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活从杀鸡开始
范不懂2021-03-17 10:082,990

  王者系统绑定中。

  检测开始……

  宿主:陈陌,年龄:17。

  心率正常……

  脑电波正常……

  精神正常……

  智力正常……

  肾功能……重新检测中……肾功能略微衰竭,不影响绑定,但无法激活,其它无异常。

  绑定开始,1%……22%……75%……100%,绑定成功,等待激活。

  陈陌梦见他成为了毁天灭地的绝世强者,动动小拇指,星移斗转,横推十方天地,无数美女崇拜,恨不得自荐枕席……嘿嘿。。嘿。

  “啪。”重重的一巴掌打在脸上,陈陌如受惊的兔子,猛的睁开眼睛,迅速起身。

  “笑什么笑,整整一晚上老娘都没睡好,快被你吵死了。”

  陈陌惊魂未定的坐在床上,看着面前身穿麻布衣衫的漂亮女人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他一脸迷茫,许久才回过神来。

  环顾四周,发现置身在一个小小的窝棚里,窝棚用木板撘的,极其简陋,屋内除了两张木板床,一些家用物品外,屁都没有。

  这是谁?这是哪?我不是在家玩王者荣耀吗?

  我记得收到一大波奖励,然后我眼前一黑……做了个梦,再往后就被拍醒了?

  “我的娘哎,我不会是穿越了吧。”看着陌生的一切,他忍不住嘀咕道。

  “娘什么娘,我是你姐,你发烧不会把脑子烧坏了吧?”

  女人不由分说把手按在陈陌额头上,恶狠狠的道:“老娘被你吵了一夜,怕影响你休息,可是忍了一晚上,放个屁都不敢用力,要是你还没好,今天我就挖个坑把你埋进土里。”

  女人粗鲁的说着,额头上手掌冰凉的触感非常真实,绝不可能是做梦,现在他深信不疑,真的是穿越了。

  作为资深的小说迷,穿越这种戏码屡见不鲜,经过短暂的惊愕后陈陌非常自然的适应下来。

  随着女人越说越多,陈陌脑中钻出很多陌生又熟悉的记忆,仿佛亲生经历的般,一幕幕的出现在脑海里。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陈陌,因为感染风寒,挺了一天还是没挺过去,被阎王收走了,机缘巧合下被现在的陈陌附身,重新活了过来。

  “乖乖,我穿越到了什么世界?发烧都能烧死人?”随着记忆恢复的越来越多,陈陌心里逐渐沉重,真的沉默了下来。

  “喂,你怎么一声不吭的,我可是检查过,你已经退烧了,不要给老娘装,快点起来。”

  既来之则安之,陈陌倒也豁达,一扫心中的阴郁,抬头道:“姐,问你个问题,我有什么宝贝没有?”

  面前的女人叫沈笑月,与陈陌并不是亲姐弟,但他们的感情要比亲姐弟还要深厚。

  大概因为记忆的影响,这种亲情的感觉并没有变化或减少,陈陌叫的也很顺口。

  “宝贝?”沈笑月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你的宝贝倒是不少,捡来的水瓶子?没人用的菜碟子,发了霉的绿豆芽子,你指的是什么?”

  陈陌嘴角抽了抽,算了,解释不清楚,自己动手吧。

  他一跃而起,在窝棚里翻找起来,找个一圈什么都没找到,不可能,我不信,叮铃咣当的又找了一圈,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不科学啊,我的老爷爷呢?我的金手指呢?小说中主角最起码也是宝贝傍身,玉佩吊坠什么值钱的东西!

  怎么到我这就只剩下水瓶子,菜碟子……难道这些玩意也能作为金手指?

  “别发神经了。”沈笑月一个巴掌抽过来,打断陈陌的思绪:“两天没有出去狩猎,家里只剩下点白菜梆子了,走,今天带你一起打点荤的去。”

  沈笑月扔过来一把木刀,拽着陈陌就出了门。在陈陌的记忆里,他从来都没有去外面打过猎,每天就是在家等姐姐把猎物拿回来,然后吃掉。

  听起来像是胃不好,吃软饭的家伙,其实不然,洗衣服做饭这些麻烦事都是他的活,也算一个勤俭持家的好男人了。

  第一次出门打猎,陈陌隐隐有些期待。出了门,外面到处是木头搭的棚子,密密麻麻,组成一个不小的营地。

  空气中弥漫着莫名的臭味,营地里人数不少,却少有说话的声音,他们像不认识一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大多人脸色苍白,显然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的。

