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末日来临
你看我帅不2021-01-10 11:314,329

  “啪~”

  一个十几平米的廉租房内,一位满脸怒气的二十多岁男子重重的将酒瓶摔在地上,碎玻璃碴四溅,一枚碎渣划过脸颊,血痕出现。

  就在血痕里要滴出鲜血时,血痕凝固。

  男子没有理会脸上的血痕,充满恨意的眼睛望向桌子上那把闪着寒光的刀。

  “马媛,你个贱人,老子这就去和你同归于尽!”杨修将刀拿起,紧紧的握着,手上的青筋暴起。

  杨修,南方一所普通大学中的一位研究生,主攻能源与动力工程,对于这一块,他拥有很高的天赋,这几年间,他设计了一套性能优越的发动机。

  一位研究生能设计出发动机,可以用天赋纵横来形容他,他找专业人士预估了一下这套发动机设计的价值,至少百万!

  这对于一位普普通通念了二十多年书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他每天夜里都在幻想着如何用这笔钱来改善家里二老的生活,给那个任性的妹妹找一个好的人家,自己也能用这笔钱在小县买一套几十平米的房子,将二老接到县城颐养天年。

  就在他准备将这套设计申请专利并写在毕业设计里时,他的这套设计被窃取了。

  他的导师,马媛。

  马媛甚至还威胁他,没人相信这设计是一位研究生设计的,如果想顺利毕业就听她的,不要再说设计的事情,并承诺毕业了给他介绍一个好的公司。

  杨修回到家越想越气,老老实实念书近二十年的他爆发了,怒气直窜脑门,胸口起伏,从不喝酒的他灌了好几口白酒。

  十几平米的小屋内满杂乱不堪,到处都废弃的设计草纸,还有一些用过的卫生纸。

  杨修将从同学那里用二百块钱买的手机掏出,解开锁屏,一堆推荐新闻出现在手机上,都是人吃人类似的信息,这些天都是这个新闻。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心情在理会这些新闻,将写好的遗书准备发给妹妹。

  颤抖的大拇指在“发送”两个字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发送。

  “我先去威胁她,要是那个女人敢不将成果还给我再同归于尽!”把手机揣起,拿起几张设计图纸将刀包裹起来,穿上十几块钱掏来的上衣,将刀放进袖子里向外走去。

  刚锁上出租房的门,一道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杨修身体猛地一哆嗦,心里有鬼的他将藏刀的胳膊往后移了移。

  “先生,你好,你是杨修先生吧,你的快递。”一位满脸苍白,眼眶发黑的快递小哥将一个巴掌大小的快递递给杨修。

  “快递?”杨修纳闷,他什么时候买的东西?穷逼的他几个月都不一定去一次网上买东西,下意识的接过快递,上面确实写的是他的名字,电话也是他的。

  捏了捏,是一个硬的小盒,没有过多思考,将这快递塞入兜里,向着外面走去,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将马媛那贱女人狠狠的鞭打,然后要回自己的专利。

  杨修没有注意到,就在他离开后,快递小哥口吐一口黑血,重重的倒在地上,不久后,快递小哥身体诡异的站起,白色的瞳孔变的漆黑……

  五月的南方就好似进入夏季,炙热的热浪滚滚扑向脸庞,警车不停的呼啸而过,路上的行人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神情惶恐。

  杨修从自己租过的廉租房走到马媛的高档楼房公寓不过十分钟,短短的十分钟,他回想了自己平庸的一生,每每想到自己能给变生活的发动机设计被窃取,怒气就不断增强。

  平民一怒,血溅三尺。

  来到六楼,马媛家门前,门是虚掩着的,要是以往,不管门关没关,他肯定会礼貌的敲门,但这次不同,马媛直接将门推开,吵闹声从里面传出。

  “王八蛋!趁我不在家上我老婆!我打死你个孙子!”

  “不要打了!要出人命了!”

  “贱婊子闭嘴!还敢维护这头猪,等一会我们就去离婚!”

  杨修进入房间,看到一位长发男子与一个胖子扭打在一起,一位漂亮的美丽妇人旁边劝架,可却不敢上前,急的直蹦高。

  这位美丽的妇人衣衫不整,每次动弹,两团山峦几乎都要跳出来。

  她就是马媛,杨修的导师。

  “你们不要打了,来人了!他在录视频!”马媛慌不择路,也不知道怎么劝,见杨修来了,赶紧大喊。

  别说,扭打到一起的两人还真是不打了。

  杨修听到他们的谈话,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进门的时候掏出手机进行录像。

  “还我专利,否则我就将这段视频发给学校!”杨修感觉老天都在同情他,让他碰到了这种事情,这种作风不良的事情可是学校的大忌,只要捅出来,学校肯定会开除马媛。

  他不信这个女人为了一百万敢拿她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对于她们这种人,一百万虽然也不少,但她知道其中的利弊。

