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敲诈
南山墨农2021-06-01 22:432,252

  黑衣人也不计较,爽快地说:“好好,早上事情我也没放在心上,我原本也没打算要你报什么恩的。这顿饭先记着,到了黔州我请你吃大餐!”

  抹抹嘴巴,没话找话。

  “皮球兄弟果然有本事!这么快就去……买来了这些酒肉!我该感谢你才对!”

  白伊若却不爽了:“大侠,你不告诉我你姓甚名谁就算了,我已经自报家门了,有名有姓的,你干嘛还是皮球皮球的?多难听!”

  黑衣人愣了一下,急忙说:“闯荡江湖,名字原本不重要,在下卫子陌,见过皮球兄弟……其实叫你皮球呢,一点都不难听!”

  忍不住笑道:“你看你小小的身子,裹着一件庞大的皮裘,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皮球啊!对了皮球兄弟,你这身衣服……也不太合身,不如转卖给我,两全其美!”

  说罢伸手就要去扯皮裘的下摆。

  白伊若像是被火炭烫着了一般,身子一弹,没见有多大的动作,整个人就像鬼影一样突然间飘到一丈之外。

  卫子陌顿时大惊:“皮球兄弟,你这招叫……”

  白伊若冷冷笑道:“告诉你也无所谓,反正你也学不会,这是鬼手无影,本门的独门绝技!”

  “鬼手无影?刚才并没有看见你怎么用手啊!整个人突然就挪开了,和鬼手有什么关系?”

  白伊若嘴角一撇,得意洋洋地说:“你要是都看见了,还叫什么独门绝技?还叫什么鬼手无影?我刚才就是用手撑着地,将坐着的整个身子挪开的。”

  鬼手无影……

  卫子陌仔细一想,忍不住又笑了:“哦……哈哈哈!鬼手无影,果然厉害!”

  “你笑什么?”

  “没事没事,喝酒喝酒!”

  卫子陌提起酒壶朝白伊若晃动了一下,并没有真的碰上,隔着一丈距离也无法碰上,自己就喝了一大口。

  然后抹着嘴角说:“这上好的女儿红,估计要十两银子才能买得到,这一趟,不知道皮球兄弟花了多少钱?这深更半夜的,也不知道哪家店铺还没打烊?”

  白伊若听出了卫子陌的话外之意,但是她的三观和卫子陌不同,压根就没把偷东西当做耻辱的事情,反而是她值得炫耀的资本!

  冷哼一声,得意洋洋地说:“哼哼!我鬼手无影出马,还需要花钱嘛!”

  卫子陌突然想着身上带着的五千两银票,不觉心里吃紧。

  但是看白伊若那张俊得人畜无害的脸庞,心里有难免有些愧疚,怕自己多疑,冤枉了人家好人。

  酒足饭饱之后,白伊若一抹嘴巴,突然说:“卫大侠,这顿酒肉之后,我们就两清了,假如你真的要那匹宝马,咱们就得好好的算算账了。”

  “算账?”

  卫子陌顿时一惊:一顿酒肉,居然就抵消了两次救命之恩,这账怎么算啊?!

  不过他很想听听这个皮球是怎么拨打的算盘。

  “好啊,你算,我听!”

  白伊若也不矫情,直接说:“那匹马儿,你也听黑龙帮的人说了,是汗血宝马!本来呢,真人面前我也就不打算再说假话了,其实我也没什么师兄弟在黔州等我,我的这次任务就我一个人完成。这两匹宝马虽然不是我的,但是我得来也不太容易,而且我的确是打算送人报恩的……”

  卫子陌傻瓜一样的没心没肺:“好啊,那我就心领了!”

  白伊若无奈地摇头,苦笑道:“按理说,咱们萍水相逢,也算是一种缘分,送一匹马你也不稀奇!这两匹宝马原本也不是我的,对于我来说不存在得失。但是我此番去黔州,还有一桩私事未了,就想把这匹宝马送给一位为对我有过一饭之恩的人!和你想必,恩人自然更重要!”

  卫子陌很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人家的一饭之恩?你居然用一匹宝马回报……这代价是不是大了点?”

  白伊若理直气壮地说:“不大!一饭之恩有几种说法,一般人认为,一顿饭只是充饥而已。但是对我来说,这一饭之恩,就是救命之恩!”

  卫子陌不爽了:“别人的一顿饭就是救命之恩,你就用宝马回报!而我对你的两次救命之恩,却只值一顿酒肉,这不公平啊!”

  白伊若微微摇头,脸色突然忧伤起来,沉浸在不算久远的往事里。

  “你先听我说一个故事吧。十三年前,我们村子里闹了饥荒,全村人都背井离乡逃难去了,我在途中和父母走散,饿了三天三夜,一个人流浪到了南麓东侧的朱村,晕倒在一户人家门口。幸得这家人心善,熬粥炖鸡喂了我,我才苏醒过来。要不是这户人家的一饭之恩,我恐怕已经死掉了!你说,这一饭之恩,算不算是救命之恩?”

  卫子陌眨着眼睛,也不管故事真假,嗓子本能地涩涩难受。

  突然问:“皮球你去过南麓朱庄,那你家应该就住在南麓附近吧?你可知道南麓山下有一个王庄?”

  白伊若一惊,南麓王庄,她何止是知道。

  刚要发话,突然想起下山时师父的交待:就算到了黔州,也不准她去南麓。

  立即警惕起来,赶紧否认:“不知道,我只是当年逃难的时候路过朱庄而已,并不知道什么王庄。”

  心里一疼,隐隐的滴血!

  卫子陌顿时一脸失望。

  少顷,才怏怏地说:“唉……你刚才说的一饭之恩,的确该算是救命之恩!是应该好好的回报!”

  白伊若点点头,接着说:“这户人家是猎户,男主人叫朱三公,想必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朱庄的人常年在深山里打猎,有时候要到很远很远的山野去,来回折腾三五天。要是有了这匹宝马,朱三公打猎的时候就省了很多脚程,不再负重爬山涉水,多好!”

  卫子陌突然想笑:“皮球你是没打过猎吧……”

  白伊若纳闷:“此话怎讲?”

  卫子陌笑道:“这匹宝马,要是放在战场上或者大户人家,自然有更大的用途。送给猎户,用来爬山涉水打猎,宝马不懂事,我也为它憋屈死了。”

  白伊若点点头,没有反驳:“不错!宝马是该有宝马的用途。但是……我现在没多少银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朱三公昔日的一饭之恩?所以……”

  定定地看着卫子陌:“才和卫大侠算一下账。”

  卫子陌瞬间明白了,自己被皮球下套了。

  这小子是在存心敲诈,于是缄口不语。

  白伊若继续大言不惭地说:“卫大侠你想想,要是朱三公有了一笔钱,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还用的着在爬山涉水去打猎吗?”

  卫子陌微笑着点头,小心翼翼地继续装傻:“皮球兄弟,你的意思是……要敲我一笔竹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如此多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如此多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