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是他开的,没有爱的味道
患者明日君2021-04-01 15:552,026

  黎姜:Excuse me???

  少女黎姜中二时期的小矫情?!

  是说她?

  她可以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话,也不想浪费脑细胞去猜傅怀勉到底有什么目的,但绝不允许邬思渝嘲笑她。

  “邬思渝……”

  黎姜刚要让邬思渝闭嘴,就被踹了一脚。

  邬思渝踢了副驾的座椅靠背一脚,无声的警告黎姜闭嘴。

  黎姜不知道邬思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打算开口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座椅靠背上结结实实的又挨了一脚。

  邬思渝根本不给黎姜开口说话的机会。

  “傅二爷倒是对咱们黎姜说过的话记得清楚。”邬思渝意有所指。

  傅怀勉扯唇浅笑,不置可否。

  可邬思渝还有后半句:“就是不知道傅二爷还记不记得自己当初对黎姜造成的伤害。”

  “邬思渝……”你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揭人伤疤很爽?

  结果,黎姜话还没说完,背上又挨了一脚,还差点咬到舌头。

  傅怀勉一直默默的关注着黎姜, 见她皱眉吸气,痛苦不已的叼着半截舌头,要哭不哭的皱着脸儿,顺手拿起一瓶水递给她。

  “喝点水。”他说。

  磁性的嗓音低沉又平静,仿佛没有半点情绪的起伏。

  是黎姜最讨厌的语气。

  可她看着自己眼前的那瓶水,却笑了出来。

  冷笑。

  傅怀勉这老直男,是不是对她有什么误解?

  她现在这样,他给她一瓶水,是想让她上演单手拧瓶盖的绝技?

  她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练就了这么一手项特异功能。

  “怎么不喝?”邬思渝探着头看她腿上的水瓶,阴阳怪气的问:“怎么,傅二爷不亲手给你拧开,没有爱的味道?”

  “你能不能闭嘴?”黎姜恼了,想用手里现成的“凶器”砸晕今天格外话多的邬思渝。

  可她根本抬不起手来,扔出去的水瓶自然没什么杀伤力。

  只能忍着拔了邬思渝舌头的冲动,继续听她在自己耳边叽里呱啦说个没完。

  黎姜确定,邬思渝吃错药石锤了。

  尤其是接下来她跟傅怀勉的对话,越发的让她确定她不光吃错药,还吃的特别多。

  “傅二爷?”邬思渝双手撑在座 椅靠背上,从两个座椅中间往前探身,歪着脑袋,一脸故作天真的看着 傅怀勉越老越有味道的侧脸,“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傅怀勉淡笑,素来成熟稳重的男人装的一手好傻,对五年前的事闭口不提。

  他的反应在邬思渝的意料当中,她也没打算让他非当着黎姜的面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她只是在提醒黎姜,别忘了他“渣男”的本质。

  “傅二爷这次回来,是打算在国内发展?”邬思渝笑着岔开话题,顺手把拧开瓶盖的矿泉水塞进黎姜没受伤的那只手里,还拍了拍她脑袋。

  黎姜正纳闷这蛇精病又抽什么风,就听邬思渝用一种大家长口气对她说:“好闺女,乖乖喝水,大人说话小孩少插嘴。”

  黎姜嘴角抽搐,差点没泼她一脸水。

  “邬思渝,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说,咱们不兴讳疾忌医那套啊!等会到了医院,你挂个精神科看看,挂号费我出。”

  黎姜同情的看着邬思渝,好好的一姑娘,怎么就疯了。

  邬思渝瞪她,又一脚踹在座椅上。

  黎姜手里的水直接扬出来,洒了她一下巴。

  黎姜:他mua的#@¥……%&

  傅怀勉把两人的你来我往都看在眼里,突然笑了一声。

  黎姜下巴还在滴水,听到这声笑,直接把水瓶扔在水杯架上,溅出来的水湿了傅怀勉的衣袖。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黎姜把自己对邬思渝的不满全发泄在傅怀勉身上却不自知。

  傅怀勉忍着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的边沿,才能忍着没揉乱她的头发。

  “好,我不笑。”傅怀勉嘴上这样说着,磁性的嗓音还是染了笑意。

  一个无理取闹,一个无下限纵容,尤其是傅怀勉这个宠溺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邬思渝啧了一声,又一脚踹在黎姜的座椅上。

  “受了伤就好好的休息,怎么那么多话?”

  黎姜怪异的回头看了一眼,心头萦绕着一股很诡异的情绪。

  邬思渝身上那股毫不掩饰的老母鸡护犊的架势,甚至让她产生了一种她其实是她失散多年的亲妈的错觉。

  邬思渝却已经撇开视线,摆明了不想搭理她。

  “最近傅氏势头正盛,傅二爷这是打算回来为家族企业效力了?”

  邬思渝似乎并不需要傅怀勉的回答。

  毕竟傅怀勉一直没有正面回答过她的任何一个问题。

  无论是跟黎姜有关,还是别的什么。

  她总得在最短的时间里让黎姜看清楚傅怀勉的态度,免得她傻不拉几的又被老男人几句甜言蜜语骗了。

  “如果有需要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一直未正面回应过的傅怀勉,给了邬思渝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邬思渝为怔,就听见黎姜说停车。

  “邬思渝,帮我买双鞋。”黎姜看着车窗外的广告牌,“要平底的。”

  “你知道我穿多大的码。”

  饶是邬思渝再不想让黎姜和傅怀勉独处,听着黎姜近乎乞求的语气,还是不得不推开车门下车。

  黎姜崴了脚,的确没办法再穿高跟鞋。

  只是原本停在路边的车,在她下去几后,便落锁驶离。

  邬思渝看着银色轿车驶离的方向,暗暗骂了一脏话,紧跟着掏出手机给黎姜打电话。

  黎姜似是早就料到了她会夺命连环call,给她发了条信息,直接把手机静音扔进包里。

  黎姜不想说话,靠在座椅里闭目养神。

  没了邬思渝的车上,安静的可怕。她甚至能听见冷气从出风口吹出来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可傅怀勉不开口,她是决计不会主动开口跟他说话的。

  良久,人民医院的红十字标识在视野里越发的清晰。

  安静的车厢里似是响起一声无奈的叹息,在过往仅有的几次跟黎姜的僵持中,他就没有赢的时候。

  沉不住气的傅怀勉终于不得不主动开口:“甜甜,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嫁给渣男他叔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嫁给渣男他叔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