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另有蹊跷
海岛的念2021-06-29 10:252,017

  两位填房夫人倒也还老实,并没有多大的问题。

  不过最近很得宠的是安氏,为人性格好,很少得罪人,和夫人相处得也非常的融洽,倒是柳氏,喜欢争风吃醋,平日里又沉默寡言,在府邸中的特别的低调。

  本来可以结案就走了,可惜这北镇抚司出来一个愣头青,当真是多管闲事。

  要是旁人还罢了,可惜还是推官苏穆公的女婿。

  这李鹤鸣本可以抬腿儿就走了的份儿,碍于这面子,故而不得不留了下来。

  因为李鹤鸣和苏穆公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一同拜过内阁大学士曹艺钟为师傅,表面上看,两个人还是同门的师兄弟,又是同榜的举人,平日里走动得也很多。

  面子是给了,朱员外叫人看了座,并且还沏茶过来。

  李鹤鸣也不客气,和苏穆公悠哉的坐了下来,看看这便宜的上门女婿,到底准备搞什么花样。

  话说前面三位来顺天府坐堂的小旗,下场结局都很悲惨,不知道这位便宜的女婿,最后是怎么个死法了。

  陆思铭也不客气了,拿起了手中的药瓶子,很认真的问道:“你们都听着,可否见过这药瓶!”

  观察,一定得细细的观察几位表情,或许突破口,就写在了这几位家眷的脸上。

  可惜,这三位美丽的夫人,回答的都很得体,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倒不能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失落,很严重的失落。

  陆思铭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可朱员外就不高兴了,这明摆着的案子,还要查么,就等着几位大人离开府邸,将这丫头和奴才,乱棍打发了,再将儿子的丧事办理的风风光光,也就算了,尽了一个为父的责任也就罢了。

  “大人呢,若是没有什么可问的,我就几位内眷都回房了。”

  一席话,将陆思铭从思绪中拉了出来,干咳了几下,道:“朱老爷,也没有什么好询问,不如请众位都回避,我们借一步说话。”

  在不远处的苏穆公内心可真带上火了,心中暗道:“你小子懂个屁了?在这里装什么行家老手?”

  可碍于人太多了,不好发作,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混进北镇抚司,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一盘菜,回去的时候,一定好好的修理一下这个愣头青。

  这院子清幽得很,朱员外安排下人们将一干人都带了下去,四周的大门布满了衙差。

  现在说话应该方便得很了吧,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陆思铭的身上。

  朱员外客气的道:“大人,有话就明说好了。”

  陆思铭道:“员外,令郎为何没有子嗣?”

  这问得什么狗屁问题,朱员外的眉头顿时蹙成了一团,虽然对方是北镇抚司的人,可这老头子也并不害怕,面色一沉,冷冰冰的回道:“大人,为何如此问?”

  陆思铭道:“很奇怪,我瞧令郎的骨骼粗壮,身体强健,就算好色,应该也不至于没有子嗣。”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似乎对这个已经不关心了,毕竟朱员外现在关心也无济于事,儿子都已经死了,能不能生还有什么意义?

  陆思铭道:“有没有找个大夫?”

  想了一会儿,朱员外道:“倒是请了几个大夫,他们都说,身体过于阴寒,有淤阻之气,吃些药调理就能够好……”

  “那到底好没有好?”

  这个人还真问得怪了,要是好了,不就替朱家生个一男半女的。

  “这……”

  朱员外的胡子都有些气歪了,问题也太奇怪了吧。

  他拱手道:“大人,您有什么想说的,就只管说出来好了,不必拐弯抹角,老夫猜不透。”

  陆思铭呵呵一笑,道:“令郎的死,我瞧着有古怪,不是你们看得那样平常。”

  朱员外道:“大人怎么会这样的想?”

  李鹤鸣道:“陆总旗,你多想了吧,朱公子一夜留宿怡红楼,加上服用了春药,回来没有休息,又要强行与府邸中婢女同房,急火攻心,再正常不过了。”

  而一边的岳丈大人,不停的给陆思铭使唤眼色,希望他没事别找事,此案并无外伤,定是药物过量,脱阳兴奋致死,完全可以结案了。

  没有料到,陆思铭却不依不饶,道:“脱阳,其实就是阳气过于严重损耗,造成虚脱倾向,进一步产生窒息,没有抢救及时,很容易猝死。”

  顿了一顿,陆思铭又道:“不过有此病的人,并非一日之功,而是长年累月,并有先兆,最主要还是,在病人的手腕上,会有乌黑的淤血集结,伴随有麻疹一样的红点,可惜令公子全无此种情况。”

  这回子的,把大家都说愣了,一时没有反驳的语言。

  本来苏穆公还想呵斥了这小子,可转念一想,现在便宜的女婿是代表北镇抚司坐堂,他是有权利讨论案情,甚至还可以左右案情的,况且当着外人的面,不给女婿的面子,其实下的也是自己的面子。

  故而话到了嘴边,还是咽回来了。

  朱员外的内心本是平静如水,被一席话说得,犹如湖面激起了千层的浪,颤声道:“我儿的死,还有别的状况?”

  陆思铭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慢条斯理的道:“令郎要真如你们所想,是脱阳导致,刚才仵作也勘验过了,眼睛没有红丝,这是脱阳者必备的症结……”

  一行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仵作的身上。

  那仵作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身份低微,本来不想答话,可是这么多眼睛过来,又不得不回,只好硬着头皮,道:“众位大人,陆大人说得甚是。”

  这下几个人,才彻底的相信了陆思铭的推断。

  接着陆思铭又道:“况且脱阳者,大抵都是身体虚弱,阳气不足者。令郎身材高大,体魄强健,虽然好色,可正值年轻气盛,就算夜夜寻欢,也远远达不到致命的地步。”

  这么一分析呢,众人都觉着有几分道理。

  可接下的就棘手了,既然脱阳不是死因,那朱滨镇是怎么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婿2:苏家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婿2:苏家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