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青霞
愚小小生2021-02-20 08:514,213

  快到正午的时候,太阳很大。

  丛林里很闷热。

  他一个人在他的山洞中吹着风。

  在这阴凉处歇息,日子过得十分的惬意。

  而那头狼,他吃饱后就全部烧毁了。

  他今天无事可干,便一个人悠闲的在这小小洞天打个盹。

  一睡就是一整天。

  当他醒来的时候,天上没有了太阳。

  他知道回家就是这个时候回去。

  一个人摸着黑就走了。

  很奇怪的是,他行走在黑夜的深林,凶兽四起。

  但是这男孩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完全不忌惮凶兽会偷袭自己。

  也不需要火光来为自己照明。

  就这么行走在黑洞洞的深林之中,这小男孩竟还能走到防御墙附近。

  到了防御用的围墙附近。

  他熟练的顺着原路,爬了回去。

  途中也看了几处可能有人的地方,而他看到没人出现的时候叹了口气。

  便快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门走到自己的小院子,院子本就什么都没有的。

  站在院子里,环顾了下,对照着自己的记忆。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他还是来来回回巡视了三遍。

  他看了看门口,锁销还是插上的,就放心了。

  说明这段时间没有人来找他。

  他也知道没人会来找他。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十分的谨慎。

  如同一只小兽般害怕着突如其来的变故。

  他自己知道他住的这房间,原本就是这山庄人犯错关禁闭的地方。

  正常情况下,大家一般不会靠近这里。

  白天睡够后,现在他十分的精神。

  简单处理伤口,换了件衣服,又开始打坐了。

  白天到了正午,这里都是静悄悄的一片。

  连虫鸣声也没有,十分安静,越安静人就越瘆得慌。

  他还是在打坐,一遍遍念着那心经。

  “一吞一吐,旋乾转坤,一朝一夕,阴阳交错,一山一水一木,一人一天,一梦。”

  “大道行,在人心,心之向往,大道至,勿忘我,勿忘心,悠悠所以求道,而心诚而自得。”

  ……

  这山庄全部都是修道之人。

  而修道修道其实是修心。

  每个人修道都是从心经开始的。

  心经对修道的人至关重要,从小就要学会念心经。

  不同心经培养出不同的心境,而不同的心境会对自己的人之息有所影响。

  在小的时候,心境未开化,人之息还是混沌的,是不会对大自然的灵有所亲和力。

  只有通过一遍一遍去诵经,会对自己的心境开化。

  大自然的灵开始亲近你的身子。

  会慢慢的滋养你的五脏六腑。

  随着你的人之息的开化,你也开始可以控制大自然之灵。

  而灵取之大自然也会带着大自然的属性。

  每一本心经开化的都是不同人的心境。

  每个人的心境亲和着不同的大自然属性。

  而心经不止是开化心境这么简单的东西。

  越强的人对心经理解更加透彻,越透彻说明心境越清净。

  清净对大自然更加深。

  能调用大自然的能力做到凡人做不到的事情。

  移山填海,摘星揽月。

  如果能多修几本心经就可以调用多种大自然属性,难道不更好?

  然而心经多修容易乱。

  多修更容易走火入魔,一般修道的不会多修。

  他朗诵的心经明显和山下的孩子所朗诵的心经完全不一样。

  这山庄的人都是修《清风涉水经》,他是被山庄捡到前就修了自己心经。

  所以没有办法让他改修这山庄的心经的。

  他不在朗诵了,闭眼凝神更多的大自然的灵进入了他的体内。

  他在消化他的吃凶兽所吃进去的兽气。

  兽气吃下去对求道之人没有任何的用处,而且去除不干净的话还会对自己的灵有所影响。

  所以一般人不会吃的。

  当他化完后就已经是傍晚了。

  傍晚的时候,他全身灵力波动,然后气运丹田,用强大波动,让体内兽气而上。

  从嘴巴里吐出长长一口兽气,兽气排出后不久就烟消云散了,回归了自然。

  因为很偏,没人察觉到这里一时爆发了这么浓厚的兽气。

  他之所以没在外边做,是因为在外面这么做会被其他凶兽发现的而来骚扰他。

  他又开始打坐了。

  夜晚了,突然门外有人敲门,

  “咚咚咚”

