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为何生气
海岛的念2021-07-22 16:112,030

  众人在朱府耽误太长的时间,进入城内散会子步,其实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此刻京城内,依旧人头簇拥,好不热闹。

  走了一会子,苏穆公陪笑道:“益德兄,回府还有段距离,要不我们吃点,意下如何?”

  李鹤鸣愣了一会儿,随即道:“也好,正好饿了,看了一下午的尸体,一点胃口都没有,回府就不吃了。”

  三个人找了家面摊馆,虽然是在路边,可排队的人络绎不绝,想来这家面馆应该味道不错。

  李鹤鸣在无权无势的时候,就发誓要吃遍京城的美食。

  可正儿八经的做了三品大员,平日里去街上闲逛,都是千难万难,数不尽的公文信札,道不尽的宴席酒局,早已经忘记了曾经的那一份初心。

  三人先前在马车内,已经换下了常服,故而进入了店铺内,也没有成功的吸引多少人的注意。

  跑堂的小儿过来,客气的道:“几位大爷,要吃些啥?”

  李鹤鸣一指苏穆公,道:“今天是这位老板请客,问问他吧。”

  惹得苏穆公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摸胡须,道:“嗯,好吧,就给咱们三个人,一人来一碗兰州拉面。”

  这大明朝,就有兰州拉面了?

  陆思铭有一些小小的激动,想想当初上学的时候,口袋没有几两碎银,每天最大的渴望,就是来一碗现拉现做的兰州拉面。

  “我那一碗,多放点香菜。”

  “知道了!”小二高兴的跑进了内堂。

  没等多久,三碗香喷喷的兰州拉面,就上了餐桌。

  餐桌的隔壁就有葱花,李鹤鸣随手撒了一把放入了碗中,顿时胃口大开。

  其实几个人都饿了,也不说话,拿起筷子就干。

  没有多久,李鹤鸣先将碗底干个朝天,摸了摸肚子,似乎挺满足的,等下回去,至少节省了一顿饭,也省掉了好几钱银子。

  第二个吃完的就是陆思铭了,他擦了擦嘴,可没有打算付钱。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根本就没有钱。

  苏穆公将这小子从怀中掏来掏去,还以为他会付账,心中有一些小小的感动和意外。

  没有料到过了片刻,这小子竟然掏出来一根牙签,慢慢的挑起了牙齿,真叫一个气人了。

  完全没有丝毫的察觉,陆思铭低低的道:“李大人,其实朱员外想把这案子压下去,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李鹤鸣眼神闪烁出一丝的诧异和惊讶,问道:“为何要这样说?”

  陆思铭认真的道:“才想起来,刚出门的时候,小厮说明个儿南镇抚司的人要过问此案,看来大家想不认真,都不行了。”

  李鹤鸣的脸色微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奇怪的道:“普通的寻常案件,都还没有盖棺定论,怎么招来了南镇抚司的人?”

  内里或许有些古怪,更甚至牵涉宫廷方面,那可就糟蹋得很了。

  可陆思铭却不这么认为,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危机中带危,用好了何尝不是机呢?

  如今南镇抚司的人,权力过大,不但可以过问任何案件,监督北镇抚司,更甚至督查百官,从而令人闻风丧胆,也难怪李鹤鸣的眼神中闪烁出一丝惊惧!

  苏穆公道:“现在南镇抚司的人,都听命于刘瑾刘公公,这案子要是真的由他们来督办,问题就变得复杂多了。”

  李鹤鸣沉默不语,只想着其他的办法,将这案子给推诿了过去才好。

  “现在刘公公刚刚掌握南镇抚司,自然是想要有一翻作为。”

  见李鹤鸣缓缓的说出来,而这里又没有外人,苏穆公才道:“的确如此,如今北镇抚司的权力过大,况且还不受刘公公的指挥,如今他老人家一上台,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陆思铭非常认同,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猜想南镇抚司插手此案,恐怕是另有深意。甚至不排除找几个替死鬼出来,替刘公公出来开道儿。”

  分析得倒是很有见地,只不过李鹤鸣额头上的汗水,兀自流了下来。

  “此案一定不能深究,最多只能停于表面。”

  李鹤鸣发出了最后的总结,倒是令陆思铭打心底里的瞧不起来,这样的人,官运怕是也到了头。

  为了防止意外,李鹤鸣又嘱咐道:“思铭了,你是苏大人的女婿,也算我们半个顺天府衙的人,一定要切记,千万不能莽撞,擅自去朱府勘验朱滨镇的遗体。”

  既然此人怕事胆小,多说无益。

  陆思铭拱手,道:“放心吧,李大人!没有您的意见,我是不会冒然行动。”

  见他这么说,李鹤鸣才稍微的放心。

  吃完了兰州拉面,身体也热乎了许多。

  几个人走了出去,不多久李鹤鸣也到府邸大门,拱手作揖道别之后,陆思铭就跟随岳丈大人回府。

  一到府邸,大门一关,老头子的脸色一沉,恶狠狠的道:“跟我到内堂来。”

  还真不知道,这老头子的脸色比天气变化得还要快。

  内堂,媳妇和岳母两位都还在吃饭。

  一见老爷回来了,都站了起来。

  苏穆公气呼呼的朝着主人的位置上一坐,脸色铁青,并不说话。

  陆思铭心中觉着奇怪了,这老头子怕不是因为刚才吃面,因为他没有给钱,所有生气了?

  可实际上来说,陆思铭身无分文,想要给钱也不成了,只有这北镇抚司什么时候发薪水了,才考虑请客这样的事情。

  岳母先说话了,道:“老爷,到底什么事生气,难道是这小子在外边惹你生气了。”

  女儿也好奇的问道:“父亲,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走到了一块儿了?”

  二人都没有啃声,陆思铭见岳父不回,他更没有理由回话了。

  女儿又好奇的问道:“思铭,你今天点卯成功了么?不会是给人打发了出去,受到了奚落,连累了父亲大人?”

  你看看,这说得什么人话?我堂堂的双硕士学位的高材生,就会如此的晦气不堪么?

  他摇了一摇头,拱手道:“媳妇大人,今个儿点卯成功了,如今咱也是堂堂的正七品官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婿2:苏家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婿2:苏家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