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近女色
知了不知2021-04-17 03:442,062

  “你怎么不吃?”李佩青突然想起朱义打包食物的模样,“你不吃,不会一会儿和我收费吧?”放下筷子,李佩青担忧的开口询问。

  “请你的,你吃就好,不收费。”朱义想不通为何李佩青会这么问他,但还是耐心的回答了她。

  “那我不客气了,我也真能吃掉这一只,你不吃最好。”李佩青不再客气,筷子和手并用的,吃起了烤鸡。

  朱义吃惊的看着好不做作的李佩青,想着这烤鸡是有多好吃,这眼前的野丫头,竟吃的如此香甜,以后没有胃口吃饭时,和她一起吃,应该就会胃口大开吧。

  “你干嘛老盯着我,我可不会像你府中美人那般,细嚼慢咽。”

  李佩青见朱义看自己看的出了神,想到可能是觉得自己粗暴无礼,朱义未曾见过,所以才会愣住,开口讽刺道。

  “我府中美人?”朱义不知李佩青为何有此想法,他符里丫环仆人都被他辞退了大半,其他的,也找各种理由送了出去,只留了几个年长的嬷嬷,和必需的仆人之外,哪有什么美人。

  “听说,各路官爷都争相给大将军送礼送美人,怎么大将军未收?”李佩青将一只烤鸡,吃的一干二净,连骨头都吸了一遍,才开口继续和朱义聊天。

  朱义从怀里拿出手帕,想要替李佩青擦擦嘴巴,被李佩青一把夺过,自己擦了起来,还把手帕收进了自己怀里。

  “是,可我未收,我要那些干什么?”朱义有些恼怒,李佩青竟觉得自己是如此低俗不堪之人。

  “未收就未收,怎么四爷还生气了,我这不想的,四爷也是身强体壮的正常男士,收个美人也很正常啊。”李佩青继续无理挑衅,完全没注意朱义已经怒火冲天。

  “这些不牢佩青姑娘挂念。”朱义语气冷了几分,多了几分生人勿进的气场。

  李佩青被这生硬的语气吓到,不敢再多吭声,心里想着,果然大将军还是大将军,不会和她这样的人,玩笑言语。

  “四爷知道芙蓉花阁么?”李佩青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房间里仿佛突然降了几度一般,看到朱义此刻的脸色,不禁打了寒颤。

  “怎么,你这是又要问我,是否去了花楼么?”朱义冷笑一声,看向李佩青,看这人又要说些什么。

  “没没没,我就随口一问。”李佩青本想好的说辞,在朱义看向她的那一刻,全都咽了下去,半个字也不敢提。

  朱义不再多说,直接起身和李佩青告别,走到门口,又转身回来。

  “你有时间,就去将军府坐坐,自会知道将军府内有什么人,没什么人。”朱义还是做了解释,不想李佩青有什么误会,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在朱义离开后,李佩青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仿佛刚才一直没有呼吸一般的,重新大口大口的吸气,原来将军气场这般强大,吓得她腿脚都有些发软,心里更是奇怪,将军府内有何人,跟她李佩青又有何关系。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去到将军府,顺便为自己没大没小顶撞将军道个歉,还能想办法将芙蓉花阁的事提出来,只是李佩青有些头疼的想到,若朱义真的不近女色,那该怎么让‘孟思悠’吸引他呢,这芙蓉簪子,又不能将她变成男的。

  这几日,李佩青白日里继续自己插戴婆的形象,偶去柳月那里坐坐,了解了解芙蓉花阁的情况,和孟思悠头牌之事运作的情况,李佩青有些奇怪,为何柳月感觉不太喜欢‘孟思悠’似的,但也没多问,只是让柳月将舞台装饰的仙气一些,更能衬孟思悠的气质。

  柳月照办,到了晚上,李佩青就已‘孟思悠’的状态出现,在芙蓉花阁翩翩起舞,只跳两曲,不言不语,舞一结束就离开,更添神秘色彩,李佩青在芙蓉花阁不远处,租了一家无人居住的小屋,用来换装,因为自己总神出鬼没,也从不和柳月说行踪,所以也没引起他人怀疑。

  没有几日,芙蓉花阁来了一绝世舞姬,有倾城美貌,舞姿如仙女下凡的言论,就在都城内外传开,来芙蓉花阁的达官贵人、富家子弟络绎不绝,柳月只得售卖门票,限制人数。

  而‘孟思悠’依旧一日只舞两曲就离开。

  看都城内外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李佩青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前往将军府,见朱义,本想要不要带些什么,但一想大将军,哪里会缺东西,就干脆空手前往。

  到了将军府门口,李佩青有些怯场,不知道该怎么进入,看起来有些戒备森严的将军府,不敢走大门,李佩青想了想,决定翻墙而入。

  好不容易找到一树干,李佩青手脚并用才爬上去,不知道该怎么跳到内院之时,被朱义看见。

  朱义也没有直接叫她,而是看着李佩青好笑的模样,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有大门,为何李佩青要翻墙而入,看她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困在房檐,“野丫头。”朱义这才叫出声来。

  被这一声一吓,李佩青就从屋顶滑了下去,不过一秒,就落入了一个坚实有力的怀抱。

  “怎么你不预备睁眼么?”朱义也吓了一跳,好在及时接住了这人,但怀里的人,面具下紧紧闭着双眼,都已安全着地,还不肯睁开眼睛。

  “四,四爷?”李佩青睁眼看到自己在朱义怀里,立马站直,调整姿态。

  “我将军府的大门,还没有这翻墙之路好走么?”朱义好笑的询问李佩青,也不打算追究她翻墙之事。

  “我这不觉得将军府,戒备森严,我这种等闲之辈肯定进不来,所以才翻墙嘛。”李佩青一边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一边开口。

  待李佩青拍完尘土抬头,只见自己正对大门,而大门口只有一个扫地老伯伯,再无他人,一时之间,李佩青觉得尴尬无比,只得干笑两声。

  “看来你这野丫头,对我这将军府有诸多误会,我府中并未有成群美人,也没有戒备森严,你想来便来,想走边走即是。”朱义不在理李佩青,在院中一桌椅处坐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成为自己的情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成为自己的情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