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气坏了身子
桃子酒2020-10-16 10:292,068

  “你这个臭小子,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刘爸爸强行的将刘庆坦带回了家。

  徐汉卿松了一口气,他再次回到班级里,感觉自己上课都轻松了不少。

  实际上一开始挺好的,但是到了快下课的时候,他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

  许葫同学有些心不在焉。

  注意到这点,徐汉卿直接在下课的时候将许葫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许葫同学,你今天怎么上课心不在焉?”

  许葫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对徐汉卿说:“老师对不起,您的医药费可能要缓一段时间才能够还给您了。”

  “我不是说了不用还我吗?”徐汉卿对于许葫朴实的性格非常的欣赏。

  “老师这个理所应该要还,只是我最近丢钱了……”许葫难受的底下头,有些难受的看着自己那双穿破皮的球鞋。

  “钱丢了?在哪里丢的?老师帮你去找。”徐汉卿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家里!我自己最近存的私房钱。”许葫是打算自己存钱还给徐汉卿的,可是今天他看到自己的钱不见了。

  徐汉卿想到了许葫的母亲,他们一家都是清贫人家,想来是许葫的母亲偷偷将钱拿走了。

  于是,徐汉卿温柔的伸手拍了拍许葫的肩膀,安慰道:“既然这样,下次不要存钱了,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将来赚钱自己存银行卡。”

  徐汉卿觉得这就是一个小事,结果许葫无奈答应后,一整天上课都心不在焉。

  几趟课的老师都跟他反应了这个问题。

  徐汉卿没办法,只好第二天,他上午没课的时候去了一趟许葫的家里。

  许葫的家里在农村,市里到农村要坐公交车一个小时。

  这是徐汉卿第二次来这个地方,上次的记忆没有多深刻,这次过来倒更加的深刻了。

  车到了站,徐汉卿看着周围都是老式的居民楼,狭小脏乱的巷子口,忍不住伸手放置自己的鼻子处。

  这里的环境太差了,徐汉卿不知道许葫怎么在这里长大的。

  徐汉卿按着许葫的地址找到了许葫的家。

  b区二单元五楼。

  徐汉卿抬手敲了敲门。

  “刘阿姨,您在家吗?”

  屋子里正忙活着午饭的刘玉柔听到徐汉卿的声音,本能的快速过来殷勤开门。

  “徐老师您好,您怎么来了?”

  刘玉柔有些紧张。

  “是不是许葫在学校不好好学习?”

  刘玉柔一边请徐汉卿进屋,一边担忧的询问。

  徐汉卿摇头,又点头:“阿姨,许葫这孩子学习非常刻苦,平时也是一个非常有原则有责任心的孩子。”

  “嗯嗯!是!这孩子像他爸,有时候脾气有点倔,但是心思还是好的。”

  刘玉柔殷勤的给徐汉卿倒了一杯茶水。

  “谢谢阿姨!”徐汉卿接过茶水,喝了一口。

  “不客气,老师还没有吃中午饭吧!一会留下来吃点吧!”

  刘玉柔的态度一如既往的非常和善。

  给人感觉不像是一个喜欢背着孩子做一些事情的人。

  徐汉卿喝了一口茶水后,犹豫了片刻便对刘玉柔说:“许葫昨天上课都在走神,我想知道他最近遇到了什么事吗?”

  刘玉柔听了这话,忙尴尬一笑。“他的钱不见了,我劝他以后不要存钱了,可是他就是心疼自己那不见的钱。”

  “嗯!只是您帮他找过这个钱吗?大概在哪里丢的?”徐汉卿今天上门就是提醒刘玉柔。

  做长辈的不要欺骗孩子。

  尤其拿了孩子辛苦存的钱,就更加不能够欺瞒孩子,还让孩子想开点。

  “我当然找了,老师您有所不知,我们这里是老小区,所以家里很多老鼠,我平时都会丢个钱什么的。”刘玉柔的解释非常的牵强。

  “哦?是吗?也就是说这里的老鼠喜欢偷钱?”徐汉卿越发觉得刘玉柔是在欲盖弥彰了。

  “徐老师,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我也掉过钱,所以我劝这个孩子想开一点。”

  “当然他心里难过,我也心里难过,但是难过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刘玉柔继续解释。

  徐汉卿看了看整个屋子的布置,虽然老旧,但是还算是整洁干净。

  “不知道许葫到底存了多少钱。”

  徐汉卿有点好奇。

  刘玉柔尴尬低头:“我每天给他的零花钱八块钱,基本上他有存接近一百块吧!”

  徐汉卿算了算许葫出院的时间,也就是说半个月来许葫根本没有花钱。

  “好!我知道了。”

  徐汉卿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头拿了一百块递到刘玉柔面前。

  “阿姨,你们不要告诉他这是我给他的,就说您找到他的钱了。”

  刘玉柔忙伸手拒绝。“徐老师,您这钱我们不能要,上次他住院做手术的钱就是您出的,这次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要了。”

  刘玉柔这句话,直接点醒了徐汉卿。

  许葫的钱不可能是刘玉柔没钱用了才拿的,刘玉柔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不想还他这个手术费的钱。

  “阿姨,没事,您拿着。”

  “我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许葫在我心里不仅仅只是学生,他也是我想关爱的孩子。”

  徐汉卿的一番话,直接让刘玉柔泪如雨下。

  “徐老师,谢谢您!”刘玉柔还是不愿意接过钱,而是伸手抹眼泪。

  “刘阿姨,您不要哭!许葫这孩子成绩好,将来一定能够考一个大学,到时候他会赚很多钱的。”

  徐汉卿知道这句话是后话,但是如果每个同学没有这样的想法,那势必不会好好用功读书。

  刘玉柔听了这话,心里得到了宽慰,她努力吸了吸鼻子,然后道:“徐老师,您这个钱我不能要,要给也是我给这孩子才是。”

  “好!辛苦您了!”

  “现在是高三最重要的时期,所以他现在不能够受到更好的影响。”

  徐汉卿就是知道许葫这样特殊的家庭,所以才不希望看到他的成绩有所下滑,他在学习上面不用功。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老师的关心,我这个做家长的也会在家里好好反省的。”刘玉柔愧疚万分。

  “嗯!我们一起努力吧!现在不能够重读,所以说他只有一次高考的时间决定自己的命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老师每天都想追前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老师每天都想追前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