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愚小小生2021-02-20 08:504,056

  夜黑风高,在一片林深处有一座小山,到处能听到猛兽在山的四周嘶喊,即使现在是在寂夜。

  山上的树木十分茂盛,树枝与树干相互交错,粗如盘龙。

  而山上的树看起来和山下的有着天壤之别,对比山上的简直如同小蛇。

  虽说山下的树林已经可说是茂盛繁多,但与山上的比也仅仅只是小巫见大巫。

  而在这山的树丛之中,有一座大房子隐隐藏于这茂盛密集的树林丛中。

  这房子院外的围墙已经被这些粗如盘龙的树干疯狂的从墙体中戳了出去,尤甚更是从房子的墙壁穿过又穿出房顶,这房子被折腾得破破烂烂,分不清楚是树干撑着房子还是房子支撑着树干。

  被树干戳穿的一堆堆破砖倒在旁边随处可见,院子里地砖缝隙中的泥土竟长出了非常茂盛的小草,院子里的东西看似好像没有移动位置。

  在如此荒败的地方,院子却没有积累一丝灰尘。

  虽如此但还是给人一种年久失修,这荒无人烟的破房子里,月光扫过时还给人感觉冷的渗人。

  再房子深处,有个人跪倒在一张桌子面前,在这昏暗的房子深处,他手里点燃的香在这昏暗的地方有些晃眼。

  他站了起来,把手中的香放到了香炉里,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几张纸。

  然后纸’扑———!’点燃了。

  他没有拿出任何可以助燃的东西,纸就这么简简单单在他手里点燃了起来。

  从纸燃烧的火光中,看到了台子上有个牌子,牌子上写着“穆白狄之墓”,这几个字,看着有些渗人。

  给人一种苍白荒凉的恐惧感,让人脊背一凉。

  在他手中的纸,慢慢飘落,到地上的时候化成了灰,他跪了下去,对着牌子磕头,

  第一磕,“我这辈子誓死也会为父亲报仇。”

  第二磕,“我会查明真相还父亲清白。”

  第三磕,“我会让那些传说中的人给予他们刻骨铭心的痛楚。”

  三次完毕后,站了起来,看出来他只是一个差不多十岁大的孩子。

  他泛着泪花的眼神而又无比坚决,任由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也没有哭出来。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了,身上到处都是被东西划伤的痕迹。

  这也难怪,四处凶兽出没的地方,又还在一个老树盘根的山上。

  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孩子,竟然敢一个人挺险进入到这种深山老林来。

  仅仅受点伤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疤,没有什么大碍。

  手上抓着一卷什么,上面好像有着几个字,没看清楚。

  只是依稀看到两个‘青霞’二字的东西,写得十分苍劲有力,气势磅礴。

  男孩子走了出了门口,回头望了一眼房子,又回过头来,好像说了些什么,就这样头也不回的飞一般的走了。

  **********************************************************************************

  “娘,我也想像大哥二哥那样出门闯荡,不想在家里修炼。”

  “成天修炼多没意思,我也想为我们乾元门出一份力。”

  “前些日子护门伯伯说我有天赋,实力强与同辈的弟子,所以说娘我能不能出去玩一下,不对,是历练下。”

  一个少女喋喋不休的说着,这小女孩长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她妈妈。

  旁边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坐在她身边,十分安静的盘坐着。

  小女孩这时还往窗子外探身子出去,看了一眼母亲。

  见她母亲没觉得什么,还是在双目闭合,认认真真的修炼打坐。

  “娘,爹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又出去丹山天外城和其他长胡子的老爷爷玩,还说去回来后给我带好东西回来。”

  “你说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娘。”

  在她身边的妇人就一直打坐着没有看她女儿一眼,任由着她女儿在身边胡闹。

  小女孩见自己母亲没有理她,遍悄悄的跳下练功坐上,然后一点一点挪着自己小步。

  悄悄地走到了门旁边,手正要触碰到门环的时候。

  她母亲说了起来,

  “那不是长胡子老爷爷,而是和你爸爸一样,是其他宗门的掌门。“

  ”你爸爸不是出去玩,而是和他们有要事商量,这是关于我们咏合仙福宝地的头等大事。”

