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喜事?丧事?
缪罪2021-08-05 14:442,085

  此时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没有任何生机的脸,他的五官扭曲,想必死前极度痛苦,皮肤干枯,如同老树盘根,尽是褶皱。

  我依稀记得,就在几个小时前,这位长辈还为我送上了礼物,温热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祝福我婚后生活美满。

  可现在,已经化为一具尸体!

  他睁大了眼睛,仿佛在述说着痛苦,但干枯的身体,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我并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我很清楚,我知道他真正的死因!

  他是被人施蛊而死的!

  就算没有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色正在变得惨白,这不可能!整个边疆所有的苗寨,会施蛊的人不过寥寥数十人,就连阿爸也仅懂得皮毛,小一辈儿里,也就只教过我。

  究竟是谁杀死了他们!

  外戚的眼睛还望着我,简直要洞穿我的灵魂,我有些心悸,挪了挪身子想站起来,却没想碰到了另外一具尸体。

  我回头一看,这也是一位长辈的,死法和那位外戚同出一辙。

  “什么!这……这,不!不!”我惊呼出来,回头的刹那,我才发现,前厅里居然堆满了尸体!死状都与那外戚相同,生机腐败,显然也是中蛊而死。

  “阿爸,阿妈!”我猛地想到,这些外戚都死了,那我的阿爸和阿妈呢?他们怎么样了!

  扒开这一具具尸体,他们惨死,我的眼角渐渐湿润了,泪水大颗大颗的从我脸上滑落,甚至连脸上的皮肉都在颤抖,因为悲恸,这么些令人尊敬的长辈,我记得他们还带我和阿哥上山采过药,这是我的婚礼,应该是他们最开心的日子,可没想到,却成了他们的忌日!

  前厅的尸体几乎被翻遍也没找到阿爸阿妈的,我心中又有了一丝希望,希望阿妈和阿爸没有像这些亲戚一样死去。

  可接下来见到的一具尸体,让我忍不住一声痛呼了出来。

  “阿哥!”

  是的,眼前这具尸体,就是我阿哥的。他的死状比那些亲戚们更惨,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看他手指上还残留的布片,应该是他自己撕的!而他的身体上更是惨不忍睹,皮肤青一块紫一块,间接存留着一个个血洞,散发出腐臭的味道。

  没想到就连和我一同修行过蛊的阿哥也遭遇了毒手,那岂不是……

  我猛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冲出了前厅。

  “不!”

  出了前厅后,两具尸体静静的躺在我家门口,这两具尸体远比之前我见过的尸体都更加惨烈,仅仅是看着我它们都能感觉到疼痛:整个胸膛都被剖开,所有器官都被扯出来,胡乱的丢弃在一边,而他们的两颗眼珠,更是被生生挖了出来!

  更诡异的是,尸体上居然没有一滴血,而是沾满了某种透明的液体,居然还带着一丝清香。

  但是此刻我却丝毫不在意这些,一下子扑了上去,恸哭起来!

  “阿爸!阿妈!不!”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在今天,我的亲戚,阿妈阿爸,都被人以这样残忍的方式杀害,甚至在我至亲嘶吼,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不留给他们!

  阿爸!阿妈!我还没有尽到儿子的孝啊,是谁!在我成亲这天,将你们尽数杀死!

  我握紧了双拳,仰天长啸起来。

  “不管你是谁!我禾孝蚩发誓!一定要为我边疆苗寨这几十口人报仇!”

  用劲了全身的力气,我立下如此誓言,不论是谁杀我亲戚,我誓要为他们报仇!

  或许是我的啸声惊动了山寨,那些早日离开的长辈和一些没有参加婚礼的人纷纷聚了过来,当他们看见地上和前厅内的惨状时,都吓得脸色惨白,不敢言语。

  “蚩,这是怎么回事!”一位长辈在人的搀扶下走出来,颤声道,老泪纵横,这里的人同样也是他的至亲,如此模样,他也是心如刀割!

  “是蛊!他们是中蛊而死的!”有人惊叫。

  哗!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色变,他们对蛊很熟悉,彼此间也知底,谁会用蛊杀这么多人!

  “一定是蚩取回来的新娘,他刚刚娶亲回来,就发生了这种事。很有可能,是蚩的新娘养的蛊杀死了他们!”

  “不……不是的,不是的。”我踉跄着站起身来,想要解释,可当我看清楚刚才说话的人时,顿时愣住了,因为刚才首当其冲指责我的人,居然是我的四叔!

  “不然你怎么解释,这满屋子的死人,就只有你一人活了下来,你那新娘呢!”

  千万种解释到了嘴边,都不知如何说出口,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狰狞的面孔,我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这还是哪个从小带我到大,我闯祸了都替我担着的四叔吗?还是那个,家里出了父母外,最宠我的四叔吗?

  “说话啊!你的新娘呢,她人在哪里!”

  “我……”

  “说话!”

  四叔一阵怒吼,我居然被吓得跪在了地上,不偏不倚,正巧跪在了父母的尸身前,他们的双眼已被剜去,只剩下两个空洞的,带着血污的眼眶对着我,好像也在质问我,你的新娘,她人呢?

  “我……我不知道。”恍惚间,我听见自己有气无力的说出这句话,浑身的力气,好像瞬间被抽空,承认了。

  “蚩,这……这是真的?”那名长辈原本也不相信,但是在四叔说完后,他也渐渐转向了我,刚才还在眼中的悲恸,带上了一丝怒容。

  “是他给寨子带来灾祸的,他是不详之人,没有资格再待在寨子里!”四叔怒吼道,我见得他嘴角一瞥,居然是笑了起来。

  “他应该被驱逐!大哥的东西,应该让我接管,去调查这一切的真相,包括她那会施蛊的老婆!”

  “就这样办!”长辈好像明白了什么,拐杖重重一杵,附和道。

  我一愣,随即怒吼起来,“不,这是因我,你们不能……”

  是四叔,我一下子懂了他这样说的含义,他是看上了阿爸用蛊的方法!正好借机想赶走我,我一走,整个家里的东西,就都是他的了!

  “你已经不是寨子里的人了!”不管我想说什么,都被四叔无情的打断了,他背对着所有人,只有我能看见他的笑,“现在——滚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