  他从打坐中醒了过来,推开房门要去开门走到门口的时候,

  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你整理整理等下去大殿,从侧门进去。”

  听到这个声音,男孩的眼神微微合上。

  思考了片刻,然后猛睁开,眼神中透出着坚定的神情。

  然后微微一笑。

  这个人用苍老的声音说完后,就很快的消失了。

  看来他只是个报信的,就没开门。

  他整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看了看自己的打扮。

  觉得没什么大碍,然后就推开院子的门走出去了。

  顺着小路走到了一座大殿。

  大殿正门的两侧点着两束火把,正门是合起来的。

  而从内部不断地透出依稀的火光,看得出内部有人。

  此时侧门打开着。

  看来只有侧门进去了。

  从侧门过去,看到庄主坐在大堂内。

  小男孩看着里面到底何人。

  还有几位长老,有个小女孩。

  还有就是他的干娘,和他干娘的哥哥,正是庄主本人。

  在座的人他都不陌生,看着一幅幅熟悉的面孔,皱了皱自己的眉头。

  他看着这些人内心五味杂陈。

  看着这群人严厉的目光,目光中充满对他的怨念,他知道他能提出要求的人不是他。

  今夜这场和他们的交涉之中,他只能处于下风被动的接受。

  深吸一口气,叹了出来。

  庄主开看着这个小男孩,眼神中没有对待孩子般的温柔。

  目光充满着对着这个小孩子的轻蔑。

  对着小男孩居高临下的说道:“你愿还是不愿意参加青霞宗的弟子考核。”

  “又到了青霞宗弟子考核的时间了?”小男孩反问一句,

  “我也只是曾经说我想去青霞宗而已。”

  庄主这时候补充道:“你知道每年青霞宗会给我们洛家山庄几个考核的名额。”

  “我们考虑可以让给你一个。”

  “但你知道这不是什么便宜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他的干娘。

  他的干娘对他皱了皱着眉头,对着他摇了摇头,暗示他别答应。

  他看着自己干娘后眼神往下,看了下地面。

  表示他会意了,

  “好吧。”

  小男孩转过身子看向庄主,眼神充满着强烈的笑意。

  庄主看着这个小男孩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一个颤。

  挑了挑眉毛,在这个男孩的注视下,庄主机械式的转过身去。

  悠悠的坐到了位置上。

  庄主听到男孩的回答,内心是十分的满意的。

  但是他知道自己内心还是有些惧怕这个小男孩的。

  此时这个这小男孩的后妈站了起来。

  大喊道: “孩儿,不可。”

  她重重的摔倒了桌子上,状态有些毛手毛脚的。

  她这样的做法好似把她跟前的桌子视为空物,强行想到这个男孩的跟前。

  庄主看到自己的妹妹做出如此出格的行为,下意识的呵斥道她。

  “我们又不是害他,你修得胡来。”

  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现场的气氛十分的严肃,所有人恶狠狠地盯着这个小男孩。

  而这个小男孩对着这些目光的为空物,如果是一般的人的话,早就被这些目光注视下一句话都说不来了。

  这个小男孩他是一个怪胎。

  他们对着这个怪胎怀着十分厌恨的情绪。

  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害不害我,我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你们人突然和我说这事没这么简单。”

  “而且你们一个个什么人对我做些什么,我都还是记在心底的。”

  庄主站了起来,“我知道大长老说话冲了点但是说不好听的确实是这样子。”

  “而且你虽然名义是我的干外甥。”

  “但是你知道我们也是把你当一家人看的。”

  “够了,三年前你们做的那些事如果没发生我还是能信下你们的。”,

  庄主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你们把我的东西拿走,还在我身上种下了诅咒。”

  “让我成为你们的护庄人,如果对山庄不利的话。”

  “就当场毙命,而且这咒语你们也能控制,别以为我不知道。”

  庄主怒视看了一眼她的妹妹,看到她的眼神在闪躲。

  “是你告诉他的。“他对着他妹妹说,

  “你可知道这小子是什么人?”

