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谁是谁
景犬2021-03-16 19:242,950

  “少主,少主…。”

  “阿望,阿望…。”

  “米唐,米唐…。。”

  一时间大殿乱成一团,所有人都冲向晕倒在我身上的少年,我的眼底也一片急促。

  米唐被哥哥和侍卫们匆忙抬回他的双子殿,除哥哥作为他的贴身伴读外,我和爹爹娘亲只能在府外等候,我并不知道里面的米唐伤势如何,只是我脖中的“米糖花”颜色变深,并且一直散发热气,使我的锁骨有些许不舒适,我忍不住来回拨弄它,米糖花才降了温。

  “回禀王上,少主本体并无大碍,只是…。”

  吴太医蹙着眉头摸摸胡子,有些慌张。

  “但说无妨,莫不是又是那……”

  族王可能已经了解什么,脸色也并不好看。

  “王上,按理来说,此事过于蹊跷,都两年了,少主都没有出过那事,今日早些臣为少主号脉时,也并未发现异象。”

  “吾也没发现有异常,那现在阿望情形如何。”

  “臣已配药暂时护住少主本体,目前花师正在为少主织“灵咒网”,不出意外的话,少主稍后便会醒来。”

  “尚好,尚好”。

  族王随即松了一口气。

  榻上金望的所属花,一朵鲜艳的牡丹花在金望头顶处旋转,苍白的花瓣逐渐有了血色,金望手指微动,突然猛烈咳嗽起来,终于渐渐睁开了双眼。

  花师进行了“灵咒网”的收尾环节,吴太医开启灵力为金望把着脉。

  “回禀族王,少主已无碍。”

  花师与吴太医同时停下灵术。

  “阿望,你怎么样?”

  族王颤抖着将手抚上金望的脸颊,眼底竟是担忧。

  “祖君,我无碍,只是刚刚胸口剧痛,像是什么要撕破自己冲出体外,让祖君担心了。”

  金望眼睛弯弯的,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笑,似是安抚族王放心。

  “祖君这就放心了,不过孤泠族家的那个女娃子孤北,照近日大殿那情形,你与她相识?”

  族王话音未落,站在一旁的孤弋立即警觉起来,生怕自家妹子被误会什么,可惜,听到这个名字的金望,瞬间急火攻心,他只觉胸口难忍疼痛,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吓坏了一旁众人,花师马上施灵紧固“灵咒网”,太医们急匆匆的端来了汤药,好一阵金望才有所缓和。

  “阿望,你好生休养,祖君不吵你了,千万不要胡思乱想,自己调整内息,祖君晚些再来看你。”

  “恩”。

  “对了,小弋,你随吾出来一下。”

  “是。”

  孤弋看了金望一眼,便大步走到族王身后。金望艰难半起身,虚弱的喊了一声。

  “祖君,阿弋他……”

  “小气鬼,小弋的爹娘还在殿外守候,祖君带小弋出去交代些事,待会再将你的阿弋原封不动还回你们双子殿。”

  孤弋回头,对手金望的眼眸,冲他点点头,示意他放心,金望这才缓缓躺好。

  在双子殿外等候的时候,我是真的好羡慕哥哥,比他能自由出族都羡慕。天知道我有多担心米唐,那个日夜思念的人竟然好生出现在我面前,莫名成为我的“夫君,又突然口吐鲜血晕倒在我的肩膀上,现在生死未卜,我却连进去守护他的资格都没有,太卑微了。

  “爹爹,我不是米唐的夫人吗,我为何不能和哥哥一道进去他的内殿。”

  “先不说你俩还未行拜堂礼,才初次见面,你自然不方便进一个男子的内殿。”

  孤赤也急躁,一直在殿外来回踱步,毕竟这位少主莫名其妙在自己家女身上吐血,小北不会被误会心怀不轨吧。

  “小北,你,你认识少主。”

  一直未开口的安穗突然开口,一旁的孤赤闻言也停住脚步。

  “少主?噢娘亲你说米唐啊,我是认识他。”

  “对,我就说我忘记问你什么,你刚才在正殿上一直唤少主米唐,这又为何?”

  孤赤急切的踱步到孤北身边询问。

  “小北,你可知少主尊名为“金望”,你却一直唤他“米唐”,而且少主是在你抱他时口吐鲜血,如果有心之人想要害你,害我们孤泠族,你定然脱不了干系。”

  “没错,小北你娘亲说的没错,你说你一个女娃子家,怎么能青天白日之下主动搂搂抱抱一个男子,就算对方和你定了亲,也不能这样,咱们孤泠族家风严苛,我孤赤的家女怎么能如此轻浮,如此…”

  “孤赤!”

