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苍白的解释
卅流沙2020-10-20 14:472,165

  可是许若梦跑的每一圈,蒋一萌都十分地心疼。

  直到她确实跑不动了,瘫坐在了地上。蒋一萌几乎是第一时间递上了水。

  只是许若梦半口未喝,直接从头顶灌下,整个人都开始开玩笑地说着,“真爽。”

  可蒋一萌却嚎啕大哭起来,怎么拦都拦不下来。

  “萌萌,你怎么了?”许若梦紧张起来,直接脖子上面的毛巾擦拭着她脸颊的泪水。

  和着汗水的毛巾,虽然时不时地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味,但是还是掩盖不了那难闻的汗味。

  蒋一萌略带哭腔地抱怨着,“看着你辛苦的减肥,我心疼。”

  或许在蒋一萌的眼中,她一直都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甚至处处都为她着想。

  即便在外人看来,她不过是许家的大小姐,万事都有许家在背后支撑着。

  可是实际上,一直以来她都只是众人开胃的受气包。而她所有受过的委屈,从来都没有向家里面的人透露过半个字。

  没有谁能够真正明白她内心的世界,只有蒋一萌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

  许若梦看着她哭泣的模样,连忙将其搂入了怀中,不停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受伤的心灵。

  “这有什么的,等哪一天我瘦下来了,我们两个人能够一起穿漂亮的衣服,而且还能够换着换着穿,难道不好吗?”

  蒋一萌的悲伤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根本就止不住,甚至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不行,医生说了你身体不好,需要补身体。”

  “但是我二叔也说了,现在我年纪轻轻就三高,也该减肥。”虽然蒋一萌的哭泣声一直没有停止过,周围还有不少的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可是她的内心却是暖暖的。

  如今能够有这样好的朋友陪伴在身边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呢?

  好似那一瞬间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再三劝说之下,蒋一萌的哭声渐渐变得微弱起来,而她抽泣的频率也减弱下来。

  她从许若梦怀中挣脱出来,身体还在不停地抖动着,“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

  “当然了,减肥不仅仅是为了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刮目相看。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要好好地活下去,和你做一辈子的好闺蜜。”

  许若梦见她红肿的双眼,继续为她擦拭着眼泪。

  却马上被心情阴转晴的蒋一萌给嫌弃了,“你的毛巾太臭了。”

  “那有,我觉得挺好闻的呀。”大概许若梦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大汗之后的感觉,所以对于这种汗臭味大概都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只是刚才安慰的时候忘记了身体的疲惫,现在轻松下来之后,整个人的胳膊都酸得不行,整个人干脆直接四仰八叉地躺在了橡胶草坪上面。

  看着渐渐变得昏沉的天空,夜幕也即将到来。

  蒋一萌也顺势躺在了她的身边,紧紧地抱着她肉乎乎的胳膊,幸福感十足。

  “梦梦,你知道吗?刚才你将我从人群中拉走的样子,简直酷毙了。”

  “那是,你是我姐们,能让你受委屈吗?”

  许若梦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仿佛是一切都静止了。

  只是静谧的时间总是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所打乱,比如乱叫的肚子。

  蒋一萌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傻笑着,“要不,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这倒不用了,既然要减肥单单靠运动是无法满足的,还应该一定量的节食。”许若梦不知道怎么一顿操作,终于从草坪上面爬起来了,然后故作轻松想要大摇大摆地离开,只是自己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了这样的重量,才走了两步就开始腰酸背疼。

  “行了,我知道你饿了。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减肥呢?”蒋一萌在用力地踮起脚尖勾住她的脖子,努力地与其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斟酌几秒钟之后,许若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勉强答应了这个请求。

  只是……

  “啊?你确定只吃这么点吗?”蒋一萌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挑选的几样极其简单的菜肴,她一一数来,“水煮西蓝花、鸡胸肉、蔬菜沙拉?”

  “对,没想到食堂居然专门有一个窗口是做减肥套餐,还挺机智的。”许若梦自然清楚食堂的这一布局,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能够合心意地挑选出适合的食物。

  两人却意外地撞上了,端着饭菜而来秦宸光和赵宇。

  还没等秦宸光开口,赵宇便冷不丁地调侃着,“就你,节食能够有用吗?”

  “拿开你的脏手。”许若梦筷子突然就这样插在了鸡胸肉上面,企图消灭自己内心不平静和愤怒。

  一向都是忍气吞声的许若梦再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做出了反抗,赵宇自然心中都有不服,准备再次较量挥手的时候,就被秦宸光紧紧地遏制住了手腕。

  “宸光,这个女人偷了你的手链,还将手链弄得支离破碎,难道你还愿意帮她吗?”赵宇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继续劝说着。

  不管怎么说赵宇都是与许若梦之间有婚约的,所以不敢在行为上面有过多的冲动,顶多是过过嘴瘾,发泄心中愤怒而已。

  “不是帮,而是根本就不想搭理这种人。”秦宸光甚至连头都不回一下,就将打好的饭菜扔在了一平,一个人径直地离开了食堂。

  许若梦的内心却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不停抓绕着她。

  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就是是怎么样人,秦宸光竟然都不愿意搭理。

  她瞬间将筷子反扣在了桌子上面,拖着较为酸软的双腿,吃力地冲到了他的身后,质问着,“把话说清楚,到底哪种人?”

  “还说得怎么清楚,小偷?恶势力?还是说小人?”秦宸光几在一步步地逼近着她,让她退无可退。

  他犀利的眼神透出这种令人窒息的冷,那种冷深入骨髓,让人浑身都僵硬地直打冷颤。

  刚才还想着一番较劲理论的许若梦瞬间变成了无理的一方,任由着秦宸光逼迫着,她却毫无还手之力。

  她只是在结结巴巴无力地反驳着,“我不是小偷,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呢?”秦宸光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直到最后许若梦无路可退。他才将手突然按在了墙上,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继续质问着。

  这样静距离不禁让许若梦吞咽了口水,心里面想要解释的话在那一刻完全烟消云散了,大脑也一片空白,不知道从何说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竟成了丑女学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竟成了丑女学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