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通灵
柒月之城2021-08-04 15:362,016

  这样继续拖下去,对他还是对那个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的女孩来说都是不好的。

  看着他的目光也从一开始的鄙视,慢慢的转化成了平淡,虽然值得同情,但也是自作孽。

  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至于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还需要他自己去做决定,希望……

  小武咽了咽口水,目光呆愣的看着某一点,视线早就已经失去了焦距,他真的是一时之间吓到了,不由有意想要……

  “我…我可以做什么?”好半晌,找回声音的小武问道。

  我皱了皱眉,但还是耐心的解释,“那就要看你是怎么想的了,你是希望一次性的解决,让她的灵魂从此烟消云散,还是说……”

  小武听到烟消云散直觉的摇头,身体永远比理智要诚实,“不,不需要这样。”

  她现在变成这样本就是他的责任,又怎么忍心,就这样让她消散在这天地间。

  “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既可以让她不在纠缠我,但同时也可以让她真正的放下,走她该走的路。”小武现在对我是完全信任,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唉”我无奈的叹息一声,“本来想要超度她是很容易的,因为她本没有在寻死之时穿红衣,不会变成厉鬼,但坏就坏在,她的血染红了衣裳。

  本就是枉死,在沾上这血腥之气,就是一个刚刚死去的冤魂都会变成厉鬼索命,而她偏偏还怀有身孕,现在就算是她可以放你一马,也只怕……”

  “大师,只怕什么?你可以直说,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做到的。”小武急忙向大师表明自己的态度。

  “现在就只怕那腹中的胎儿会不原谅你,从而把他对你的怨恨,加注在他母亲的身上,这样一来双重的怨气,不是那么容易就消散的。”

  小武听完一呆,不敢相信,“怎么可能,那还只是一个没有成型的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些?根本就没有能力去了解的,所以也就不会产生怨气的。大师你是不是弄错了。”

  小武不敢相信没有成型的胎儿竟然可以知道一切,那样的话他岂不是当着自己骨肉的面,逼死了他们母子,这样他还有什么活路?

  我对他的话嗤之以鼻,真是笑话,以为孩子没有成型,就可以肆意的摧残,那还真是大错特错了。

  “孩子,即便是没有成型,仍在腹中,那么也可以感受到来自外界的任何意念,尤其是父母双亲感触最深,在你以为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其实早就可以分清什么是善什么是恶,那也是生命!”

  我的话犹如当头一棒,重重的敲击在了小武的心头,让他整个人都开始恍惚了起来,这个时候看他还远远不如一进门时的状态。

  严艺看着小武的精神状态,虽然也唾弃他的做法,但还是多年的朋友,也忍不住担心,“日天,要是按你说的那样,岂不是说小武子已经没有生路了吗?”

  “也不尽然,但具体如何还要看他怎么选择。”我的话模棱两可,让严艺也不知道,我是否有把握解决这件事。

  其实这件事本就是因果循环,如果不是因为严艺,我根本就不想淌这趟浑水。

  介入他人之间的因果,处理的好还可以,要是处理不好,只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更何况还有一个未出生的孩子,这样大的因果,我更是没有把握解决,也没有信心去消灭。

  把两人的谈话都听在心里,小武又想起了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大师,我想好了,我不想让她消散,所以能不能帮我超度她。”

  小武的话让我放下了提着的心,嘴角微微向上挑了一下。

  而这轻微的动作,被一直看着我的严艺发现,顿时觉得这件事日天一定可以解决的。

  幸好我并不知道严艺心中的想法,不然我一定会大喊,‘大姐,不要把哥想的太高尚,其实哥就是一个传说,没有那么的高大上。’

  “好,既然你想好了,我也实话告诉你,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功德去超度她,但是你和她之间的恩怨,因为我的介入,结果现在也不可知,唯一能做的,就是你和她见面。”

  “见面?”小武嘴角一抽,“大师,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让我和她见面,不就是让我去……”

  我刚刚起身的动作顿了一下,这应该是在涮我吧!就算我的能力再不济,好歹我也是个阴馆不是。

  回过身,没好气的说:“我说大哥,你是不是在逗我,你现在弄没弄明白我的职业是什么?”

  小武愣愣的点了点头,“当然知道,你是大师啊!”

  我白了他一眼,“既然你知道我是大师,难道我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非得你去送你,那样的话,我想严艺也不用找我了,你直接了断自己去见她不就都解决了。”

  说完,我直接走了出去,现在要回去取一些所需要的东西,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去驱鬼,没想到却引出这样的一件事来。

  小武看着大师的离开,又看了看严艺,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说错了?

  严艺看着小武一脸的迷茫,喃喃自语的说,“唉,怎么遇见鬼还把智商也一起给吃了不成,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明白,还不如三岁的小孩了。”

  小武听着严艺本以为很小声的话,满头的黑线,很想告诉严艺,这说话的声音是人都可以听见,就不用在遮遮掩掩的了。

  我回到住处,把所需的香烛,五谷,柚子叶,以及好不容易的得到的牛眼泪装在包里。

  走出房门,看到房前的柳树,伫立的半天,还是上前折了几根柳树枝,拧成一股。

  看着手里的柳树,真心希望今晚不会用到它。

  柳树是为阴木,俗话说,柳树打鬼,越打越矮,这个说法也并不是凭空捏造的,柳树属于阴木,而鬼同样属阴,同性相斥在柳树的抽打下,会在鬼的身上排挤出阴气。

  所以在每打一下,则鬼矮一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