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旧情人
桃子酒2020-10-12 16:472,221

  “下一个下一个!”

  “大家都不要怕啊,抽血很快的!”

  ……

  小阳负责任的站在一旁吆喝着。

  学生都十分守规矩,一个个的按秩序上前,从头到尾都未出什么叉子。

  小阳凑到白立轩面前,欣慰说道:“白医生,这些学生懂事咱们可真是省了不少心啊!”

  “白医生,你怎么不说话,是因为院长非让你来这次抽血你不开心了么?”

  “也是,像您这样的医术高明的医生……”

  “闭嘴。”坐在那里身着白大褂的男人身上寒气直冒,冷着一张脸,“要不要给你也来上两针?”

  小阳:“……”

  他忙讪笑,“不了不了。”

  ……

  这支队伍的背后,身高一八一的男人一身深色风衣,气质不凡,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白边眼镜,增添了几丝斯文和神秘。

  他身旁是一支长长的队伍,每个学生脸上都散发着朝气蓬勃的色彩。

  带着凉意的风迎面吹来,徐汉卿紧了紧风衣。

  前面响起小阳的声音,“高三十四班!”

  徐汉卿搓了搓手,招呼自家班里的学生,“到咱们班了,大家打起精神,放轻松,别紧张。”

  正在他专心致志的看着时,口袋中的手机震动。

  掏出手机看了眼,徐汉卿走到一旁接起电话。

  “喂。”

  “喂,兄弟,救急啊!!”

  对面人是刘旸,徐汉卿从小到大的发小,几乎他所有的糗事刘旸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什么事?”

  徐汉卿问着,往排队的学生方向看了眼,已经轮到了第二个学生。

  “大事。”

  徐汉卿应着往远处走了些,说,“说吧,我听着。”

  “诶,同学,你怎么了?”

  第三位同学刚坐下,就突然趴在桌子上,表情痛苦的捂住肚子,脸色苍白。

  白立轩听到这边动静,大步走过来,扫了眼男生捂肚子的位置,当机立断,“急性阑尾炎,小阳,跟我回医院。”

  “好。”

  小阳立马走过来,帮着白立轩将男生给扶起来。

  临走时,白立轩又对另外一个护士交代,“你去跟这学生的班主任说一声。”

  “是,白医生。”

  徐汉卿刚挂断电话,就看到身旁站着的女护士。

  他收起手机,“您好,有什么事么?”

  “请问您是高三十四班的班主任么?”

  女护士问道,视线紧紧黏在徐汉卿的脸上,眼中有粉红色的泡泡冒出来。

  这个老师,长得也太帅了!

  要是她上学期间有这么帅的班主任,成绩肯定不会不及格!

  “是。”

  “您的一个学生,急性阑尾炎犯了,被白医生带回医院动手术了。”护士对上他的视线,有些害羞。

  徐汉卿目光一紧,他看向正在排队的那支队伍,少了原本站在第三个位置的人,他立马就判断出来对方是许葫。

  “我现在过去。”

  他的语气中略带急促,却不带丝毫慌张,尤其是镜框后的那双眼睛,有种让人心安的魔力。

  大步走到自家班级队列,徐汉卿冷静说,“同学们,我有事离开一趟,大家有事跟隔壁班的章老师说。”

  话罢,他刚转过身又看到那个女护士。

  “老师,我带您过去。”女护士表情羞涩,不敢对上徐汉卿的目光。

  “谢谢。”

  二十分钟后,两人到达医院。

  三楼,许葫正在动手术。

  徐汉卿不敢松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术室的方向。

  见状,女护士宽慰,“老师,您不用担心,给您学生动手术的可是我们医院荣享盛名的白医生呢。”

  说起这个白医生时,女护士眼中满是崇拜。

  徐汉卿微微点头,坐在长椅上。

  “那个,您有女朋友么?”女护士轻咬下唇,鼓起勇气问。

  “没有。”

  闻言,女护士心潮彭拜,略带激动的说道:“那,可以加个微信么?”

  说着,她就手忙脚乱的去翻身上的手机。

  徐汉卿淡定的看着她翻找手机的动作,微微一笑,说,“抱歉哦,不可以。”

  女护士刚摸到手机的手瞬间僵住。

  空气中弥漫着一个大大的字:囧!

  “不好意思,老师,是我唐突了。”女护士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对着徐汉卿鞠了个躬,落荒而逃。

  走廊中只剩下徐汉卿一人。

  他脸上笑意消失,靠在椅背上。

  这就是徐汉卿,斯文有礼,进退有度,和他相处时会觉得如沐春风,却又带着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不会给人多余的希望。

  眯着眼睛坐了会,突然尿意来袭。

  徐汉卿起身看向手术室,一时半会儿想必也出不来,他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他刚离开,手术室的门被打开。

  一戴着口罩,身形气质都极佳的男人走出来。

  往走廊四周扫视一眼,未见到学生的老师,他眉心拧成死结,说,“学生的老师没来?”

  路过的护士刚好从卫生间出来,回答,“白医生,那位老师去卫生间了。”

  白立轩对这素未谋面的老师好感刷刷直降,面无表情,“这么不负责任的人是怎么当上老师的?”

  身后几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小阳硬着头皮说,“白医生,现在怎么办?”

  白立轩表情不变,“转移普通病房。”

  “是。”

  白立轩大步离开,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徐汉卿方便完神清气爽,慢悠悠往这边走,看到手术室有推出来的人,他立马小跑过去。

  床榻上的人正是许葫,因刚做完手术,面无血色,嘴唇苍白。

  “怎么样了?”徐汉卿紧张问道。

  说话的是小阳,“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行了。”

  跟着他们来到普通病房。

  徐汉卿想着感谢下动手术的医生,在小阳离开前叫住他,“给许葫动手术的那位医生呢。”

  小阳神色古怪,说,“感谢就不必了,有什么事情就按铃。”

  交代完,他就离开了。

  只是他离开前的那个眼神让徐汉卿浑身不舒服,怎么有种自己做错事的感觉呢?

  徐汉卿在这里陪了许葫一晚上。

  翌日。

  他买完早餐回来,正看到挣扎着要下床的许葫。

  他连忙冲过去扶住许葫,“怎么了?是要下床么?”

  许葫抬头对上徐汉卿的目光,微微错愕,“……”

  看他不说话,徐汉卿也不勉强,只是扶着他将他再次扶正,将早餐递给他,说,“先吃饭。”

  许葫不接,只是看着他,表情依旧有些虚弱,摇了摇头,也不吭声。

  徐汉卿已经习惯了许葫这副模样。

  说起许葫,他从很早前就开始注意到这个孩子了。

  倒不是因为他闷葫芦型的性格,相反,他性格属于搞怪的,跟他名字正好相反。

  之所以引起徐汉卿注意,是另外一个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老师每天都想追前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老师每天都想追前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