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流氓青年
静即是空2021-03-15 10:372,377

  跟随着中年妇女的脚步,方文清来到南阳湖边,从这里他看到对岸草地上围着一群人,还相互交谈着,方文清也不管中年妇女,自己赶紧跑过去,扒开人群,挤进去一看:刘佳正在草地上跳舞,动作招展,姿势俊美,一招一式,一颦一笑,是那么秀美。刘娟正站在女儿身边,生怕女儿出什么事。

  方文清走到刘娟面前,低声问道:“怎么了?”

  “佳佳在教学生跳舞。”刘娟说。

  “学生?我怎么没看到啊。”方文清道。

  “就是佳佳前面的这些石头。”刘娟说。

  方文清眼睛看向草地,的确绿油油的草地上躺着几组假山的石头,不久又看向刘佳,只见刘佳已经停止了跳舞,走到石头边:“记住了没有啊,已经教了一年了,还没入门吗?”

  “一年了?她所说的上下班就是在这里?不过她人不是在家嘛。”方文清心里充满了疑惑。

  “你们怎么这么顽皮呢,我跳的时候你们不好好学,现在又要叫我跳,算了,谁叫我是你们的老师呢。”刘佳从石头边站起,

  只见刘佳跳跃而起,舞动起纤细的腰肢,黄色连衣裙的裙摆随风而起,脸色红晕连连,煞是好看。

  而对周围的人群像根本不存在一样,连刘娟,方文清都视若无物。

  “哎,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没想到竟然精神有问题。”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位女子啊”

  “好俊俏的小娘子啊。”这时从人群中挤出一个猥琐青年,大概二十五岁左右,穿着花花背心,花裤衩,头发带卷,戴着墨镜,身高一米七左右,有些驼背,走起路上,膀子一晃晃的。

  “我说各位还是散了吧,哎,这个女孩正是我媳妇,我找了这么久,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她精神有点不好,我这就带她回家。”说着脸上露出猥琐的表情。

  周围中的人还真信了他的话,慢慢地开始四散开来。

  猥琐青年两眼冒光,咽了一口口水,搓搓手,向刘佳走来。这时候刘娟自然看出这个青年的狼子野心,一步挡在青年面前。

  “流氓,敢打我女儿得主意,我跟你拼了。”刘娟说着,上前就去打那位青年。

  “你是她妈,你让她叫一声。”青年得意的说道。

  方文清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刘佳,这时的刘佳舞蹈的风格已经大变,肢体显得有点夸张,时而掀起裙摆,时而提起胸脯,脸上再次出现妖艳的的笑容,眼色迷离,向流氓青年眨着眼睛。

  这时候的青年已经把持不住了,将刘娟推到一边,跑着向刘佳奔来。

  方文清一看不妙,急忙一个箭步走向前去,将青年推开,“这位小弟,这么做有点趁人之危吧。”

  “我去,又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知道我是谁吗?”青年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方文清说。

  “告诉你会吓破你的胆,我就是宋一平,道上都叫我平哥。”宋一平说道。

  “还道上,是河道啊,还是海道啊,还是黄泉道啊?”方文清反问道。

  一听这话,宋一平来气了,做老大做习惯了,平时都是听跟班的拍马屁的,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心中的火立即就起来了。

  只见宋一平从身边的裤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打开来,在阳光照耀下寒气逼人,“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说着一个箭步向方文清冲去,匕首顺势一捅。

  方文清略微一闪,下蹲之后一个扫堂腿,将宋一平放到在地。

  “哎呦哎呦”宋一平在地上疼的叫起来,因为他的屁股正落在一块石头上。

  “改天叫管理员清除下这里石头,乱七八糟的,咯死我了。”宋一平说道。

  “你是自己走呢,还是我送送你啊。”方文清说。

  “您高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还有这个女子,就叫我带走吧,我有办法给她治病。”宋一平说,

  “你有办法?”方文清问道。

  “道长,别听这个混球瞎说,他肚子里还不知道憋着什么坏水。”刘娟现在已经缓过神来。

  “道长?原来是你是出家人啊,出家人看着人家小姑娘不好吧。”宋一平讽刺地说道。

  “好不好,与你何干?”方文清说。

  “松林书院的一位女教师和一位道长,呵呵,真有意思。”宋一平说道。

  “你认识她?”方文清说。

  “附近的男青年谁不认识啊,刘佳,松林书院的教师,万千男青年心中的女神啊。不过可惜啊——”宋一平回味着说道。

  “可惜?是说刘佳精神出了问题嘛”方文清说,他之所以留宋一平这么久,是想看看从他口中能否探知出有关刘佳的什么信息。

  “精神出了问题,是不假,不过最可惜的是放着这么多的青年才俊她不选,偏偏——”

  “你给我住口。”刘娟大声呵斥道。

  “我凭什么住口啊,难道不是事实吗,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再说,你他妈谁啊,凭什么管老子。”宋一平不服气的说道,“不就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嘛,至于吗?”

  “听到这里,显然以前关于刘佳的婚恋,是刘玉强夫妇刻意对自己隐瞒了什么。”方文清心里琢磨着。

  “爱谁不好,爱上一个和尚。我去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宋一平这时抽着一支烟,慢悠悠地说。

  “和尚?”这时吃惊的是方文清了。怪不得刘玉强那晚是那么的责备自己,想来也知晓了其中缘由了。看来这段恋情,必然遭到了刘佳父母的反对,还有来自寺庙的反对,更有社会风俗的反对。

  “是啊,益都县城东龙灵寺的,好像叫什么智空的吧。反正最后的结局就这样了。”宋一平抽完烟,站起身,走向方文清说道,“我记住你了,下次别再叫我遇到你,否则我绝不会客气。”

  说完,眼睛盯着刘佳,仔细欣赏起刘佳的舞姿来,一边欣赏,一边咽着口水。

  不久,太阳已经来到南边,午时到了,方文清看着天空心里默默地说。这时候刘佳停止了舞蹈,搬起脚边的石块,几十斤的石头在她双手中竟然如此轻松,真是让人不可思议。摆好顺序后,仔细数了好几遍,似乎发现少了一块,而那一块正在宋一平脚下。她急匆匆走到宋一平身边,蹲下身子去搬,宋一平眼前一亮,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他把脚踩在石头上,牢牢地将石头控制住,看着在自己脚下蹲着的美女,真是赏心悦目啊。

  “宋一平,你这混蛋,滚开。”刘娟看不下去了,还没等刘娟走过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竟然有人敢欺负我的学生。”说完,刘佳站起来,一掌甩出去,将宋一平打出至少五米远,接着搬起石头,走到摆好的石头中。

  方文清和刘娟根本就不相信是刘佳所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刘佳,竟然将一个男人打出五米多远。

  这时的宋一平躺在五米远的草地,嘴中不时传出“嗷嗷”的声音,犹如杀猪一般,在整个南阳湖畔回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