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抛出橄榄事态愈烈 中
秦书寒寒2021-06-20 19:542,294

  这么晚了,怎么好意思让宁总送我回学校?被人拍到我又说不清楚了。

  秦漫漫看了一眼手机,南风已经到楼下了。

  南风今天回家去了,秦漫漫现在忧心忡忡,一是担心一会儿南风看到宁远归之后会问怎么自己和他在一起,二是担心南风又带来父亲转告的话。

  跟着宁远归出了后院,秦漫漫就像一个小姑娘,宁远归时不时回头看,生怕她走丢。

  “没事,我记得路。”

  在许多次宁远归回头看之后,秦漫漫终于忍不住了。她不想走在宁远归身边唯一的原因就是觉得自己没资格,一不是合作伙伴二不是恋人。

  秦漫漫是一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最怕被人夸到天上然后再重重地摔下来。

  她知道自己如果摔下来,没有人会接住她。

  所以她一直在收敛锋芒,一直在隐藏自己的身份,伪装成一个学习还算可以的“花瓶”,试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殊不知,她一出场,光是那张惊世绝伦的脸,已经让很多人久久不能忘。

  “到旁边来。”

  宁远归伸出胳膊揪了一下秦漫漫的针织衫,秦漫漫乖乖地走到了他身边。

  “对了宁总,你的衣服我明天让人给你送过去。”

  小说的事情太多,都忘了宁远归的衣服,秦漫漫安慰自己反正他那么多衣服,应该暂时不差这一件。

  “不急。”

  宁远归说出的话似乎永远都超不过十个字,秦漫漫作为新一代青年实在受不了,她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宁总,你可以完整地说一句话吗?”

  秦漫漫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欠打,不过她说都说出去了,也不能收回来。

  “怎么了,你觉得我这样很高傲吗?”

  宁远归第一次遇到“教他做事”的小姑娘,还是耐着性子照秦漫漫说的做了。

  “也不是高傲,是高冷吧!”

  “你信吗?”

  宁远归反问秦漫漫一句,很明显,这是听外界传言说自己高冷。高冷和说话少没有必然联系。

  “难道不是吗?”

  “传言我从来不赴宴,你信吗?”

  传闻我高傲不可一世,从来不赴宴,不应酬。

  “这个……”

  这要说不赴宴,宁远归现在不就是赴了自己的宴吗?怎么打自己的脸了!

  正好走到了门口,秦漫漫和宁远归一出门口,南风站在一辆黑色的帕拉梅拉前,见秦漫漫出来,他本来一脸的高兴,但是随后宁远归也出来了,南风的脸“唰”一下变黑了。

  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宁远归对秦漫漫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情感,他接近秦漫漫一定有目的。

  “宁总。”

  南风作为晚辈先上前和宁远归打招呼,宁远归才知道南风应该算是秦漫漫的青梅竹马,两家是世交,并不是渣男。

  渣男另有其人。

  宁远归微微点头。

  秦漫漫侧身面向宁远归,抬头看着他,双眸含笑。

  “宁总,谢谢你今天的招待。”

  我本想请你吃饭还了人情,谁承想又欠了一个人情。哎!真麻烦!

  说完之后秦漫漫就脚步轻盈地跑到了南风身边,样子就像一个刚刚陷入恋爱的小女孩。宁远归在想秦漫漫能写出那么好的作品,说不定就和她的经历有关。

  “你给我带烤红薯了吗?”

  秦漫漫刚刚跑到南风身边就忍不住问他有没有带阿姨做的烤红薯,也不顾宁远归还没走。俨然一副幸福的样子,和宁远归所认识的可怜虫不一样。

  在宁远归眼里,秦漫漫不过是一个装作强大的柔弱小姑娘。也许就是那天在串摊上的一举一动,她才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秦漫漫的本性不是张扬舞爪,不是傲娇,是孤独,需要一个可以完全托付的人。

  “宁总,那我们先告辞了。”

  南风和宁远归打招呼,给秦漫漫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两个人驾车离开。

  宁远归脑子里突然回想起秦漫漫说的那句话,“前边是给女朋友坐的”。

  看样子秦漫漫应该是南风的女朋友。

  秦书和杨枝甘露是情侣,宁远归好像明白秦漫漫为什么不愿意改签到慰风尘了。

  帕拉梅拉消失在宁远归的视线里,他掏出一直插在口袋里的左手,秦漫漫的胡桃钥匙现在就在她手中。

  宁远归上次故意用雕刻手法和家里那手链相似的胡桃试探了秦漫漫,她真的有很大的反应,说明秦漫漫一定和那手链的主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也许,就是那个人的女儿,但公安局已经说过了,那个阿姨并没有孩子。再说秦漫漫是秦家的小女儿,只不过是一直没有公开而已。

  就算这件事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宁远归也不会放弃。

  南风车上。

  秦漫漫捧着一个烤红薯吃得津津有味。

  “慢点吃。”

  南风看秦漫漫狼吞虎咽的样子像极了晚上没有吃饭。

  难道宁远归并没有好好招待秦漫漫,那么传闻中他从来不和别人应酬也是真的了。

  “你晚上没吃饭?”

  “别提了,宁远归只吃草,没意思,我都饿了。”

  秦漫漫突然觉得宁远归不赴宴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自己只吃草,别人受不了。合作方来了自然应该好酒好菜在五星级酒店招待,怎奈宁远归敷衍了事,传出这样的名声也不奇怪。

  “那还去不去吃肉了?”

  南风果然很懂秦漫漫的心思,不过今天秦漫漫拒绝了他。

  “不行,我今天要早点回去处理那个事情。”

  秦漫漫嘴里鼓鼓囊囊的,摇摇头。

  私联至尊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现在更想知道是谁在害我,莫非是她?

  “你别太担心那件事,清者自清,燮哥一定会好好解决的。”

  南风已经替秦漫漫联系过至尊了,不知怎的,这个至尊打赏完之后就把账号注销了,也没有任何痕迹,找不到联系方式,他还联系了雨言的技术部门,现在也无果。

  这个至尊很是奇怪,南风怀疑是对家故意来害秦漫漫,但是金额很多,应该不会有人下这么大血本就为了诬陷秦书私联至尊。

  “哎,总是让我哥给我解决糟心事,我是不是一个烦人精?”

  秦漫漫停下咀嚼的动作,仔细想了想,似乎所有的烂摊子都是秦天和秦燮解决的。

  “不,你是小机灵鬼,不是烦人精。”

  南风爽朗地笑了笑。

  今晚在饭桌上碰到了秦父,他很担心秦漫漫现在的状态,南风只猜到父女两个人应该是吵架了,殊不知秦漫漫还被秦父扇了一耳光。

  “今天叔叔问我你怎么样。”

  叔叔还问我你在学校里住的好不好,要不要出去租房子。学校里总有人评头论足说三道四,害怕你受影响。

  “……”

  沉默良久,秦漫漫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南风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两个人尬在那里,前所未有的尴尬。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秦漫漫要突破现在压抑的话题,想起一个话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唯一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