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凶兆
明亦溪2020-10-16 17:051,493

  虽然刚刚他质疑了她的决定,但是既然把寻找帝沉的事交给了他,还是有些要交代他的,

  “魔主。”幽擎双手抱拳放在胸前低下头,

  “幽擎你陪在本王的身边也有几千年了吧。”琴瑟回想过去,

  “是,三千五百二十三年。”

  “难为你记得这么清楚,凭借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把少尊的事情交给你,记住不能让少尊受伤。这次琴瑟不再以权力相压,而是把以交情相交,

  幽擎本想说些什么,但是琴瑟又继续说“幽擎,这次你务必要找到少尊,他在凡界的年头也够多了,魔界才是他的家也需要他回来。”

  “是,属下遵命。”

  琴瑟见幽擎答应便摆手让他退下,她浑身疲惫的坐在属于魔主的那把椅子上,抚摸着椅子上的纹路,嘴中嘟囔着“帝沉,你何时才能回魔界?”

  ————***————

  “连钰,传本君令,叫小九回紫云宫。”君渊仍旧是燕寒澈的模样,目光深邃,无人知道在想什么,

  连钰虽然有些不解,但是他家师父向来不喜解释,“是,师父,只是若是说不清理由想必小九不愿意离开人界。”

  “本君叫小九回去还需要理由?”君渊挑眉反问,

  连钰听出他声音的中的寒冷,硬着头皮说“师父,小九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贯和小师妹的关系好,说不清理由怕是怎么也不愿意离开。”

  确实是这样,“那便说瑶儿的灵兽白睨生气离家出走了。”

  连钰心中不禁有些想笑果然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叫走小九,“是。”不过小九怕是有苦头吃了,小师妹的白睨除了听她的话便是听师父的话,

  “另外告知天帝一声,本君最近对仙术颇有感触,打算闭关一段时间,若有事 等本君闭关完再来说吧。”言外之意就是本君没空去听你说什么,等我心情好了再来吧,

  “是。”

  待连钰离开,他又写了一封信让仙鹤带走,

  蜀国礼部侍郎早就听人说燕寒澈这个五皇子虽然天资聪颖玲珑剔透但喜好男色,为了让自己的差事办的更好一点,所以听了自家夫人的劝言擅作主张,此时正在去往驿馆的路上,

  “阿嚏,阿嚏,阿嚏。”此刻君渊喷嚏打个不断,内心有些不解他是神体怎会打小小的喷嚏,掐指给自己算了一卦,似乎是凶兆,不对,这怎么还和燕寒澈有关,

  此时礼部侍郎已经到了驿馆,大手一挥,得意洋洋的大声道“带上来。”这次肯定会得五皇子青睐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只见清一色的美男子低垂着头站在君渊面前,

  “都抬起头来给五皇子看看。”刘封琛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君渊不禁有些头疼怪不得是凶兆,他竟然忘记五皇子是龙阳之好了,有种想要将去修仙的燕寒澈拽回来的冲动,嘴巴紧抿在烛光的下神色愈发显得冰冷,

  刘封琛讨好的笑意,“五皇子,下官特意去听风楼给您找来的,就是为了好好伺候您。”说完看向面前没什么存在感的男子严厉的说“你们好好照顾五皇子。”

  君渊不禁有些头疼,本君可没有燕寒澈这种癖好,冰冷的声音传进刘封琛的耳朵里“滚。”其实一个字都不想和这样的人说,但是又不得不说,这种人若是在紫云宫早就被赶出去了,哪里还有机会和自己说话,

  刘封琛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将五皇子的爱好说了出来他才发火的,“好好好,下官走,你们记得照顾好五皇子。”

  “本皇子的话没有听懂吗?带着这些人赶紧走,别再让本皇子看到他们。”君渊眉头紧皱神情不悦,

  这时有一男子大着胆子上前打算依偎在君渊的怀中,手轻轻抚摸他的胸膛,“五皇子,奴家不好吗?”

  君渊躲过了他的身子,却没有躲过面前男子的手,现在如同吞了苍蝇一般恶心,没有忍住将他推搡在地上,“本皇子岂是你可以肖想的,”推完以后他便后悔了,怎么可以用手推,本君的手,真是不仅污了本君的脸,还污了本君的手,

  男子坐在地上,眼中红红的巴巴的看着君渊,委屈的叫着“五皇子。”

  这声五皇子着实叫的君渊颤栗了一下,脚步不自觉的离他们远了又远,“你是叫刘封琛吧?赶紧带着这些人走。”

  刘封琛似乎有些不解,他特意去听风楼挑的几个,若不是男子连他都觉得都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倾城: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倾城: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