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牺牲
灵灵界2020-10-14 10:352,041

  这门,其实就设置了一个机关。

  一个很简单的机关,不需要他们动什么脑力,就能够完成的机关。

  实际上,这也并不是一个需要破解的机关。

  而这一个机关,那就是一个掌纹机关。

  简单来说,就是需要袁帅或者钟江君,两个人中的一个,将自己的手掌放在这个机关的上面。

  然后,门就能开了。

  门开了,另一个没有把手掌放在上面的人,自然就能够出去了。

  但是,那一个把手掌放在上面的人,却是出不去了。

  也就是说,这炸弹真的要是在五分钟之内爆炸的话,那么,这个不能出去的人,自然是必死无疑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人才能活着出去。

  那就是他自己心性凉薄,不在意他人生死,但是,又有一个女人或者男人深爱着他(她),能够为了他(她)而死。

  只有这种情况下,那一个人才能够心安理得地让另一个人站在这里等死,而他自己则是直接离开。

  除此之外,其他的人,想要活着出去,就有些难度了。

  第一点,如果双方都是自私自利的人的话,那么,他们都想要自己出去,都想要别人留在这里等死的话,那自然是不会有人肯留在这里等死的。

  最后的结果,自然还是两个人一起死了。

  第二点,如果双方都是深爱着对方,愿意为了对方而死,宁愿自己留在这里,让对方离开的话,那自然也是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就能够离开的。

  因为他们两个,都希望自己能够留下来,另一个能够离开。

  不过,这种的话,活下去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因为不缺一个想要留下来的人,只要这个想要留下来的人,能够说服另一个想要留下来的人离开的话,那就够了。

  而现在,袁帅和钟江君两个人,就是这种情况。

  袁帅大声说道:“不用说了,江君,你如果还当我是你的圆圆哥哥的话,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走。”

  “可……”钟江君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看着袁帅那一双坚定的眼睛,正望着她。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是有不得不让你离开的理由。”

  “第一点,你知道的,我得了绝症。”

  “之前医院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虽然我们抱着有可能是误诊的可能性,再去检查一遍。”

  “但你也知道的,误诊的可能性,是有多么低的。”

  “也就是说,我是真的有可能得了绝症。”

  “如果我真的得了绝症的话,那我就是必死无疑的。”

  “也就是说,我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

  “如果我的死,能够让你活着,这就是我所最希望的。”

  “如果最后一定要死的话,我宁愿是现在死在这里,让你活着,我也不愿意等活着出去在外面,躺在床上,生不如死。”

  “第二点,你也知道的,我们之前为了想要给我留一个孩子。”

  “所以,我们什么安全的措施,都是没有做的。”

  “万一,你的肚子里面,真的有了我们的孩子呢?”

  “这种可能性虽然是低了一些,但并不是没有的。”

  “难不成,你真的想要让我们的孩子,留在这里等死吗?”

  “你想要让他还没有从你的肚子里面出来,就跟着你一起死吗?”

  “江君,不管如何,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所以,我希望是你能够活下去,如果这个可能性成真了,那么,我的孩子,十个月之后,就要出来了,你还要养育他,所以,你现在不能死。”

  “第三点,我舍不得你死,我也知道你舍不得我死。”

  “但我终究是一个男人。”

  “虽然说,现在的情况,说的是男女平等,男生能做的事情,女生也能做。”

  “但是,请原谅我的大男子主义,我并不希望你死。”

  “综上所述,我留在这里,是最好的。”

  袁帅一边说着,一边双眼含泪,瞳孔中隐隐有些血丝呈现,脸上满是乞求之色。

  原本钟江君还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是看着袁帅脸上的乞求之色,她最终还是沉默了。

  钟江君被袁帅打动的一个点,还是他说的第二个点。

  如果她的肚子里,此时真的在孕育着袁帅的孩子的话,那么,她就真的不能死在这里了。

  有的人说,死去是需要勇气的。

  但有人的也说,活着是需要比死去更加需要勇气的。

  这个世界上,不乏有人锦衣玉食,活着就是享受。

  但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食不饱腹,活着其实就是在受罪。

  对他们而言,死了一了百了,反而是一种解脱。

  因为时间不多的关系,袁帅和钟江君都没有再磨蹭下去。

  袁帅直接将自己的手按在了那一个机关的上面。

  很快的,在袁帅和钟江君的面前,那一扇门,开了。

  这一扇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扇木门,但在他打开的时候,袁帅这才注意到,这一扇门,有五层。

  最里面的一层,是木材。

  中间三层,是钢材,而且,不排除是某些合金钢材。

  最外面的一层,也是木材。

  也是幸亏,他们做出了这一个选择,要不然,真的想要依靠破坏这一扇所谓的“木门”,然后逃离的话,那肯定是会被那中间的三层合金钢材,教做人的。

  在门开的同时,袁帅也是直接朝着钟江君大声喊道:“走,快走,时间不多了,快。”

  “我,知道了……”钟江君的眼泪,又一次次地从她的眼眶中留了下来。

  虽然她控制眼泪的技术很好,虽然她知道自己流眼泪,会触发过敏症,但那又如何?

  人啊,本身就是一种感性的生物。

  哪怕再怎么理性,也总会有感性占据上风的时候。

  如果说,彻底失去了感性的话,那么,就算是披着人类的外表,就算是长得和女人泪一模一样,那么,那还算是人吗?

  或许还算是人!

  但就我个人而言,这是不算人的。

  钟江君在悲痛欲绝地情况下,跑出了这房间,但还没有跑出几步,就直接停了下来。

  她为什么会停下来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是蜜糖半是伤2:结局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是蜜糖半是伤2:结局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