  营地四周用麻绳捆着木头,做成高大的围栏,出了营地,入眼尽是荒凉的土地,土地上长着陈陌没有见过的巨大树木,旁边是天然形成的湖泊。

  湖水有些浑浊,沈笑月也不介意,习以为常的用手灌了几口继续前行。

  约莫一个小时,前方出现尚未完全枯萎的草地,草很高,比人还高。

  沈笑月兴奋的拉着陈陌钻了进去,警惕的在周围查看了一番,道:“打猎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这些密集的草丛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

  见周围没有异常,沈笑月找了个地方蹲了下来:“这些草是天然的诱饵,等着吧,运气好的话,一会就有动物过来觅食。”

  两个人就这么等啊等……天色暗了下来,陈陌快睡着了。

  忽然,翅膀划过天空的声音在上空响起,陈陌连忙抬头,一只肥硕的公鸡从天上飞了过来,落在了草丛的另一边。

  陈陌惊呆了,听过没见过,记忆中告诉他这个世界不一般,但会飞的公鸡也太奇妙了吧。

  “原本想着捉个麻雀,没想到居然等到了个大家伙。”

  沈笑月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目光,小心翼翼的潜伏过去,离目标越来越近,陈陌听见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透过草丛缝隙,发现那只公鸡非常雄壮,比正常的公鸡大了整整一倍,有着如刀般锋利的喙,一晃脖子,面前的青草就被齐齐割下一片。

  “公鸡的弱点是脖子知道吗?”沈笑月没有急着动手,指着公鸡讲解起来。

  “恩恩。”陈陌点点头,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

  “记住,下手的时候一定要快准狠。”

  “恩恩,没错。”

  “一点都不能犹豫,被它反应过来你就危险了,看见那嘴了吗?啧啧,被啄到咽喉怕是要凉凉了。”

  “恩恩。”

  “知道就行,快上吧。”

  “恩恩……恩?”陈陌感觉不对,小声道:“姐,你是打算让我去杀鸡吗?”

  “要不然叫你来干嘛?”沈笑月翻了个白眼,推了一把:“赶紧的快去,它吃饱了就会飞走的。”

  陈陌咽了口唾沫,自己可是从不杀生的优秀青年,长这么大连蚂蚁都让着走,现在让我去杀鸡?

  还是一只会飞的不太正经的鸡,似乎觉察到危险的气息,大公鸡警觉的朝陈陌的方向看去,通红的眼睛在夜晚格外渗人。

  陈陌吓得双腿发软,起身的气力都没有,后退两步,小声道:“姐,相比肉来说,白菜梆子也挺好吃,还能补充维生素C,促进营养吸收,你没看这鸡也在吃绿色植物吗……”

  “你个怂蛋,那来这么多废话。”眼看大公鸡翅膀一展,就要飞走,沈笑月狠狠一脚把陈陌踹了出去。

  “沈笑月,我恨你。”被迫跑出去的陈陌暴露在公鸡的视野中,那只公鸡被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全身羽毛瞬间炸起,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来人。

  陈陌用力捏着木刀,进入了防御状态,却因太过紧张,脚站成了内八的姿势,一人一鸡如临大敌,谁也没有动手,高手决战一般对恃了起来,时间定格在这里。

  “上啊,你个笨蛋,找个机会对着脖子使劲切下去。”沈笑月在背后催促着。

  “咕噜。”喉结蠕动了一下,他心中打定主意,杀肯定是不忍心下手,要不把这公鸡吓走算了。

  “汰。”陈陌大吼一声想要逼退对方,可谁料这一吼被公鸡当做了威胁的信号。

  “咕~咕~。”伴着刺耳的叫声,公鸡低伏下身子,翅膀一震,高昂着头颅如破空而来的利箭,气势逼人的对准陈陌脑袋冲了过来。

  不知道是速度太快,还是陈陌吓软了腿,傻傻的呆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侧开身子,堪堪避开了要害,还是被尖锐的嘴巴划伤了额头。

  血液流下来,染红了眼睛,陈陌的火气一下子也涌了上来:艹,老子居然被鸡给干了,盛怒之下他不管不顾,朝着公鸡就扑了过去。

  “艹。”陈陌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反抗,手心被划破,不管,继续上。

  “艹。”衣衫被抓烂,扶我起来,我还能干。

  经过艰苦的奋战,陈陌终于得逞,一只手死死按住对方的脑袋,把它压倒在地,另一只手掏出匕首终结了这场战斗。

  “呼呼。”陈陌有气无力的趴在鸡身上喘着粗气,心中一种没有过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哈哈,我陈陌乃真男人。”

  沈笑月一脸鄙视的走出来:“男人不男人我看不出来,你手上的伤口再不止血离死就不远了。”

  “我靠靠……姐救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者荣耀之最终进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者荣耀之最终进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