此柔美,口中不时传来“咿呀咿呀”的歌声,婉转悠扬。舞动越来越快,鼓点越来越密集,九块石头战斗力越来越强,将方文清团团围住,顿时感觉飞沙走石,黑暗无边。

  “一泓大师,你们几个赶紧回里屋。”方文清说道,等一泓大师等人回到里屋后,一泓大师席地而坐,念诵楞严咒,立即屋内形成一层层金色的屏障,阻止黑气的进入。

  这时候,方文清抛出手中的铜钱,铜钱刚到半空,就被鼓点声震了回来。

  “酒葫芦,就看你的了,去。”方文清将酒葫芦抛向天空,酒葫芦射出阵阵金色光芒,顿时院子上空,金色光芒阻止着鼓点所幻化成的阵阵黑色气体,下面方文清用灵符和桃木剑来与九块石头相持不下。

  “臭道士,受死吧。”本尊恶狠狠的尖叫着,这时候本尊身上的九个小鼓突然飞起,将酒葫芦团团围住,随着鼓点急促与密集,九个小鼓与九块石头,分别向酒葫芦和方文清攻击而去,阵阵阴风,狂吹不止。

  随着鼓声的戛然而止,酒葫芦从空中坠落,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下边的方文清大吃一惊,心中不免恐慌起来,他的脑中浮现着种种画面,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我方文清的第一次降妖除魔难道就这样止步了吗?

  透过旋转的石头缝隙看去,本尊在空中漂浮着,依然看不清脸面,目光紧紧盯着方文清,令方文清心中不免生出阵阵寒意。

  这时,方文清看到太阳已经来到正南,午时三刻就快到了,他心里推测,这个号称本尊的孽畜一定是怕这个时间点,此时不搏何时搏。

  方文清挥舞起桃木剑,冲出九块石头的包围,空中的灵符随时飘荡,方文清口中也是咒语不断: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达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同时结成种种不同的手印,向本尊飞奔而去。

  “自己找死,本尊就在这午时三刻成全你。”本尊举起拨浪鼓,快速地摆动着,身体跳着方文清熟悉的禹步,突然之间,电闪雷鸣,一道道威压向方文清奔袭而来。

  “五雷法咒?”方文清心里纳闷道,他怎么会我道门的五雷法咒,而且这五雷法咒是用那个拨浪鼓来操控的。

  突然,一道道闪电从空中斩下,排山倒海般直扑方文清而来,方文清赶紧调动身体真气,形成道道屏障,试图阻止闪电的到来。

  屋内,一泓大师停止了诵咒,与刘玉强夫妇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阿弥陀佛,孽畜,住手。”说着便飞出屋外。

  “放过他,不要伤害他,我跟你走,什么也听你的。”趴在地上的刘佳站起身来,跑到方文清身前,对着本尊说道。

  听到刘佳的话语,本尊先是一惊,然后停止了摇动,鼓声停止了,雷电消失了,天空又恢复了平静。

  “刘佳,你给我走开,贫道宁愿死,也不愿意苟活,孽畜,即使你现在不杀我,贫道一定会杀你,将你挫骨扬灰。”方文清手指本尊说道。

  “臭道士,看在净水童女的份上,本尊饶你一次,仅有一次,下次别让本尊遇到,否则只有一个字:死。”本尊说道。

  “方文清道长,别说了。”刘佳双眼已经布满泪水,跪在地上,“爹,娘,女儿不孝,等下辈子再来孝敬您二老。”

  刘玉强和刘娟已经跑了出来,紧紧搂着刘佳,三人哭成一团,一泓大师坐在地上,眼睛湿润着,方文清斜靠在石头上,看着空中的烈日,听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一脸的颓废,满心的不甘。

  除妖降魔,妖就在眼前,魔就在对面,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这一幕悲剧上演。身为灵界的警察难道就如此懦弱吗?

  方文清内心充满着种种悔恨,悔恨自己在山上的岁月没有认真地修炼,悔恨自己没有经过仔细分析便贸然出手,悔恨自己关键时刻对妖魔的恐惧。

  “刘佳,跟本尊走吧。”本尊开口道。

  刘佳缓缓站起身来,向本尊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