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咸蛋
冷风残城2021-07-30 09:362,987

  万剑堡的大堂内,郑天雷、童子金、古俊以及北方各大门派的掌门三三两两的嘀咕着什么。而大堂的虎皮首座上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人手握凤凰剑发着愁,正是此次大败而回的古无痕。

  “师父,那老者真这么厉害,居然把你打成重伤?”郑天雷一脸疑惑的问。

  “绝影刀客!?”古无痕看着凤凰剑自言自语道。可是当他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各大掌门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嘴巴也合不拢。因为他们知道‘绝影刀客’是30年前和冷忠南的爷爷冷傲齐名的一个欧阳绝。相传没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只知道他的来无影去无踪,更没人见过他的刀,因为见过刀的人都死了,加上他的绝影步速度可比最好的千里马,破空掌掌速可破空,可想而知他的速度是何等的快。所以江湖给他取了个外号‘绝影刀客’。可是他却是个武痴,曾经挑战江湖各大高手,然而没一个人是他对手,直到30年前他和冷傲的一战之后就和冷傲一起消失了,还以为他和冷傲一起死了,所以很多人逐渐忘记了他的存在。

  “古堡主,那小畜生被绝影刀客救走了,斩草不除根,恐怕……”。昆仑派掌门玉青松着急的站了起来。

  “玉掌门,那你去把根除了啊,我父亲都被打成重伤,难道你觉得你能除吗?”古俊一脸不屑的反驳着。玉青松只好忍气吞声坐下了,心想:‘要不是有你父亲老夫早就废了你个小杂种’。而古无痕却比任何人都担心。因为如果‘绝影刀客’没死的话,那冷傲……

  在湖南的某个山谷中,一座由竹子搭建而成的竹屋里,一个白衣玉带清秀的少年拿着一支玉箫发着呆,而在竹屋外的小溪边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老者眯着眼安详的坐着,一只手拿着鱼竿,另一只手捋着胡子。当漫山的树叶黄透了,并随着残忍的秋风无助的落下大雁也成排的在天空中掠过时,竹屋里响起了《离殇》这首曲子。正是冷恒想起了母亲而吹奏的,使这个深秋更加清冷。

  “恒儿,今天你想吃什么?爷爷钓了鱼,还有咸蛋。”老者推开门。

  “爷爷我回来了”。一个眼睛圆圆,鼻梁高高,嘴唇薄薄和冷恒差不多大的小女孩提着一筐水果蹦向老者,这小女孩是老者云游时捡回来的,因为是在田边遇见,而且田里的水稻是青绿色。所以给她取名,田青儿。

  “爷爷,我不想吃鱼,母亲以前最爱做咸蛋给我吃,所以我吃咸蛋就行了。”冷恒放下玉箫,站起身来。

  “又是吃咸蛋,我看你就像个咸蛋,平时话也不说,三棍子只打得出一个屁来,而且这个屁最多就几个字”。小女孩嘟着嘴说着。

  “恒儿,快吃,吃完了爷爷要看看你的身体,从明天开始你就要习武了。”老者疼爱的摸着冷恒的头。

  晚饭过后,老者把冷恒带到房间查看了冷恒的身体,惊讶的发现冷恒骨骼惊奇,是习武的绝好材料,自己都无法相比。

  “冷忠南这臭小子真是暴殄天物,居然叫你学文不习武”。老者叹着气,当他想起这是冷家最后一点血脉的时候眼神变得有些悲伤。30年前他和冷傲是最好的朋友,两人互相交换习武心德,后来自己习武成痴要和冷傲一战。要不是冷傲最后一招收手,他早就死了,可是因为傲世枪法最后一招一旦发出就必须打完,如果中途收招,自己就会受到反噬而筋脉尽断而死。冷傲当年为了让自己不再到处找人比武,宁愿牺牲,让自己收手。这也是他30年来为何隐居的原因。往事不堪回首,他只好帮冷家报此大仇,但自己曾立誓绝不杀一人。所以希望就落在了冷恒身上。欧阳绝拿起双龙枪将枪弹出,一股灼热之气扑来,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双龙枪又称阴阳枪,除了可分为两把以外,枪身的后半部是地火玄铁所造,内力不够轻易触摸的话,手会烧焦,而前半部是用千年玄冰融化,铸造时将玄冰谁注入枪身,所以极寒,枪上的两条龙成双龙夺珠的形式缠绕枪身,枪底有按3个按钮,第一个是控制枪头,第二个是控制枪头的双龙尾旋转,第三个则是枪柄的暗格可弹出另一个枪头,形成双头枪。而中间的那颗珠子是用来看枪谱的,枪谱就在冷恒的玉带上,玉带分10块,一块是一式,一式有12招。要透过那颗夜明珠才能看见。配合双龙枪舞起有龙吟 声,从第六式开始双龙才可不用按钮通过内力催动旋转,威力比按按钮更大。枪的很多功能连冷忠南都不知道,因为这枪实在太深奥,是由祖宗在战国时期制造。他练第六式花了8年时间才勉强领悟,可惜还没用过就中毒内力全失,生命陨落。

