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是不是她
榆树林2020-09-29 09:582,017

  她得想办法把印记去掉,不能让邪王嫌弃。想到这个乔莲衫让小紫去拿淡印记的药膏,小紫拿过来给乔莲衫涂摸着。

  “小姐,怎么突然要消淡印记啊?”小紫边涂边说。

  “没什么,就是想了”小紫看乔莲衫不想说边点了点头,乔莲衫喜欢她的原因不只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心腹,而是自己不会多问多说,主子吩咐的事情,问那么多是想死吗?

  回到邪府的墨凌晓,换了一身衣服,坐在茶桌前。“急忙把我叫过来干什么呀?”萧铭人未到声音先到。

  门被敞开,一个白色靴子踏门而进。做到墨凌晓侧边看着他,墨凌晓开口道“我找到燕儿了”。

  本来悠闲的萧铭瞬间起身,“怎么找到的?在哪里找到的?”

  墨凌晓看着他说“她附到了乔家嫡女身上。”萧铭喝口茶“就是那个乔莲衫?”

  “是的”

  萧铭摇了摇头,“你确定吗?晓?”

  墨凌晓摇了摇头,“我派人去查了,但是她脖子上的印记和楚燕的印记一模一样。”

  “虽说印记一样,但是,我感觉不到是她。毕竟,她的镇魂塔是我帮她协约的。”

  萧铭看着墨凌晓坐在那里想着她的事情,想开口却说不出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主子,我们查到乔莲衫今些日子和以往的性格不相符,改变了很多。以前打骂虐待下人,最近,对下人甚是友好,以前爱吃的,现在不爱吃了。以前讨厌的现在十分喜欢吃。”

  墨凌晓和萧铭听完这些话后,对视了一下。

  “该不会真的是她吧!”萧铭开口道。

  “继续去查,不要遗漏。”墨凌晓看着手掌说道。

  “是”

  “对了,晓。我们查到蒂想来阳界了。至于为什么想来,我们还不是很清楚。”

  墨凌晓点了点头,“蒂要是来阳界,结局回如何,铭…你是知道的!”萧铭听到墨凌晓的话谈了一口气。

  “皇上找你没有?”萧铭开口道

  “没有”

  “也不知道皇上想做什么,这几天竟然连续招墨凌轩进宫…墨凌轩也越来越不好对付了。哎呀~这日子苦的…”

  墨凌晓看了眼萧铭,“不想生活苦,建议你去做和尚。”

  “墨凌晓,你嘴巴真毒…”萧铭夺门而出。墨凌晓笑了笑。

  墨凌晓放下手中的茶杯,也走了出去。去乔府。

  “邪王…”乔家主开口道。

  “我是来看看乔莲衫的情况的。”乔家主顿时满脸笑容,“能来看小女是我们的荣幸”

  说完乔家主试了试眼色给管家。

  小紫听完管家的话,想乔莲衫本去,“小姐~小姐~”乔莲衫看她急急忙忙问道怎么了?小紫深呼吸两口气,说道“小姐,邪王来府了!”“是来问你情况的小姐!”

  乔莲衫听小紫的话,立忙化妆 ,换身衣裳。

  想前庭走去,“邪王安好!”乔莲衫低了低身子,墨凌晓连忙说道“乔小姐, 免礼。”乔莲衫做到墨凌晓对面,做足了小姐的姿态。

  墨凌晓边和乔家主聊天,边观察着乔莲衫的姿态。不可能一个人一瞬间就改变,习惯更不可能,所以,她是燕儿吗?

  和乔家主聊完,墨凌晓说该回府了,乔家主让乔莲衫宋墨凌晓。

  乔莲衫和墨凌晓走到前院,墨凌晓开口道“你鼻子上的印记怎么来的?”乔莲衫突然怔住“前些日子有的。”

  墨凌晓眼睛发亮,“你是魂魄引渡归来。”墨凌晓说的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乔莲衫,没想到,墨凌晓会知道自己是魂魄引渡归来。

  便承认了“是的,我确实是魂魄引渡归来,只是,邪王?您问这个干什么?”虽然乔莲衫问的很轻易,却不知此时此刻,她的内心不发用言语代替。

  “随便问问”墨凌晓低头看着乔莲衫“隔天是否有时间?”

  乔莲衫诧异,“有?邪王有何贵干?”说完这句话,乔莲衫忍不住想扇自己两巴掌,多嘴干什么吖。

  墨凌晓嘴角浅笑,“想与乔姑娘聊聊罢了。”听到这句话,乔莲衫眼睛整个都是亮的,走路都同手同脚的。

  “到了,乔姑娘不用送了。”

  “哦哦,好的。那我便回去了。”说完乔莲衫又同手同脚回去了,墨凌晓看着乔莲衫同手同脚回去,不想笑也憋不住。

  在车内用手捂着嘴,这时从马车窗户有人刺进,墨凌晓瞬间防备。

  萧铭立刻做到墨凌晓旁边,“是我!”

  墨凌晓看是萧铭就放下了防备。这是萧铭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晓。乔莲衫怎么那么好玩?”

  墨凌晓在乔府就看到萧铭的身影了,也就没管。刚刚的场景,他也看到了。“哈哈哈,乔莲衫,同手同脚哈哈走了进去哈哈哈………”

  墨凌晓看着萧铭的面容,勾了勾嘴角。“晓,我怎么觉得就是楚燕啊!”

  “我约了她,在隔天看看,若是,真是她,你也不必辛苦了。”墨凌晓盯着萧铭。萧铭点了点头“若是可以,我还真希望是她。我也除去了一个任务。”

  马车停在邪府前面,管家立刻出来迎接墨凌晓说道“主子,皇上找见您。”

  和墨凌晓一同下车的萧铭,诧异道“最近皇上怎么…”还没说完墨凌晓就看了眼萧铭。萧铭才发现,他们是在府外,立刻住嘴。

  管家看着他俩笑了笑,从小萧铭少爷就是如此大大咧咧,但对于邪府他的存在是一种温暖。墨凌晓从小寡言,而萧铭不一样。许是性格差异,墨凌晓和萧铭成为了兄弟,比亲生兄弟不差半分。

  管家给两人拿了茶杯进来,切碗茶就走了出去。萧铭看着管家走出去,对着墨凌晓说道“管家伯伯白发又多了。”

  墨凌晓眼睫毛眨了眨,“管家也老了不少。这府内的事情不少,事事由他管。”萧铭说道。墨凌晓没有说话,瞬间沉默。

  墨凌晓想到管家陪伴他不少时间,犹如他的父亲一般的存在,当时,他和他的儿子差点被恶鬼吞噬时,是他救了父子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妻夜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妻夜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