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超度女鬼
艾草萋萋2021-08-09 17:002,262

  那女子听到这声音,便停住了动作,那指甲尖离我的鼻子最多只有两厘米远了。

  我被吓得小脸刷白,估计可以跟我面前这个不讲理的女子一拼了,脸上也开始渗出了一丝丝的冷汗。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我吃饭前刚上过厕所,膀胱里面没有存货,我估计我现在裤裆都已经湿了。

  我颤颤巍巍的回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是梅老头,我眼睛一亮,梅老头那略微有些佝偻的身躯此时在我的眼里是无比的高上,而且隐隐的背后还有光芒。

  “梅爷爷,快救救我,这人她不讲道理。”

  不知道是不是梅老头的到来给了我勇气,我突然感觉腿脚有了一些力气。

  我翻过身来,连滚带爬的摸到梅老头的背后,双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角不放。

  梅老头轻轻拍了拍我的手,顿时让我感觉到安全无比。

  那女子见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人,气的整个五官都崩坏了。

  只见她突然双手抱头,痛苦的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阻碍我和水生哥。”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阻碍我和水生哥的人。”

  说罢,她便径直朝我和梅老头袭来。

  梅老头轻哼一声,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木剑,耍了一个花便迎面对上。

  只听“仓啷”一声,木剑和女子的指甲撞在一起,似乎隐隐还有火花。

  趁着对峙的功夫,梅老头开口说道:“阴阳有别,人鬼殊途,我不管你有多大的怨气,但是终归尘归尘,土归土,与其一直执念于此,还不如早日去轮回。”

  “不要你管。”那女子一把推开木剑,发动了更凌厉的攻势。

  这家伙也太双标了吧,我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听,梅老头说的每句话她都在听,要不是看在我干不过你的份上,我早就动手了。

  梅老头和那女鬼打的有来有回,我在边上却暗自捏了一把汗:“梅爷爷到底行不行啊,要是打不过她,梅爷爷不仅救不了我,自己还得搭进去,买一送一吗?”

  梅老头瞅准了战斗中的一个空隙,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将黄符往木剑上一贴,那黄符便立刻消失不见,但是木剑却似乎隐隐发着红光。

  “看来是要放大招了。”我眼睛一亮,赶紧高声替梅老头加油。

  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声音太聒噪了,还是因为我正在给那女鬼的对手加油,那女鬼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闭嘴收声,也不觉得往后退了两步,低着头默默的玩着手指,显得无比的乖巧、可爱又无助。

  果然不出我所料,被附了符的木剑变得威力十足,每一次那女鬼碰到都被被砍出一阵阵黑烟,而且也能对女鬼造成实质上的伤害,每一次她都尖叫着后退。

  梅老头见女鬼逐渐招架不住了,便瞅准了一个机会,重重的挥剑砍下。

  那女鬼来不及躲闪,只得架起双手抵挡,果不其然,双臂一接触到木剑便又被击伤,不仅黑烟不断,还隐隐有“滋滋”的声音。

  此时我的脑子里不合时宜的冒出一个词来,“烤肉”,我赶紧摇了摇脑袋,将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去,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我怎么还有心思想这种东西。

  梅老头见女鬼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便暗暗加了几分力气,直接将女鬼按跪了下去。

  梅老头的攻势还没有完,只见他腾出左手,掐了一个诀,摆出一个手势,然后用中指朝女鬼的脑门点去。

  那女鬼就如同触电了一般,“腾”的一下弹出去好几米远,显然这一指对她造成的伤害不低。

  那女鬼挣扎着要起身,但梅老头哪肯给她这样的机会,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一张黄符,两只夹着黄符,口中念道: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度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伏妖魔死者,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破!”

  说罢,梅老头便将黄符朝女鬼击出,说来也奇怪,那张原本软塌塌、轻飘飘的薄纸就像一枚飞镖一般,直接击中了女鬼的胸口。

  那黄符一贴上女鬼的胸口,女鬼就如同摸了电门一般,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而且还不停的有黑气从她的身上不断冒出来。

  这种状态持续了约莫一分钟,女鬼终于是停止了颤抖,重重的倒了下去。

  梅老头见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把木剑背手一收,朝女鬼走去。

  “梅爷爷,等等我。”我赶紧跟上梅老头,现在梅老头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我可不敢离他太远,鬼知道又会窜出来什么东西。

  梅老头来到女鬼的身边蹲了下来,他用一只手按在女鬼的脑袋上,叹了一口气,说到: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辛苦你了,不过你现在终于可以解脱了,希望你下辈子能够平安过一生。”

  说完,梅老头口中念念有词,我凑近了去听,但还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在梅老头的念叨下,那女鬼的身形逐渐模糊,最终消散不见。

  这也太神奇了吧,刚才还张牙舞爪的女恶鬼,现在连一根毛都没剩下,就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好了,现在我带你回家吧。”处理完女鬼,梅老头站起身来,微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

  “梅爷爷,你真厉害,你能教教我吗?”

  见识了梅老头的本事,此刻的我并不那么着急要回家了,反倒是缠着梅老头教我他的本事。

  “你想学?好啊,那你就拜我为师吧,不过现在最要紧的事,还是要先带你回家。”

  梅老头说完便不等我回话,伸出手来在我的脑门上弹了一个脑瓜崩。

  “哎吆。”梅老头的手劲不小,疼得我闭着眼捂着脑门。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梅老头正站在床边笑盈盈的看着我。

  “你醒啦?”

  “梅爷爷,我怎么在床上,刚才是在做梦吗?”我一脸疑惑,如果说刚才是梦的话,那这梦也太真实了。

  “你觉得是梦就是梦吧。”

  梅爷爷推开门准备离开,一开门,我就看到父亲母亲着急的挤进门来。

  “哎呀我的大宝,你可吓死我了。”

  母亲一把将我搂在怀里,那个使劲哟,差点没把我再次送走。

  父亲则不停的跟梅老头道谢,但是却被梅老头打住。

  “两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梅师傅,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能做到的肯定不会说二话。”

  即使是得到这样的回复,梅老头也是犹豫再三,才开了口。

  “我希望收赵文博做徒弟。”

  “做你的徒弟?学什么,学剃头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灵鬼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灵鬼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