  那妇人这时轻叹一声,她不看也知道自己的孩子又调皮了。

  “唉——”

  “你父亲没有这么快就能回来,小环儿还是回来老老实实练功吧。”

  听了母亲的话,女孩孩不情愿的走回了练功房,和她母亲一样盘坐着。

  但不一会儿她又开始坐不下去没事找事起来。

  “小环儿,打坐看似无聊,但是和人的气息相关“

  “们修人息最大的一点就是要保持平稳的人息,人息乱而内乱,内乱就攻心,就很容易使自己仙途毁之一旦。”

  “而保证人息平稳的打坐是一种修炼,而更大的修炼在于人心,人心而躁动,更加危险,所以这是娘不让你到处跑,因为你不安定,心不定气不定,娘怎么让你到处乱跑……”

  这时,这清静之地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人敲了敲门就单膝下跪在门前,

  “娘娘,大公子二公子此从修灵山回来了。”

  女孩听到后,来了神,

  “娘,我去接大哥二哥了。”

  跳下台,撞开门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好了,你退下吧。”

  妇人轻轻的回复到,双眼张开看着女儿消失的方向,又叹了口气,然后又闭上。

  “唉——”

  女孩子跑到了青莲池子时好似看到两个人,青莲池子很大,比一般的湖泊还大上好几倍。

  其间还有水汽弥漫着,每一朵莲花都在盛开着,而且是四季不变的盛开。

  刚才练功的小庙正落在池子边不远小山上。

  从小庙种出来的小女孩又跑到了池边的一处,被山上的树木遮住,隐隐看不到山坡上的小庙。

  两个人这一个推一个,一个又拽一个的往前走着,刚开始他们还是腾云驾雾的飞到此地。

  但是看到了莲花池就没有飞了,因为这是清静之地,不能被打搅,女孩定眼看去,正是自己的大哥二哥。

  “大哥二哥你们回来了。”

  小女孩远远地一喊,把这两个人吓得够呛,闻声后二人相互看了下,就连忙手毛脚乱的跑过去,小女孩见他们跑了过来也迎着他们跑了过去。

  看到自己小妹妹的时候,跑在前头的大哥忙喊,

  “妹儿,慢点别急,哥哥们就过来了。”

  他们就在池边的柳树下就汇合了。

  “哥,你们两个刚才在玩什么,一个拽一个的好好玩的样子,能不能带上我一起玩啊。”

  “你们不在没人和我玩,娘就知道让我整天打坐练功,你们知道我坐不下去的,真的好无聊啊。”

  这两个哥哥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她又说了起来,

  “爹爹出去玩又不带我,你们也出去,娘天天盯着我……”

  看到妹妹还想说下去的时候,这两个哥哥忙着插话,

  “妹,哥哥这不是回来陪你带你一起玩了么。”

  她抬起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哥俩,

  “真的吗,带我玩么,你们刚才在玩什么啊,能不能带我一起。”

  二哥苦笑,

  “妹,刚才哥哥们不是在玩,而是在赶着去见娘,我们出去有段时间的得和娘说说点话。”

  “对对对,哥哥们刚才不是玩,这不是要赶着见娘么,环儿要不要和我们过去见娘,见完娘后我们在去玩。”

  对小女孩笑着说。

  “那就一言为定,之后陪我一起玩。”

  两个哥哥陪着这个妹妹一言一笑的又回去了小庙哪里。

  门又闭上了,两个哥哥上前敲了敲门,就推开了,美妇就坐在那儿纹丝不动,三人走了进去,然后两位哥哥就跪了下来。

  “孩儿们从修灵山归来,拜见娘。”

  坐着的美妇睁开眼睛看了看拜见自己的孩儿,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小女儿,脸上挂着天真的笑脸,

  “起来吧。”

  跪着的两人站起了,

  “那个,豹头子在不在,带小环儿出去下。”

  又不知从哪里传来脚步声,一位胡须鬓白的老者,手拿着一把扫帚,就过来了,其实也是刚才跪在门头通报的人。

  “把小环儿带到外头下,别让她乱跑。”

