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神秘身世
风情犹在2021-04-13 16:382,313

  一句话,瞬间镇压全场。

  让几个人都彻底愣住了。

  王朗,徐怀山都是满脸惊愕,徐岚也是诧异的看着这位发小。

  苏明武刚才就有所猜测,不过却怎么都不愿意相信。

  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

  “敢问阁下……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七里冷冷的说道:

  “北境龙首在此,小小一个南境教官,就敢如此放肆,还不给尊上行礼?”

  什么?

  龙首?

  苏明武惊讶的叫道:“你……你莫非就是北境龙首林策?”

  “放肆,尊上姓名,也是你能叫的,就凭这一点,就足以治你个大不敬之罪!”

  苏明武闻言,吓的全身都是一颤,哪里还敢摆出他所谓教官的姿态,立马惶恐不已的说道:

  “属下该死,不知龙首亲临,多有得罪,还请龙首责罚!”

  连堂堂神将都要称呼一声尊上,试问,除了龙首,谁还会有这种待遇。

  一想到刚才自己惺惺作态,在龙首面前卖弄的模样,他就冒出了一阵冷汗。

  林策缓缓站起,也并不打算深究。

  “罢了,不知者不怪,回去找黑凤凰,领罚一年薪水吧。”

  “多谢龙首大人宽宏大量!”

  苏明武忙不迭的拜谢林策,才罚一年薪水啊,绝对算是轻的了。

  要知道在战队之中,要对上司绝对服从,不能有半分不敬。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凝滞了。

  几个人在林策这等大人物面前,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苏明武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林策不耐烦的摆摆手。

  “没事的话,你就先离开吧,我还有事跟徐叔叔说。”

  “是,是!那属下先行告退。”

  苏明武说了一句话,鞠躬致谢之后,连忙离开了徐家,半分都不敢逗留。

  而王朗见状,也是心虚的很。

  原本以为林策就是个兵蛋子,却没想到,对方的地位是如此的恐怖。

  回想起刚才他的那些小把戏,简直可笑之极,怪不得林策没有理会自己。

  并不是林策怕了他,而是因为在林策眼里,王朗不过就是一个上蹿下跳的蚂蚱罢了。

  “爸,那个,公司还有点事,我和徐岚就先离开了,你们慢慢吃。”

  “龙……龙首大人,要不……我就先行告退了,请您海涵。”

  王朗生怕林策找他的麻烦,就想溜之大吉。

  林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徐怀山倒是看出来了,王朗呆在这里也只是如坐针毡。

  “算了,有事你就先去办吧。”

  得到了答复,王朗如蒙大赦一样,拉着徐岚离开了。

  直到两个人离开,林策这才开口说道:

  “徐叔叔,我想问您,当初我父亲收养我的一些细节,父亲在世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

  “这一次林家遭遇大难,我调查出隐约和我的身世有些关系,所以还请徐叔叔一定要知无不言。”

  徐怀山闻言重重的点点头,感慨的说道:

  “小策啊,我做梦都想不到,你会这么有出息,当年我跟你父亲交情很好,我答应过他,这些事一辈子都不能说出来的。”

  “但是眼下你有如此成就,我就算说了,他应该也不会怪我吧。”

  林策也预料到当年被收养,一定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小策,也许你还不知道,你养父当年,可是燕京的豪门公子啊,正是因为收养了你,才会被赶出燕京的!”

  徐怀山一出口,就说出了一段当年的秘辛。

  林策听到这句话也愣了一下。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养父是来自燕京,而且因为收养他,而遭受了这么大的麻烦。

  不过林策一身养气功夫,堪比皓月,所以并没有什么波动。

  徐怀山见状,缓缓的继续说道:

  “二十五年前,周鹏举,我,还有你父亲,都是燕京大家族的子弟,当年我们何等风光,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才不得不让我们离开燕京,来到了南方。”

  “那个晚上,我们从郊外游玩回来,正巧路过一个小湖,就看到湖里有一个婴儿,你父亲是我们几个人中最心善的,于是他决心收养你。”

  “可没想到的是,就是因为这件事,却得罪了燕京那位无与伦比的男人。”

  “那个男人查到你的下落之后,雷霆震怒,直接将你养父的家族连根拔除。”

  “而你父亲,为了保留最后的希望,就带着你大哥和你投奔了我们,在我们的帮助下,你父亲才逃离了燕京。”

  “原本以为我和周鹏举不会有事,可是那人实在太过霸道,竟然动用了一些势力,将我们二人逐出的家族,永世不得再回燕京。”

  “最后,我们仓皇离开,跟着你父亲来到了江南,虽然这件事是你父亲惹下的,可是我和你周伯伯,从来没有怪过他,我们三个,是一辈子的朋友。”

  听到这里,林策表情悲恸。

  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年父亲,为了保护自己,竟然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

  而且,自始至终,养父待自己,都跟亲生儿子一般,和林文大哥毫无二致。

  想到此处,林策双拳渐渐握住,一股滔天杀意,陡然滋生了出来。

  杀意化作怒火,可焚烧九霄!

  “徐叔叔,我想知道,当年养父招惹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徐怀山突然变得有几分惧怕,低沉的说道:

  “此人是谁,我们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人的地位很高,很高。”

  “不过我听别人称他为,帝君!”

  “此人的权势,地位,甚至是个人的战力,就算放眼华夏,也难有与其匹敌之人,那人才是真正的苍天之下,厚土之上,第一人也。”

  “所以我说,即便你如今执掌北境,贵为龙首,想要对付那人,恐怕也有些艰难啊。”

  林策神色微微一凛,眼中寒意,如星子一般迸发了出来。

  “帝君?

  这算什么称谓?

  他也算见多识广,华夏诸多势力之中,却从未听闻过,有帝君这么一号人物。

  林策有理由怀疑,林家的这场惨案,和当年害死养父家族的那件事,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虽然现在还无法知道幕后的一切,可是林策相信,以他的能力,找到那个凶手,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想起养父一家,为了保全自己,最终却全部殒命,林策感到深深的愧疚和自责。

  “没想到,这件事的起因,竟是因为我,是我断了林家的血脉!”

  “我愧对林氏一家啊!”

  林策一拳打在墙壁之上,直接将墙壁轰成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徐怀山也是摇头叹息不已,不过就在这时,他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

  “不对,小策,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林氏血脉……并未断掉!”

  正处于悲恸之中的林策,突然猛地抬头,双目如电一般盯着徐怀山。

  “徐叔叔,此话何意?”

  徐怀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说道:

  “你养父,其实还有一个私生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军王龙首(九五之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军王龙首(九五之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