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是谁
明亦溪2020-10-16 17:051,673

  啪,清脆的耳刮声音,能听出来扇的人用了十足的力气,

  一袭黑色直襟长袍的人,腰间扎着同色的黑色云纹腰带,脸上阴鸷,勃然大怒“废物,竟然还不如炎山门的人找的快,还被人救走了。”

  被扇的人嘴角隐隐的鲜血,恭敬的跪在地上,有些恐惧的说“是属下失利,请主上责罚。”

  仍然掩饰不住怒火“救走他的人是谁?”

  “听我们的人说是一身穿红色锦袍的女子,一手银针用到极致炎山门去刺杀无一生还,只是由于戴了面纱,无人知道她长什么样。”

  “红色锦袍,一手银针,你可有银针?”黑色衣袍的男子似乎若有所思,

  “回禀主上,这女子甚是聪明将银针全都取走了,我们的人也是根据遗留在地上的红色衣布推测的。”下属陈俞跪在地上并不敢抬头看主上的脸色,

  黑衣男子攥紧手“先将红袍女子的踪迹隐藏,不要让其他宗派知道,追查南风祈吧,玉麟我势在必得。”

  “是。”陈俞恭敬的说,

  上面的男子摆摆手,心情也不似之前那样大怒“退下吧。”

  说完下属便要离开,上面又传来冰冷的声音“你去灵宗堂领二十棍吧。” 陈俞没有想到自己这次任务失败竟然这么容易就逃过了一劫,以往的人失败不死也要扒层皮,

  黑衣男子手扶额头坐在主座上假寐,脑海里却一直重复着红衣,银针,

   

  此时正是蜀都的暮春时节,柳絮似舞蹈偏偏起舞,飘飘洒洒,依稀听到远处传来悠长的琴曲,如清水芙蓉般动人,

  梦瑶儿一脸郑重的说“小鹿,这几天的事情千万不要和其他人说。”

  看小姐的脸色便知道此事很重要,没有多问,乖巧的点头“小姐,我知道了。”

  “果然蜀都的风貌和前几天我们离开前没有半分差别。”小鹿撇嘴,

  果然我们家小鹿最是活泼可爱,好笑道“你呀你,我们才不过离开几天的时间,又怎么会有多大的变化。”

  小鹿的脸色微变,愣在原地呆望着一个方向像是要哭出来“小姐,小姐……”

  刚欲顺着她的方向转过身,一只宽大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梦遥儿痛的直轻呼,眉毛蹙起,嗔怒“是谁?”转身一瞬脸上马上变为笑脸,声线中带着娇羞“爹…”

  只见来人俊美的五官,凌角分明的冷峻,深邃的眼眸显示着此刻的怒火,岁月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到痕迹“梦遥儿,你一个姑娘,胆子大了竟然敢几天不回家。”

  她抬起黑眸,手小心翼翼的将她肩膀上的手拿下来,胁肩谄笑“爹,消消火。”

  “梦瑶儿我能消火吗?从小我就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你拉扯大,现在竟然离家出走几天都不回。”企图引起女儿的共鸣,

  小鹿趁梦苍程在哭诉,偷偷的蹭到梦瑶儿身边,附耳轻声无奈的道“小姐,老爷又来这套。”

  她将手掩在小鹿的耳边轻声说“我们找准时间开溜。”

  两人互相对视泯然一笑,便达成了共识,

  梦瑶儿看到他爹似乎不准备停下歇口气,两人再一次点头,迈开脚步蹑手蹑脚要离开,

  梦苍程所有的注意力全在她的身上,看到她的动作风驰电掣般拽着她的衣领,中气十足的怒吼“梦瑶儿你给我回家。”说完一手拎着她便离开了,小鹿无奈也只好跟在她家小姐的身后离开,

  “爹,爹,你可不可以给我放下,我能自己走。”梦瑶儿不用看就能感觉到街道上所任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

  “现在知道要面子了,刚刚还想逃跑,你只能这样回去了。”梦苍程抿嘴沉声不悦的话语落在她的耳边,

  一计不成她只能另用一计,体贴入微的道“爹,其实女儿不怕丢脸,但是爹你可是大祭司,堂堂大祭司,怎么能做这么有损形象的事,都怪女儿这次做错了,害的爹爹丢脸,”说着拿起他的袖子准备假装擦擦眼泪,继续说“爹,你是不是和陈国的那个祭司是不是要见面了?这要是传进王祭司的耳中……”

  听到女儿提到王传枫马上变黑了脸,那个老家伙仗着比他年长,竟然舔着脸和他倚老卖老,放下手中的她,声音不似之前的怒火,

  小鹿一边在两人的身后降低存在感,又伸长耳朵仔细听着这些,果然只有小姐能治得了老爷,

  梦瑶儿跟随梦苍程进了书房,两人跪坐在茶兀的两侧,如今他早就不生气了,语重心长的道“瑶儿,你不能再离家出走了,爹会担心的。”

  梦瑶儿愧疚的点点头,两只手绞着手帕,似乎有些张不开嘴,但是又不得不张嘴“爹,那关于四皇子的事?”

  “爹也是看四皇子品格不错,地位尊贵适合你才同意的,不过你既然不想那就算了,我的女儿配谁都配得上,等爹以后给你找更好的夫君,好在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不然即使爹的面子大,也大不过皇上的面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倾城: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倾城: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