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吃闭门羹
会云珠2021-03-26 11:062,012

  可是她现在不打算多说什么了,刚刚在和夜非白的较量中,她已经决定了,要抱住战王府这根粗壮的大腿,从此得战王御龙渊的庇护。

  既然如此,她就得把那个自己瞎编的绯闻坐实了,至少得让那些对她心怀不轨的人相信,她是有靠山的。

  “哎呀,别说了,天都快亮了,你快送我回去吧。”

  不是楚惊鸿非得让白子墨送,而是她真的不认识路了,出来的时候有医疗空间指引,她心急的跟着走,也没有记路。

  回去的时候却没有那个好处了,自然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白子墨见楚惊鸿不愿意说,也没多问,他把人领出来的,确实应该赶紧送回去,以免引起战王的不悦。

  然而二人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战王府门口吃了闭门羹。

  风行双臂抱剑的站在战王府门口,很明显是在等他们。

  见二人走了过来,风行看着白子墨和楚惊鸿二人开口道:“白少主请回吧,我家王爷说了,今年的粮税不能少,虽然今年气候不好,可眼下还没到秋收的时候,具体收成犹未可知,现在谈减免粮税,有些言之过早。再者说了,丰收的年景,大商也没有增加赋税,为何不好的年景就要减免呢?稻城盘踞一方,不会差这点粮草的。”

  白子墨瞬间面如菜色。

  按照九方大陆的规矩,五国四城,各自为政。

  四国每年需要进京朝拜,向大商进贡。

  四城则需要向大商缴纳一部分税款。

  白子墨所归属的城池为稻城,掌管天下米粮。

  今年夏季雨水少,稻城预计收成会减两成,所以除了固定向五国售卖的粮食之外,余粮怕是不多。

  白子墨奉白城主命,来向战王请求减免今年的粮税,若是不能减免,那么拖延到来年再补交也行。

  可眼下他连人都没见着呢就把事情办砸了。

  真是红颜祸水,美人误事啊!

  白子墨欲哭无泪,可是他也明白,战王说不见,那便就是不见了,不能死缠烂打,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

  风行说完之后又看向楚惊鸿。

  楚惊鸿抿了抿嘴唇,感觉风行口中不会有什么好话。

  果不其然,风行开口道:“王爷说了,既然惊鸿公主能擅自跨出战王府的大门,那么就不必回来了,战王府从来就不是养闲人的地方,也从来不收留废物。”

  !!!

  这句话真是把楚惊鸿气着了,好歹她前世也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怎么到了御龙渊口中,就成了闲人,成了废物了?

  非得逼着她这个文明人开口骂娘么?

  “御龙渊你个……”王八蛋三个字被白子墨捂了回去。

  “惊鸿公主你疯了么,敢对王爷直呼其名,你有几个脑袋,还是你北楚能打得过大商?”白子墨觉得后背冷汗都要出来了。

  他平日里不是个管闲事的人,可他也实在不想看到楚惊鸿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啊。

  白子墨的话犹如一盆冷水,直接浇灭了楚惊鸿的熊熊怒火。

  没错啊,这里已经不是她的那个时代了,这里皇权至上,没有公平公正,只有阶级地位。

  楚惊鸿用力推开白子墨的手,咬着嘴唇愤愤不平的看着风行。

  风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神不自在的瞟向别处,其实他说这些话,还是有些不忍的,欺负一个姑娘家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做。

  只是不知这惊鸿公主到底哪里得罪了王爷,让王爷如此生气,下达这样的命令,他也不敢违背啊。

  楚惊鸿深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把胸口中那股郁结之气压了下去,她虽然想要找御龙渊做靠山,但她也绝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不欢迎她,她可以走,但前提是她主动要走,而不是被人这样拒之门外。

  换言之,御龙渊想给她难堪,下辈子吧!

  楚惊鸿拎起裙角就往战王府大门走,这个举动着实把白子墨和风行都弄愣了。

  “惊鸿公主……”风行伸出手臂拦在楚惊鸿面前。

  楚惊鸿低头看了看横在她胸前的手,冷笑道:“怎么?堂堂战王府的侍卫这么没规矩么?当街对一国公主袭胸,你是要本公主在这喊非礼么?”

  袭……袭胸???

  风行这辈子都没听过哪个女子说出这样豪迈不羁的话, 吓得连忙就将手收回去了。

  楚惊鸿就在风行和白子墨都发愣的时候,踏步走进了战王府,只冷冷的留给风行一句话:“告诉你家王爷,请神容易送神难!”

  ……

  御龙渊坐在书房内,端详着手里的东西,那是楚惊鸿全身上下唯一算是值几个钱的物件儿,那个黑金沙石的发簪。

  听到风行的回禀,御龙渊的手顿了顿。

  “你说她说什么?”御龙渊以为自己听错了。

  风行嘴角抽了抽,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人敢如此挑衅王爷的权威。

  “惊鸿公主她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话音落下之后,风行就感觉整个房间空气开始变得阴寒起来。

  御龙渊修炼的是至阴至纯的玄冰真气,所以当他真气外泄的时候,周围十步之内都会感觉气温下降。

  就在风行以为御龙渊下一个命令就是将楚惊鸿扔出去的时候,御龙渊却淡淡开口道:“随她。”

  随……随她??

  风行猛地抬头看向御龙渊,试图求证一下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是御龙渊却已经收好发簪,开始批阅那厚厚一叠密件了。

  风行抿了抿嘴唇,离开了书房。

  而此时此刻,被御龙渊无视的楚惊鸿,已经回到之前的客房里,却气得恨不能一把火把房子点了。

  因为御龙渊把她所有东西都扔了。

  虽然她也没什么东西,来到时候不过一身破烂的衣服,而御龙渊也已经命人给她送了这身新衣服,可她换下来的衣服当中,有那个发簪啊,那个黑金沙石的发簪,是她母妃的遗物,是原主和母亲唯一的联系。

  楚惊鸿前世是个孤儿,没有感受到母爱的温暖,即便她十分独立,仍旧对父爱母爱少不了向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