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苍天啊,啥时候能回去
卅流沙2020-10-20 14:472,326

  许若梦舔食着自己嘴唇周围,似乎还有着阵阵鸡腿的味道,仿佛与刚才在食堂吃的味道一模一样。心里面还在嘀咕着,“难不成我将书中的味道带回到了现实之中吗?还真是一段奇妙的旅行呀。”

  她祈祷着自己一觉醒来之后能够回到现实的世界里面。

  正当她在幻想中的时候,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仔细数数此刻正有不下五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按道理来讲,在那座城市里面她并没有任何亲人,又何来的人探望呢?很显然,她依旧存在于小说之中。

  她马上闭上了眼睛,期待着第二次醒来,能够有不一样的惊喜。

  可是结果是同样的……

  苍天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呢!!!

  她马上被众人包围在了一起,特别是许母早已经泪流满面,眼眶红肿。

  “我的女儿呀,谢天谢地你终于平安了,你知道我们一家人有多担心吗?”

  接下来便是一位步履蹒跚地老人,满头白发,额头的皱纹也越发地明显,她艰难地挪动着步伐,哭丧着,“我的孙,你可急坏了奶奶。不过呢,不用担心。奶奶已经安排厨房准备了满汉全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所有人让开了一条光明之路,靠墙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美食,简直是香味诱人,直击心脏。

  就当许若梦还未从这样的美食盛宴中反过来的时候,许父又握住了她胖嘟嘟的小手,说道,“梦啊,这段时间我已经和学校里面打好招呼了,你不用去上课了,就安心地在病房里面养着吧,要什么只管向爸爸说。”

  简直是一波又波地惊喜,这份温暖却一点点地打动着许若梦的心,她似乎犹豫不决了。从小到大,虽然她一直都是别人眼中的邻居家的小孩,学习优秀,长相甜美。自从父母离异之后,她几乎很少能够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暖。

  所以,她几乎很早便出来大城市里面学习谋生了。就连当年得了阑尾炎,她都是一个人在手术同意书上面签字的。

  这么些年来,她几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病。

  人们都说孤单是有等级的,想必她已经尝到了十级孤单。

  她的眼泪不自觉地从眼眶中夺出,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了下来,引得所有人都心疼不已。

  女儿?孙儿?梦?

  一个又一个称呼此起彼伏地在她的耳畔响起,那一刻她似乎根本不愿意离开了。

  奶奶略带粗糙的手掌快速地帮她擦掉了眼泪,温柔地询问着,“孙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太感动了。”许若梦钻进了奶奶的怀抱之中,那样的温度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我的孙儿,这有什么好感动的。你可是我们家的宝贝,自然得无限宠爱于你了。”奶奶轻抚着她的头发。

  许家在江城是家族企业,可是从有记录开始许家出生的一直都是男孩,许家的长辈或多或少对于女孩还是有一定的执念,所以从许若梦来到降临在许家开始就受到了无尽的宠爱。

  “那我能问一句,医生我说病情怎么样?”许若梦不禁弱弱地询问了一句,身上还是能够感觉到一丝疲倦和疼痛。

  在看看这面前的美味、以及父亲的言语,总有一种时日无多的感觉。

  可许若梦话音刚落,大家又开始此起彼伏地哭泣起来,唯独一个比较镇定还要属许父了。

  许父只是略微抽泣,难言心中悲伤地阐述着病情,“医生说,你身上有轻微的软骨织挫伤、额头受到了擦伤,还伴随着轻微的脑震荡……”

  瓦特?就这样?

  许若梦两手一摊,十分不解地反问着,“就这?”

  “我的孙儿,胡说什么呢?就这还不严重吗?软骨织挫伤、擦伤、脑震荡多可怕呀。”奶奶立马再次搂住了许若梦,开始抚慰着她受伤的心灵。

  “别担心梦梦,我们已经将那个货车司机告上法庭了,不要赔偿只要他获得应有的惩罚,一定得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此人正是她的小叔,他的律师事务所在整个江城都是有名的,一般的人几乎无法请他出山。

  而这人在书中也只是出现了一次,便是她意外身亡之后,果真将司机告得自杀身亡才算是结束了这一切。

  想到这一许若梦不得身体打了个冷颤,只得苦笑一声,“还真的是很严重,呵呵。”

  “是啊,孙儿不用担心。你小叔的律师状都已经写好了,敢伤害我孙儿,我第一个不答应。”奶奶也义愤填膺地发泄着心中的愤怒。

  不过仔细想想书中司机的结局还是真的比较凄惨,她连忙伸手阻止着,“小叔,你看我这受伤也不严重,也就劳烦你出山了。”

  “梦梦,跟小叔客气什么呢?这种司机,早就应该得到惩罚。”小叔虽说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在维护孩子的事情上面,难免还是会冲动。

  既然简单地劝说无法说服小叔,她干脆开始自我忏悔着,“其实小叔啊,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若不是我为了救下那孩子,闯入了马路中间那人也不会伤害我了。”

  一家人仔细品味着她刚才说的话,说得还是比较有道理。

  “既然我孙儿都已经开口了,那要不算了吧。”奶奶这才劝说着小叔妥协着,一场风波也算是结束了。

  正当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围绕在她身旁,盯着她吃着美食。她突然愣住了,“你们都看着我干嘛呢?一起吃呀。”

  许若梦亲自为奶奶剥了一个虾,塞到了她的嘴巴里面。

  “奶奶,好吃吗?”

  “好吃。”奶奶稍微哽咽了一下,眼眶突然红红的。

  许若梦倍感奇怪,她十分纳闷地问着,“奶奶,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的乖孙儿长大了哦。”

  就在一家人在感叹的时候,电视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通电话,原来是远在国外的哥哥许光寒电话。

  “妹啊,听说你被车撞了?”他一边在某条不知名的街道旁吃着意面,一边开玩笑地说着。

  虽说是家中的长孙,平常也得到奶奶的宠爱,但是在许若梦面前难免逊色了点。

  奶奶呵斥着,“光寒,胡说什么呢?你是期望着自己的妹妹被撞吗?”

  奶奶的威严一出,谁与争锋。就连远在国外的许光寒都忍不住地轻轻咳嗽几声,他大概也没有想到全家人都站在电视机面前,瞅着他那副狼狈的模样。

  许光寒连忙解释着,“奶奶,错了,我就是和我妹开个玩笑。”

  “这样的玩笑能开吗?”奶奶直接出现在了镜头前面,脸色十分地严肃,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副疼惜的模样。

  许光寒将身边的食物全部藏了起来,快速地擦干净了嘴角食物残渣,特别真诚地道歉着,“奶奶,我再也不敢了。”

  “这还差不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竟成了丑女学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竟成了丑女学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