  安穗打断孤赤一个人的小吃醋。

  “拥抱这事不是重点,现在是需要了解小北是如何认识少主的。”

  被娘亲打断的爹爹还有些小情绪,一直扭扭捏捏的,不过爹爹也是,思想过于腐朽,要让他知道两年前他的家女我早已偷悄悄亲吻了米唐,肯定会被打断腿。

  “小北,你继续说,你是怎么认识少主的。”

  “噢,娘亲,就两年前我被影魔袭击的时候,不是告知你们有一个灵力使者救我一命吗,那个人就是米唐。”

  我自是捡重要的说,至于我和米唐“卿卿我我”的故事,还是免了安全。

  “那位就是米唐?”

  孤赤安穗对视一眼,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哎呀爹爹娘亲,这不是好事吗,你们看我的救命恩人就是米唐,我出族也是为了寻他,我承认因为他我是有点排斥婚约来着,但是现在我的“夫君”就是米唐本唐,那我就不用计划逃婚的事情了。”

  我一时得意忘形,竟然将计划全盘暴露,不过还好爹爹娘亲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相继无言,紧蹙的眉头却遮不住忧愁。大人的世界真难懂,分明是好事一桩,不知道他们在愁什么。

  远处,我看到族王与哥哥从米唐的殿中出来,慌忙与爹娘一起起身在门外迎接,哥哥的眼神中暗示了事态暂时稳定,我看到娘亲松了口气。

  我们来到族王的偏殿,在侍从看茶后,族王问我,是否认识金望。

  我看了眼爹爹娘亲还有哥哥,将两年前我遇到米唐且米唐救我小命的事情托盘而出。

  这时,殿中除了我之外的人们都紧蹙着眉头悄然无声,我等了许久有些尴尬,于是小心翼翼开口:

  “嗯,嗯,祖君呀,您看我能否去看望一下米……啊不是,我想看望一下少主,不知道是否方便。”

  “自然是可以的,只是似乎一提起你,阿望身体就有极大的反应,他目前灵力尚且还未完全恢复,可能需要小北这几日可以趁他睡着时小声看他即可。”

  “这么严重,那不然我先不去了。”

  “无妨,小北想去还是去看看吧,你和阿望既已定亲,终是要面对面的,小弋,你找个侍从带小北过去吧。”

  “是。”

  终于离开那个沉闷的环境,我跟着侍从去看米唐了。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只希望能快一点见到他。

  “王上,看来您与臣,想的是同一件事情。”

  孤赤首先开了口。

  “两年前,在孤泠族遇见孤北以及救下孤北的人,应该是…他吧。”

  族王缓缓说完,殿中继续陷入沉默…。

  “吾记得,当时阿望,的确是从你们孤泠族寻见的。”

  “是的,臣那时与小弋一心寻找少主,疏忽了对小北的关注,她的确说过有一位外族灵力使者救她一命,事后臣还与安穗还一同带她寻找此人,但不知,对方竟是……”

  “可是吾还有一事不解,其实当时吾就不解,既然他要跑,为何要跑到灵力最正的孤泠族,常理来说,那时的金望是害怕遇到孤泠族族民的,为何还会相救孤泠族族长的女儿。”

  “王上,定是因为家女当时还未成年,灵力不稳,另外您也知道,家女虽身为族长之女,所属花却是不起眼的霸王花。于是臣妾与夫君为了脸面,从小便封锁家女的属性,可能才导致两年前的事情。”

  安穗感到不安,慌忙上前行礼,此时的孤赤也擦擦额头下的汗珠。孤弋不解的看着爹娘。

  “原来如此,原来是隐了小北的属性,所属花这事倒也能理解,但也藏不了一世,你们两个还是要检讨。”

  “王上所言极是。王上,臣妾还有个不情之请。臣妾以为,此事还是先不要告知小北。”

  “喔?这又为何?”

  “王上,其一是为了少主,首先少主身份一事是花族一级机密,家女您也看到了,年纪尚轻还不是沉稳之时,并且这两年来,少主身体状况一直趋于稳定,也没必要故意提起此事,怕家女那咋咋呼呼的性格反而坏事。其二是为了少主与家女的婚约,家女认定两年前遇到的是少主本尊,那不如顺水推舟,代二人感情至深后,如需要在提此事也较为稳妥。”

  “嗯,不愧是安家才女安穗,难为你想的如此周全,就按你的意思来,先让两个孩子培养感情,此事不急。”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生郎君,买一送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生郎君,买一送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