  老者拜了一拜,

  “是,娘娘。“

  就把小环儿带走。

  “护门伯伯我们去哪,我要在这等哥哥陪我去玩,不想走。”

  看上去很不情愿的样子,但是是她妈妈说的,小环儿也没有什么,只是有点不开心了。

  美妇神情开始严肃了起来,

  “好了说说现在修灵山什么情况。”

  大哥摆了摆手,”看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听说最近开始时不时就降下灵雨,而灵雨落地就消失不见,而灵雨去了哪里我们探寻了好久根本找不到,好像没有灵雨掉落的样子,而下灵雨时天不想往时层碧玉色而是红浑的颜色。”

  二弟忙着跟话,道:“不仅仅如此,山中的灵兽越来越少,凶兽越来越多,原本在山上隐士的莫名被凶兽袭击,不少隐士之人从山上下来,而山上的灵木也有开始枯萎了,而且到了晚上天不是黑的而是黄色的。”

  “娘,天不但是黄色的到了夜深的时候还会听到婴儿的哭声,十分渗人。”

  ……

  听后许久,美妇站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你两回去休息吧,忙了段时间了,这事情我会汇报给你们父亲的。”

  “孩儿告退。”

  两个就走了。

  ……

  六年后,在乾元门的宗门大殿中,一个男子坐在大殿中部的椅子上。

  看起来十分的威严,好像没人可以挑战他的权威似的。

  而旁边站的一个美妇,正是六年前小环儿的妈妈,椅子上的这位正是小环儿的爸爸。

  乾元宗的掌门,大殿下跪着一个女子。

  “小环儿,父亲想让你为宗门做些事,为了我们乾元门,我想让你去一处小世界。”

  “环儿,听命,但是爹爹,是什么小世界,为什么而去,去到要干什么?”

  “这小世界叫做清河小世界,不在我们宝天福地的管理内,但是我们有办法让你过去,你不是嚷嚷出去玩么,这次就给你出去玩个够,但是你要去一个宗门,叫做青霞,这是一切的开端,想办法进去,我自然能找人接应你,告诉你该干什么。”

  “是,爹爹,孩儿这就去。”

  而在旁边的妇女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而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摸了摸她的手,

  “放心吧,这孩子知道分寸。”

  “最后加一条,不能暴露自己是乾元门弟子的身份,也不能暴露你姓乾是乾家人的身份。”

  “是——!”跪在那儿的小环儿听到后底气十足的回应,脸上挂着一抹笑容,而美妇还是很担心她。

  *****************************************************************************

  一个人十几岁出头的孩子,在山峰一个人独自练剑,一招一式出神入化。

  而脚底的石头已经踏出了一块块痕迹,而旁边石壁上到处都是剑气留下的划痕。

  看的出已经很努力这个孩子,而这孩子好像不知疲惫的一直在舞剑,一招一式如此漂亮让人沉迷在这剑意其中。

  这时有人走了出来,而男孩好像早已知道那样很快的就把剑意给收了起来,然后满脸笑容。

  “哥,你来了,宗门派你出去好久没有回来。”

  “你今天回来就有风声了,而且你不先来看我就去了大殿和太长老报告,不能来先看我么。”

  男子站着看着这个男孩,一脸欣慰,看着他手中的剑,看着他练习时留下的痕迹,看了看男孩坚毅的小脸,

  “弟儿,孤剑六式练得怎样了。”

  “还不太行,你传给我我就天天练了,你回来的时候只修出了型但还是没有意境。”

  男孩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哥哥,

  “那就好,哥哥这次来是想交给你个任务,这不只是哥哥给你的,而是宗门给你的,你要认真完成。”

  男儿立即单膝下跪,

  “弟子听令。”

  “好,这次任务关系重大不可马虎,认真听话,我要你去我们管理的清河小世界,参加青霞宗,不要问为什么,你要凭你自己真本事进去,进去之后自然而然有人告诉你,你该做些什么。”

  “弟子领命,哥哥我该何时出发?”

  “不急,两年后我自然送你前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