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故意
明亦溪2020-10-16 17:051,492

  “不行,有时间得和大师兄说一下,任何事都不能阻挡小师妹历劫,阻挡便是与我紫云宫为敌。”

   ————***————

  “四皇子,陈国的队伍现在已经到了内城门口”侍从气喘吁吁的未等人传唤擅自进了他的书房,

  “什么,”本来正在书房里练字的南风祈猛地站起来,面色着实不太好,“不是说下午才会到吗?”

  “属下也不知,”侍从也搞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更衣,快点,不然我蜀国的脸面全都丢光了。”他大呼道,

   

  燕寒澈和陈国的大祭司已经在马车上等了许久都不见蜀国的人前来,大祭司实在有些不懂为何五皇子会对蜀国的人将进蜀都的时间推到下午,他本以为是五皇子身子娇贵,连日赶路有些受不住,但是时间没有变,

  南风祈带着蜀国大臣姗姗赶来,大臣们的额头上还都这微微的汗珠,他穿着皇子的朝服优雅的施施一礼,

  还未等他开口,就见马车里的人儿动了,轻蔑的嗤笑“蜀国就是如此的待客之道吗?”这就是瑶儿凡界的未婚夫吗?也不怎么样,

  “燕兄实在抱歉,这次是本王没有处理好,蜀国是礼仪之邦,这次全都怪本王没有处理好突发事件。”言外之意便是这次的意外不能只怪我一人,是你陈国将进程时间说晚的,

  白皙修长如上好的白脂玉一般细腻的大手掀开紫色绸缎的车帘,车上的人从马车上优雅的下来,一瞬的冷眸直视眼前的一身黄色锦服的男人,若有似无的敌视,不过一瞬便换为了温润的笑端量着对面之人“南风兄说的对,也怪我的属下没有掐好时间,如若给各位大臣造成了困扰,燕某给各位赔罪了。”说着就欲要行礼,声音里说不出来的温和,

  南风祈也在打量着他,有一瞬感受到了他的敌意,只是快到他以为是幻觉,听到他的话语,赶快扶住准备行一礼的燕寒澈,虽然真的造成困扰了,但是又怎能真的说出,强颜欢笑“怎么会造成困扰,燕兄的到来是我蜀国的荣幸。”

  陈国的大祭司王传枫见五皇子下车,也迈着老腿缓慢的走过来,胡子一吹,颇为不给面子的轻哼 ,

  “王大祭司您来了。”

  王传枫只是扫了一眼面前的南风祈,

  南风祈和众大臣似乎是习惯了王传枫的这副做派,没有任何的惊讶,实在不欲再和陈国的这两尊大佛交谈,“本王已经为两位安排好了住处。”

  “哦?是宫外还是宫内?”燕寒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淡紫色的折扇,扇子一挥,便看到扇面上一朵栩栩如生的红莲映刻,莲花精致的连扇柄上都是莲的花瓣,彷佛都能闻到它上面的香气,

  南风祈在燕寒澈面前不知是为何总感觉自己气势上矮了一截,只好故作大声,温雅的声音传出“宫内。”

  “本王还想看看蜀国的风光呢,在宫内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就将住处放到宫外吧,恰好,王祭司还想和梦祭司探讨一些祭天的事情,”此时的君渊觉得端着燕寒澈的各种动作实在太累了,但是为了不被六界中的有心人探查到,也就只能这样了。

  “燕兄这恐怕不太符合规矩,宫外不如宫内住的精心舒适,服侍的人也少,想必王祭司这么大的年龄也需要住的精致一点。”南风祈开口说,从刚开始见到便被五皇子牵着鼻子走,现在他有些愠怒,只是面上不显罢了,

  “王祭司你说呢?”燕寒澈挑眉,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而去问大祭司,

  王传枫似乎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冰冷,吓得一激灵,讪笑“本祭司也认为住在宫外更好些,方便我和梦祭司探讨一些事情。”

  南风祈也不好再阻拦“礼部侍郎何在?”

  只见身穿朝服的男子站出“下官在。”

  “本王命你将驿站好好打扫一下,好让五皇子和王祭司住的更舒适。”南风祈现在着实心累,也不知等会如何向父皇交代,不过传闻中的五皇子似乎和面前的五皇子不太一样,

  “下官遵旨。”

  “既然是这样我就先去给父皇复命了。”四皇子抱拳离开,众位大臣也跟随南风祈的身影离开,独留下需要派人打扫的礼部侍郎,

  燕寒澈望着四皇子渐去渐远的身影,眼神似乎深不可测,嘴角微微勾起,

  “既然驿站还要打扫打扫,本王就先和王祭司去拜访梦大祭司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倾城: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倾城: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