  欧阳绝从第二天开始就让冷恒和他去后山的山坡一一指点,冷恒的悟性很高,第一式只用了一天都领悟了,当然一开始不能让他用双龙枪,因为内力不足的原因,欧阳绝特地用竹子削了把竹枪给冷恒当联系使用,要等冷恒学成第三式才能抵挡枪的冷热之气。

  “臭咸蛋吃饭了,别练了。”田青儿来到山坡下叫着。可是冷恒却还是拼命的练着,没回答。田青儿把几个咸蛋放在山坡下就走了。冷恒歇下来以后拿起了那几个咸蛋,有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从腰间抽出玉箫又吹起了那首《离殇》,而田青儿躲在旁边的草丛中偷偷的看着冷恒,看着他开始吃了才傻傻的笑了笑走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五年,又是一个初秋,山谷的枫叶也渐渐开始泛黄,还是这个山坡,只见一个13岁的少年手提双龙枪静静的站在那,当他睁开眼的瞬间,右脚一踢枪柄,枪围着手腕旋转起来,左手握住枪柄,腰一弯双手快速的交换着,枪在他背上旋转着。第一轮秋风袭来,一片枫叶飘落准备落地的时候,就被旋转的枪头削成两半,落地以后残缺的树叶上有一层薄薄的霜,而另一半却被烧成灰烬。而少年右脚轻轻一点地,一甩枪头,腾空而起,在空中双手不停的晃动舞动长枪,将空中的落叶吸到了枪的周围,就像一条龙在飞舞,少年左手一拉枪尾,枪从掌缝中朝后飞去,树叶也随着枪旋转着把枪包裹住,少年右脚一踢旁边的树干,一枪一人朝着同一个方向滑翔着。突然天空出现一只鹰盘旋,少年空中一转身抓住枪身,一个跟头落地以后,用力一捏枪柄,包裹着枪的树叶全部朝不同的方向飞去,只见枪头的双龙尾高速旋转着,没错就是傲世枪法的第六式‘双龙旋尾’只用五年就突破了第六式,可见他的悟性有多高,不过欧阳绝的教导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少年转过身,一身白衣玉带白靴,当风吹起遮住左眼的头发,一个风度翩翩俊俏的少年转过头吹了一声口哨,那鹰飞落在少年的肩头。这正是冷恒和残风。因为这几年以来,田青儿和冷恒混熟了,也学会了控制残风,所以冷恒知道是田青儿来送饭了。

  “咸蛋,你饿了吗?我今天带了自己做的咸蛋来和你一起吃,还有你喜欢喝的茶,怎么样对你还不错吧?!”一个12岁左右身着黄色衣衫、粉红色腰带、白色靴子的少女提着篮子甜甜的说。

  冷恒把枪的前半部缩回后半部中,斜斜的别在了腰间,朝田青儿走去。两个少年就这样坐在了山坡上吃着咸蛋喝着茶,一只鹰在旁边扑打着翅膀。

  “好吃吧?!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呢。”田青儿自豪的问着。

  “以后你可以不叫我咸蛋吗?”冷恒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边。

  “不,我就喜欢这样叫,你本来就像咸蛋嘛!又不会笑,这几年以来都是这样。哼!”田青儿没好气的嘟着嘴。

  “随你吧!拿你没办法。爷爷呢?”

  “又去云游咯,临走前叫我把绝影步法的书给你,喏!这就给你。”说着就从腰间拿出一本书,递给了冷恒。

  “你干嘛不学武?”冷恒还是继续看着天边的夕阳。

  “我干嘛要学?以后有你保护我嘛!难道你不愿保护我啊!?而且女孩子不应该打打杀杀的。”

  “那我以后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呢?”

  “那你走哪我都和你在一起啊,干嘛要分开?”田青儿一脸疑惑的也看向天边。

  夕阳西下残似血,两年少年就这样肩并肩的抱着腿,看着即将落下的太阳,一轮轮秋风轻轻的吹落着那些树叶,鸟儿也成群的归巢,并且安静了下来,仿佛它们不忍心打破这种平静。残风扑扑翅膀飞向天空追赶成群的各种鸟儿,各种鸟儿四散开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枪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枪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