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移情共商之法
弃天2021-09-30 18:042,009

  突如其来的危险让我脖颈后背的汗毛忽地竖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拉住曲薇的手,微伏身子,气沉丹田,脚底发力一蹬,瞬间已到了五米开外。

   

  “轰隆!”水泥板轰然落地,荡起烟尘滚滚。

   

  曲薇惊魂未定,依偎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软玉温香,美人在怀,让我心猿意马,一时竟忘记了眼前的危险。

   

  “别怕,我说过要保你安然无恙的。”

   

  曲薇听了抬起头看着我,美眸带泪中,夹杂着复杂的神色。

   

  来不及欣赏曲薇眼中的感动,我透过水泥板荡起的烟尘,目光捕捉到桥上一个黑影正观察着下方,见我抬头,忙飞奔逃走。

   

  我情急之下,施展出山中修炼的绝学梯云纵,双脚交替踩着坚硬硕大的桥墩,蹭蹭几步就爬到了桥顶。

   

  抬眼望去,只见黑影已逃到桥的尽头,追之不及。

   

  我一时有些气馁,便环顾四周观察环境,果然让我有所收获。

   

  地上残留着些许碎布,想来是方才黑影往下扔水泥板的时候从衣服上剐蹭散落的。

   

  我深吸一口气,目光凌厉地看着黑影远去的方向,右手竖掌成刀,口中念念有词。

   

  “斗转星移,皆为天道,我今持咒,移情共商!”

   

  只见我手掌划过布片,如同热刃入油一般,布片像豆腐一样“嘶拉”一下从中一分为二。随着这边布片破碎,只见远处黑影身形触电一样,奇怪地微微一窒。

   

  我冷笑一声,持咒不停,继续运气,掌刀不停劈向布片,呼呼作响之下,碎布不知分成多少小片,纷纷扬扬散落在风中。

   

  “哇”,桥尽头的黑影如遭雷击,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却始终没有回头,在地上跪了一会,捂着胸口勉强站起来,飞也似地消失在无边的黑暗里。

   

  此时曲薇也战战兢兢地顺着河道边缘的的石头连攀带爬地了走了上来。

   

  “大师,那人跑掉了?这可怎么办。不过我怎么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曲薇惊魂未定,喘息着说。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方才他中了我的移情共商的术法,伤势不轻,我观他虽略懂风水,但道行还浅,为了活命,他一定会回来找我为他疗伤的。”

   

  开车回去的路上,曲薇依旧忧心忡忡。

   

  “大师,你说这个人是针对我们家,郝思佳只是他的棋子?”

   

  “没错,移假山种藤蔓破坏穴眼,这是计划的第一步。”

   

  “利用郝思佳附体费娜,进入你们家,这是计划的第二步。”

   

  “至于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我还搞不清楚。不过,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完成答应郝思佳的三件事。”

   

  第二天晚上的深夜时分。

   

  费娜已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目光呆滞地坐在沙发上。面容虽然依旧苍白,但没有了之前的狰狞和暴戾。

   

  李雯正照料着费娜擦拭清洗,见我二人回来,急忙上前。

   

  “大师,怎么样了,费娜刚才一直在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我摆了摆手,阻止了她的发问。

   

  我走到费娜面前,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双眼。

   

  “一切你都知道了,我就问你一句话,那三件事,你能做到吗?”

   

  “我想知道,我做到了,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是,如果郝思佳反悔,我会让她万劫不复。”

   

  “好,我这就打电话。”

   

  费娜拿起手机,接通了张小明的电话。

   

  “明哥哥,”费娜努力装出一副的玩世不恭的口吻。“我想跟你们哥仨喝酒了,出来走一个呗。”

   

  “费娜你是不是睡糊涂了,现在都几点了,还出去喝什么。”

   

  “几点不重要,平时你丫的又不是没试过喝通宵,重要的是我几个惹火的闺蜜说要找几个帅哥去去火。哈哈。”

   

  “嘿嘿,去火这事情哥们拿手啊,赴汤蹈火,义不容辞啊。去哪儿你说,咱哥仨今晚就为朋友两肋插刀了。”

   

  张小明一听有这等好事,睡意全无,马上来劲了。

   

  “还能去哪,雨果呗,后面的巷子里,老地方好办事。”

   

  “这个……”

   

  “你们是不是不行啊,见蛇没棍打,平时还说自己多猛持续多久,一到关键时刻就萎了。你们不行我找别人啊。”

   

  “别介别介,我们去,我们是老炮兵,冲锋号一响就能上阵,你还有你闺蜜她们等着啊。”

   

  午夜时分的街上,仍然灯火通明,是人来人往。

   

  但雨果酒吧后巷里却静悄悄的,仿佛一街之隔,却和外面是两个世界。

   

  “大师,我真的不知道那晚上会这样,我只是觉得让郝思佳喝酒好玩而已。后来他们说要送她回去,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我想把她带走,可是他们不让。”

   

  费娜带着哭腔对我说。

   

  “虽然如此,但她的死,你在其中推波助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以后不要再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瞎混了,凡事自己要想清楚。”

   

  快到十二点了,巷子里始终没有任何动静,街边的路灯不知何时损坏的,整条后巷一片漆黑。

   

  只偶尔有老鼠翻动垃圾箱窸窸窣窣的声音。

   

  在静谧的夜里更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氛。

   

  天上乌云密布,雷声轰鸣,似乎一场暴雨就要降临。

   

  “嘶啦!”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霎时照亮了远处的天空。

   

  借着微光,我看见巷子尽头突然出现了三个黑乎乎的身影,摇摇晃晃地向我们过来。

   

  “还说不喝呢,看这场面,他们三个已经喝了不少了,你看走路都站不稳了。”费娜鄙夷地说。

   

  “费娜,快过来啊,一起去耍啊。”张小明的声音不似平时的嚣张跋扈,却是有气无力阴阳怪气的。

   

  黑影缓缓伸出双手,边张开着边向我们接近,动作僵硬,远远看去似要给费娜一个大大的拥抱一般。

   

  费娜嘟嘟囔囔地骂着什么,正要走上前去。

   

  我心中一凛,猛然拉住她的手,沉声喝道:“跟着我,别回头,往巷子那头快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事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事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