  “他身上带的东西可是我们所参透不了的。”

  “如果我们参透对山庄多大好处。”

  他定了定神说“那些东西可以放在你们身上没问题。”

  “但是你们就要做好承担这东西给你们的代价。“

  “别!怪!我!没!告!诉!你!们!”他一字一句狠狠地说后放声大笑。

  他们每个人除了他的干娘以外看着这小子就像看着一块宝藏似的。

  他神秘让人琢磨不透,虽然危险但是十分的诱人。

  他们不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

  大庄主这是站了出来,和他说道。

  “东西我们现在不可能还给你,你知道这东西价值却不肯说。”

  “而我们能知道这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会是什么上古福洞宝地的钥匙”他看了一眼那小子。

  又转头说道“方圆皇域还没有人敢随随便便动我们洛家的。”

  “其实什么都可以商量商量的。”

  “东西可以还给你但是你要帮我们做件事情我们才可以给你。”

  “不但给你还可以洗掉你的诅咒。”

  皮不惊肉不跳的说道,

  “我们只要你做一件事,你护送这位小女孩通过青霞宗的宗门试炼。”

  “并且为她觉醒血脉,我们可以把东西还给你。”

  他这么一听,看了看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看起来才十一二岁。

  但是她看出了这个小女孩的不凡之处。

  “她确实有你们血脉,而且看起来血脉很纯正”

  他打量了下这个女孩。

  “更可能还是祖脉,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养出这东西的,真不可思议。”

  庄主听了这句话很惊奇,“你知道我们血脉?”

  “当然知道,你们把我放在禁闭的房子。”

  “是从祖屋那块原原本本完好无损的拆下来放到山上的,有着关于你们血脉的一切。”

  一副大气凛然的样子说道。

  “而我还是不会告诉你们。”

  “但是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们,觉醒祖脉,很有意思,希望你们会开心。”

  “既然各取所需,我觉得我可以答应你们”,他又说道。

  庄主看着这小男孩,怒气冲冲的眼神。

  “你既然知道我们血脉,我们血脉的由来还不给我老实交代。”

  “你这小野孩子!”

  小男孩冷冷地看着庄主,说:“我答应了帮你们觉醒血脉。”

  “这就可以了吧?”

  “如果说你们想知道的话也可以去你们设置的禁闭房看看。”

  “也就是祖屋,真的是,把自己祖屋当成禁闭房的也没有谁了。”

  “里面早就写着你们想要的一切了。”

  听到洛长青说道祖屋,在座的每个人的表情很凝重,好像知道了什么。

  而庄主看了看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又继续陷入了沉寂中。

  他想到什么,又问了一句“今年是何年来着?”

  大庄主没有回答,而是一位长老随便回答了他,“远道号三百五十年。”

  这小男孩听了后,有所思。

  突然冒出了一句。

  “要不要我帮你们把她弄成宗主亲传弟子?”

  “话说回来我可能还有这个本事。”

  话音刚落,所有人突然回头看着他,

  庄主立刻答复,“这可是你说的。“

  “不过你还要做一件事,你要发心誓。”

  “你要把在青霞宗得到的所以丹药留给她。”

  “你要把所以兑换宗门功法的都换成风属性有关的,兑换交给她。”

  他冷哼了一声。

  怒视着庄主“哼——!!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

  “好,这心誓我立了,若果反悔我定心魔上身。”

  “这样可以了吧,我亲爱的干舅父!!”

  他现在十分的生气,但是还是忍了下来。

  “你要以洛家的身份去参加宗门试炼。”

  “而且要把她送进宗门,你在洛家的身份没有忘记吧。”

  大庄主说道。

  “洛长青,记着。”

  这时她干娘看了看他,想对他说点什么又忍了下来。

  而这小男孩看到了他干娘在看着自己,但他没打算去和她再说些什么,就转身了。

  “没有什么我就走了,剩下的事你们就自己商量吧。”

  摸了摸鼻子后,就走了。

  在门口的时候停住了,想了想刚才那句。

  “远道号三百五十年”

  就觉得有一丝悲凉的可笑。

  而且还笑他承诺帮他们觉醒血脉,还让她当掌门的亲传弟子。

  就更加可笑了。

  因为他知道这青霞宗两年会很特别,会特别的渗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