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大小姐放空炮
江行暮雨2020-09-11 17:542,438

  张康对着封魂镜说:“只要你将一身怨力化掉,不再妄想修练成妖。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镜中封印会自动解除,到时你可再入轮回。”

  话音一落,封贴在镜面上的符纸鼓张了起来,似有东西想破镜而出。

  “不自量力!”张康将封魂镜放入棺中,盖好棺盖,并淡漠地提醒道:“如若冥顽不灵,你将永生永世被封印在这里!好自为之吧。”

  棺中再无半点动静传出来。

  从山洞出来之后,张康又往洞里扔了几枚白磷弹。伴随着震耳发聩的轰隆巨响,山洞崩塌了。洞口被堵得死死的,连只老鼠都钻不进去。

  有件事,张康百思不得其解。

  沈家的二少爷沈敬功,跟洞中那具红衣女尸到底是什么关系?那家伙为了阻止自己进洞降她,居然谎编了一出托梦报恩的狗血剧情。

  还有沈家大少爷沈敬春的妖身,搜遍整个乱葬岗也搜不到半点踪迹。

  那家伙到底藏哪了?

  寻思好一阵,满腹疑惑的张康又一次来到了锦娘的坟前。

  绕着坟墓观察了一番之后,张康捡根木枝拨了几下坟头上枯黄的秋草,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了不少。坟丘的土壤是松的,秋草也不是自然长在上面,而是铺上去的。很明显,这座坟墓不久前被人抛开过,然后又重填了一次。

  “看来我猜得没错,山洞里的红衣女尸就是锦娘。现在这坟墓里躺的,应该就是沈家大少爷沈敬春的妖身。要不然,也犯不着用红绳束阨这样的手段去禁缚墓碑。”张康喃喃自喏地分析着。

  正准备挖坟,伸手往背囊中一摸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次出来只带一面封魂八卦镜,刚才收拾锦娘的时候已经用掉了。还有白磷弹也只剩下一枚,炸坟容易,但要炸掉沈敬春的妖身就有点难了,搞不好今天得栽在这里。

  思虑再三,张康决定还是先回沈家再说。

  这会儿,沈家上下也是鸡飞狗跳。说起来都是张康点的火,如果他不叫沈佳音回去后提防沈敬功,那便什么事都没有。沈佳音留洋三年,是个不受传统思想所束缚的知识女性。每天洋装穿在身,做事自有一套自己的规矩。

  被张康那样一提点,她回家就把沈敬功揪到了爷爷沈正贤面前。

  “二叔,枉我一直以来那么相信你,想不到你居然是个两面三刀的人!今天当着爷爷的面,你最好一五一十地给我把话说清楚。”沈佳音怒起来的时候可不管这人是不是自己的二叔,她词严厉色地逼问道:“说!你为什么要骗我去阻止张康进山洞?还有,阿福和阿寿是不是你杀的!”

  沈敬功两腿一哆嗦,跪在沈正贤面前,直喊冤枉。

  也正因为沈敬功怯弱得一塌糊涂,沈正贤其实并不相信他是制造这次家祸的幕后主谋。活到今天这把年纪,沈正贤自认对这个儿子还是有些了解。

  但沈佳音说得有理有据,又容不得马虎处理,毕竟人命关天。

  沈正贤慎重地问道:“敬功,你老实告诉我,那个锦娘托梦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沈敬功吱吱唔唔地低着头,直到沈佳音斩钉截铁地说人就是你杀的!他这才怯弱地吐出一句:“我真没杀人,实话告诉你们吧,昨……昨晚柳管家来找我了,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柳鹤飞?”

  沈敬功愕然一惊。

  旁边的张悟真疑道:“二少爷,即然柳管家昨晚回来了,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沈老爷?”这个疑问,同样也是沈敬功心中的疑问。

  众所周知,那天柳鹤飞带着阿福和阿寿去乱葬岗找妖身,结果阿福和阿寿的脑袋被人砍了,柳鹤飞却下落不明。

  尽管底下人的议论声很多,甚至有人笃定地说,柳鹤飞没阿福和阿寿那么走运,肯定是被邪祟给撕成了碎片,尸骨无存!但沈正贤相信张悟真爷孙俩的尸检结果,所谓的邪祟作案,不过是一种欲盖弥彰的手法而已。

  在沈正贤看来,管家柳鹤飞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见沈敬功畏畏缩缩地低着脑袋,不回答张悟真的问话,沈正贤气得怒跺手中拐杖,咬牙大喝:“你聋的啊?说!”

  拐杖震击地面的铿锵声,令沈敬功战栗不己。

  沈敬功弱弱地回道:“柳管家跟我说,他已经找到我大哥的妖身了。他还威胁我,说这都是我大哥的意思,如果我不照做,那我就得死。我……你说我该怎么办?爹,您就剩我这么一个儿子了,难道忍心看着我死?”

  “真是个不成器的废物,连自己家里的一个管家都镇不住!”沈正贤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沈佳音疑道:“照你这么说,那个锦娘也不是你的红颜知己?”

  “佳音,你可不能这么损你二叔啊,你二叔我堂堂沈家二少爷,怎么可能跟个戏子胡混在一起?”沈敬功道:“那个锦娘是柳管家的女人。”

  “真跟你没关系?”沈佳音还是一脸怀疑。

  沈敬功竖起三根手指,立誓道:“如果你二叔我有半句瞎话,天打雷劈。佳音你也不想想,我大哥,也就你爹,现在冤魂不散,还成了妖。我连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就怕梦到他。你说我怎么可能会阻止张康去毁尸?”

  听他这么一说,沈佳音顿时无言以对。

  沈正贤也不再追究,只说这事到此为止,一家人不许互生猜忌。随后便跟张悟真一起出了门,并问张悟真怎么看这事。张悟真叭嗒两口旱烟,笑了笑,低调地说自己一个外人,不好插手沈家的家务事。

  沈正贤也只能无奈摇头,直叹家门不幸。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见张康迎面走来,沈正贤忙上前问:“小师傅,那个山洞里是个什么情况?”

  张康本想如实禀报,见爷爷张悟真突然干咳两声,顿时便明白了慎言慎行的意思,简单回道:“大少爷的妖身已经找到了,不过我带的家伙事不够用。现在回来拿东西,一会就去毁灭妖身。”

  “只要找到了妖身,那一切都好办。”张悟真附和道。

  沈正贤欣慰地点着头:“那这事就拜托二位了,务必尽早把我那逆子的妖身除掉,这事拖一晚,便多一晚的恶梦。”

  “那是当然,我们先去准备一下。”

  张悟真趁机与张康一起回到了屋里,单独寻问乱葬岗的情况。张康没有丝毫隐瞒。得知真相之后的张悟真,一脸愁容。

  张悟真叼起长烟杆,边吸边讲刚才大厅里发生的事。

  末了,他在地上磕了磕烟嘴灰,又教诲道:“平时叫你别多嘴,你不听,总是爱显摆。这回捅篓子了吧?那个沈大小姐现在指不定有多憎你。就是因为你吃饱没事干瞎猜测,导致她今天放了回空炮。”

  “我哪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曲折的故事。”张康挠着后脑勺讪笑。

  张悟真瞪着白眼训斥:“这回长记性了没?大户人家的事,哪是你这十几年的人生阅历可以看得穿。”

  “明白了,爷爷,下次我闭嘴。”

  “你给我记住,今晚必需老老实实地给我待在这房里,哪也不许去!”张悟真严肃道:“乱葬岗的妖尸我会亲自去解决,以免夜长梦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