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偃旗息鼓
海岛的念2021-06-29 10:342,043

  本来还一腔怒火,见到赵阔那倒霉样子,苏晓冉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噗嗤!’一声,被给逗乐了。

  苏穆公不知道白天店铺发生的事情,故而依旧是一脸懵圈的态度,傻傻的看着赵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赵公子,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如此这翻操作,真让人心寒的了……”

  “是,是,是……,适才苏家贵婿陆公子,跟我推心置腹谈了很久,让小生顿时大彻大悟,从此满目乾坤,一眼光明,从今天开始,我定当洗心革面,痛定思痛,一定要好好做人,一心向善了……”

  说了一大堆的话,就是没有切中要害了,几乎等于放屁。

  陆思铭可不乐意了,请你过来,不是听你胡说八道的,端起了桌上的一壶茶,慢悠悠的道:“嗯,嗯……,说得很好,不过重要的还是观其行……”

  那茶水是媳妇喝过的,杯缘上还留有苏晓冉淡淡的唇香了。陆思铭暗暗的道:“我这个老婆了,真的是貌美如花,就连身上都自带仙子的气息了,娶做了媳妇,死了都是值得的……”

  闻言,赵阔马上反应过来,让身边一名丫鬟过来,写了几个字卷成一团,道:“有劳小姐姐了,门口有几个小厮,见我字条,自然会知道该如何办理了……”

  那丫鬟看了老爷一眼,苏穆公微微一点头,这才敢转身出门。

  苏晓冉秀眉忽然又紧锁,瞧着那赵三公子胆小的样子,对陆思铭唯唯诺诺,似乎是怕极了,可是这赵阔是远近闻名的恶棍了,为何独独会怕自己这个乡下来的,没什么出息的便宜丈夫呢?

  再仔细一瞧了,陆思铭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和平日里的神情完全不同了,真是太奇怪了,未必三公子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的手里?

  那也不太科学了?要真有什么把柄落在了陆思铭的手里,依着三公子的脾气,早就找人将这个便宜的丈夫给大卸了八块!几块喂狗,几块喂鱼……

  就在狐疑间,最新领进来的是一位老妇人,大概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迈着绫罗小步,一副小贵人的神色。

  “房东老板娘?”

  说得没有错,来的人就是‘丽园’绸缎店门脸儿的主人,老板娘万氏。

  这女人一脸的富态,见到苏小姐,盈盈拜下,没口子的求饶道:“苏小姐,您大人有大量,都怪我给猪油蒙了心,一时犯糊涂,呜呜……”

  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早晨起,想起了这娘们,苏小姐真有一点剥了她皮的心,可是这回子的见到女人哭了,这心又软了下来。

  “万娘,你起来吧!”

  “小姐,今日不答应饶了我,我就长跪不起了。”

  苏穆公这是迷糊了,苏晓冉把今天早上的事,来龙去脉的说了一遍,老两口才忽然大悟出来,只不过好奇的是,为何早上干的事,这大中午的又反悔了。

  对了,一定是赵阔这小子。

  本来也就是赵阔使得坏,现在幕后的黑手都登门道歉了,其他的小鱼小虾就更别说了。

  陆思铭很不客气的问道:“那万娘了,你这租金,现在打算得要多少一年了。”

  赵阔斜斜的给了一个眼神,或许是碍于这眼神的可怕程度。万娘赶紧的道:“只要苏小姐原谅我老眼昏花,这租金不租金的,老身绝不敢再提了……”

  嚯!还是免费的了?

  苏小姐的下巴都被惊到了,做梦都没有想到,现在租金归为零了?

  不过陆思铭似乎不打算占便宜,很不客气的道:“不给租金也不行的,就这样吧,一年一两银子,你觉着怎么样?”

  万娘赶紧磕头谢恩似的,没口子的道谢:“是,是……,一两银子也是爱,刚刚好,多谢公子大人大量,多谢多谢了……”

  苏穆公和夫人四目相对,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没有了租金的烦扰,苏大小姐的心情果然是好多了。

  就在万娘退下的片刻,工部的刘厚德就有拜帖递进来了,面带微笑,一个劲儿的给苏晓冉道谢。

  那工部的税银不但恢复如常,在原有的基础上,还减了两门税。

  苏晓冉给刘大人道谢,可是刘厚德瞧了一眼陆思铭,心中暗道:“你家夫君,和刘瑾刘公公都已经称兄道弟了,跟我道那门子的谢了。”

  随即拱手作揖道:“不敢,不敢……,下官职务卑微,苏小姐,实在担不起,担不起了……”

  愕然,这刘大人说得什么话了?什么叫担不起了?

  彻底把苏家给完全整懵逼了,还不等刘大人出了贵府,后面的各地的绸缎商贩,一个一个的面如死灰!

  当今的司礼监掌印刘瑾,谁能得罪的起?真要得罪的起,别人一定让你一醉不起!

  好些个绸缎商人,不停的抽着自己的耳光,声泪俱下,就差没有下跪了。

  一场闹剧,把苏晓冉和一家人搞的哭笑不得,不知道是开心呢,还是悲哀,都成了什么事呢?

  等都原谅了一个遍,那一群人也都出去了。

  赵阔走了过来,面对微笑的道:“苏小姐,你瞅着还满意不?”

  那家伙一脸畏惧的样子,不知道惧怕的是何物?苏晓冉到现在还蒙在了鼓里。

  过了一会儿,道:“嗯,既然都是误会,怎么还好意思再埋怨赵公子呢,以后说不得还要三公子光照才对呢……”

  “哎哟,姑奶奶诶……,您千万别这么说了,谁光照谁呀!真是折煞区区小可了,但凡您动一根指头,也比咱们的腰要粗呢……”

  谦虚,实在是太谦虚了。

  过头的谦虚,那是骨子里深处的害怕了。

  苏晓冉抿嘴一笑,道:“好了,三公子喜欢说笑,我也不回嘴儿了,总之今天的误会解除了,还希望以后大家彼此之间不会有什么芥蒂!”

  “芥蒂,没有的,没有的……,您大人有大量,没有别的事,我就告辞了……”

  现在的赵阔,唯一的希望就是赶紧的离开,离开这是非之地,保留一条狗命,是他最大的奢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婿2:苏家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婿2:苏家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