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丞相府闹剧
桃花喵喵2021-03-15 01:432,121

  慕弘苍微微侧首,余光瞧见身旁女子望着沈家众人,嘴角挑起一丝得意的笑。

  倒也是心里舒坦了一些,只见慕弘苍摆了摆手:“沈丞相行礼倒不必了,都起来吧,这让外人看到了如何是好。”说罢倏尔对白良道:“进去吧。”

  “是。”

  白良便将慕弘苍推进屋子内,沈夏跟在他们身后,眼神漠然地撇了沈家一等人。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没有留下,直接抬步踏进了沈家,仿佛那跪在地上的人,与她丝毫不相干那般。

  待慕弘苍进了前院,这跪拜在地上的沈氏一家人才缓缓起了身。

  “逆女!”沈才义这两个字几乎是从齿缝重蹦出的来那般,沈夏的冷漠让他浑身发抖,怒火遏制不住烧上心头。

  沈韵盯着沈夏远走的背影,咬牙恶狠狠道:“以为嫁给这个瘸子王爷就神气起来了!”

  沈老夫人见一大家子都愣在这里,气愤道:“愣在这干嘛!还不赶紧跟过去!”拐杖躲得又急又响。

  刚刚来了个下马威,沈老太生怕待会一个不注意又被逮住了小辫子,到时候整个沈家跪在他面前都于事无补。

  沈才义愤然甩了甩衣袖,气的他什么话也不说,大步朝前院的厅堂走去。

  -

  厅堂内,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

  慕弘苍坐在位置上神色悠闲地盏着茶,时不时低头吹散茶碗里的热气。他的手好看得抢眼,特别骨节分明白皙,手指很长,手背骨骼削瘦青筋可见。

  作为一个手控,沈夏很不争气地看出了神,就连沈才义喊了她几句,她都没有听见。

  “沈夏!”

  最后这一声,沈才义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沈夏这才愣愣地回过神,不知所云地“啊”了一声。

  慕弘苍徐徐垂下眸子,端起茶碗小小呷了口热茶,却在众人瞧不分明的暗处挑起了嘴角。

  茶碗被轻轻置放在桌上,男子面容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就你这般,怎么将王爷照顾好!”沈才义似乎逮住了个出气口,抓着沈夏就是一顿数落:“平日让你干些活都干不好!如今嫁给王爷,你依旧是死心不改!将我的话仿若未闻!”

  “我!……”

  沈夏莫名其妙被抓着说了一同,心情顿时就不爽了,刚想开口回呛。

  却听见一旁的沈韵说道:“姐姐如今嫁出去就是出去了,都不将父亲放在眼里。亏父亲昨晚听说你不愿嫁给王爷,在新房上吊自杀的事,一整晚都没睡好呢!”

  她一面说道,一面凑身到沈才义身边,抬手轻抚了抚后者的后背,故作担忧道:“姐姐这般和父亲顶嘴,可真是伤透了父亲的心呢!”

  此时说话的正是沈家正妻的嫡女沈韵,是沈夏同父异母的妹妹。

  虽说是妹妹,可没少带着自己的丫鬟欺负她,仗着父亲宠爱,经常在父亲耳边打她的小报告,因此沈夏可没少受家法。

  有次沈韵故意砸坏了一件皇上赐给父亲的瓷器,转身便跑去告诉父亲沈才义。

  沈才义大发雷霆,用荆条把沈夏打得浑身血肉模糊,要不是莲姨娘以死相逼,估计能被他给活活打死。

  之后沈夏被关在后院柴房足足三月之余,每日吃的食物都是些不堪下嘴的米糠。

  柴房一到晚上便又黑又冷,更别说那个时候是隆冬时节了,沈夏手脚都被冻伤了不少地方。

  沈韵正室出生,从小持宠而骄行事十分肆无忌惮。在沈夏被禁闭的日子,半夜会悄悄捉几只老鼠放进柴房内,故意去吓唬她。

  原主的童年都是无尽的小黑屋,和毒打。导致原主性格孤僻懦弱,时常觉得自己的身份贱如薄草。

  在沈夏换衣的时候,便瞥见手臂各处有着不少浅浅的疤痕,现在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是那些人在她身上留下来的。

  沈夏冰冷锐利的眸子狠狠瞪了沈韵,那眼神似乎是在警告她。

  沈韵下意识被那眼神吓得迅速别开了脸。

  正想开口出口心中恶气时,只听见身旁的慕弘苍悠闲开口道:“王妃对我照顾有加,这点倒是不劳烦岳父大人费心。”

  沈夏愣了愣,垂眸有些意外地看着慕弘苍。

  这狗王爷是在帮她说话是么?

  不等她反应过来,男子那只冰凉的手便伸了过来,将沈夏的手握紧掌心内,抬眸朝她轻轻柔和一笑,和之前那那副冰山脸简直天差地别:“对于王妃,我很是满意。”

  虽然慕弘苍手冰凉的毫无温度,却深深击中了沈夏心底的某一处。

  就像是一拳打字了棉花上,心口处一种异样的感觉漾开,道不明说不清。

  厅堂内,顿时陷入了片寂静。

  很明显,慕弘苍这一举动在众人眼里无疑是撒了一把狗粮,更比话语说的满意来的直接。

  可偏偏某些人就是看不下去。

  “王爷,您可不知道姐姐小时候老是闯祸。”沈韵神情鄙夷,开始在慕弘苍面前告她的黑状:“经常砸坏皇上亲赐宝物瓷器……”

  慕弘苍气定神闲道:“无妨,那种东西我府上有许多。”看着沈夏继续道:“王妃尽可砸个够。”

  沈夏故作娇羞地低下了头,姿态矫揉造作地捻起手里的帕子遮了遮半张脸,彻底挡住了自己的神情。

  心想这狗王爷不仅狗,居然还这么腻歪!?

  昨晚不是还想将她勒死的吗?现在一转脸就是各种满意,还肯让她砸自家的宝物。

  “妹妹可是看到了?我和王爷的感情这般,你倒不要过多操心。”沈夏神情轻蔑,似乎根本不想将沈韵放在眼里:“我可是不会领情的。”

  沈韵闻言顿时气急败坏,说话也不过脑子,直接开口“沈夏!你切莫太得意,我等着你被王爷扫地出门!”

  “叫王妃!”沈夏面色倏尔一变,嗓音提亮了几个度:“你这般既是对皇家的不尊!你是想让我一状告到皇上那去吗?!”

  她直接将皇上搬了出来,气氛顿时被一点即燃。

  看着眼前这一切的沈才义愤然的拍桌站起:“胡闹!都给我胡闹!”冲着一旁的正妻李玉华吼道:“还不将这逆女待下去好好管教管教!”

  这是沈韵第一被自己父亲怒吼,面色既是惨红又是不甘,红着眼怒嗔喊了句:“爹爹!”

  “还不给我滚下去!”显然沈才义被怒火浇灌,沈韵被他话语震慑的愣了好几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