  更何况,这专利本来就是他的。

  “杨修同学,专利的事情我给你作证是这个贱女人窃取你的!不仅如此,你将这视频发给学校,让这个贱人身败名裂!”长发男子从地上起来,阴冷的开口,满是血丝的双眼怒视着胖男人与马媛,看来他也知道专利的事情。

  胖男人与马媛脸色巨变。

  这长发男子就是马媛的老公,张哲,一位美术家,从那一席飘逸的长发就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是搞艺术的,不是海飞丝打广告的。

  张哲冷笑着整理好衣服,将嘴角的血擦掉,走到水龙头处,拿起杯子,大口的饮了好几口。

  “张哲,你这个王八蛋不要太过分!”马媛歇斯底里的大喊,若视频上传到学校,她这本子真就完了。

  “啪!”张哲转身猛地将杯子摔在地上,“我过分?你他妈要笑死我!你像狗一样趴在这个胖子身前的时候怎么不说过分!”

  说到这,张哲刚下去的怒气重新升起,拿起水池旁边的刀气势汹汹的向着胖男人冲去。

  “嘭!”

  张哲还没近身,被胖子一脚踹飞,张哲翻了个跟头,将桌子撞倒,人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无法起身。

  生活不是电视剧,挨了几枪还能嗖嗖的跑,正常的人体比人想象的还要脆弱。

  眼眶被打出血的男胖子也一脸怒气,拎起凳子向着张哲走去,“玛德,疼死老子了,刚才没反应过来被你偷袭,你这个弱鸡接着嘚瑟啊!老子弄死你!”

  张哲个子很高,但是很瘦,仿佛皮包骨一样,眼眶都凹进去了,好似生过大病似的,这与他腐朽的生活有关。

  “李锐明,你干什么!”马媛将胖子狠狠的推开,急忙低下身去扶老公张哲。

  “滚开,你个贱人!”张哲从刚那一脚中恢复过来,将马媛推开,恶狠狠的咬着牙齿,将长发弄到耳后,面容露出,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哲的眼眶有些发黑。

  张哲扶着强起身,迅速从水池里拿出一把菜刀,冲向胖子李锐明,被绿的耻辱让他无法忍受,“混蛋!老子和你拼了!”

  此时的张哲已经失去理智,就像失去理智的杨修。

  李锐明身上的肥肉一颤,生命受到威胁,手里的凳子本能抡起。

  “不要!”马媛捂上眼睛,不想见到血腥的一幕。

  “嘭~”

  凳子比刀要长,还没等菜刀碰到胖子李锐明,张哲就被凳子拍到脑袋上,鼻血狂飙,人再次倒下。

  “杂碎!老子弄死你!”

  胖子李锐明可能被菜刀吓到了,也顾不得是自己先错的,现在只想‘消除危险’,拎着凳子冲向前,向着张哲的头砸去。

  “啊~”马媛吓得尖叫。

  “嘭!”

  凳子砸偏,重重的砸在地上,凳子开裂,李锐明手震的发痛,剩下的一截凳子掉落,腰上多了一个脚印。

  李锐明怒视着突然出现的杨修,“小子,你找死啊!”

  刚才就是杨修突然踹了他一脚,要不然凳子肯定正中张哲的头。

  其实李锐明现在挺庆幸的,幸好没砸中,否则以他的力道砸中张哲的脑袋,肯定会出事,要是那样的话,事情就大了。

  不过碍于面子,他还是对楚青大喊,充满痞意的威胁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刚才这个弱鸡称呼你为杨修同学?你是学生?告诉你,我是当地教育局的,你要想顺利毕业就把刚才录的视频删除。”

  杨修低下头,身体颤抖。

  李锐明看到杨修颤抖的样子,流血的嘴角上扬,满满的自傲,他就喜欢利用权力威胁他人,将人踩在脚下的样子,就像马媛这个女人。

  李锐明微笑着靠近杨修,伸手去拿杨修手里的手机。

  就在这时,杨修猛地抬起脚,重重踢在李锐明的裤裆,如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整栋公寓。

  杨修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愤怒。

  威胁,又是威胁!

  他兢兢业业,努力刻苦,就是为了毕业,为了给二老带来好的日子!

  为什么这群混蛋总拿这些威胁他!

  李锐明痛苦的捂住下体,冷汗直流,刚才他被张哲打了那么多拳都没有如此痛苦,“你完了……你完……”

  “嘭!”

  杨修抬起脚正中李锐明的脸。

  鼻血四溅,痛的李锐明眼泪都流了下来。

  杨修怒发冲冠,“去你玛德!老子今天来就是来同归于尽的!学老子不上了!今天大家一起死!”

  暴怒的杨修抬起脚爆踹李锐明,他刚才出面帮张哲躲掉那一下子是不想让张哲死掉,要是他死了,谁给自己证明设计图纸的事情。

  看到张哲还在动弹,也就没有理会,对着这个自称教育局人员的这头败类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李锐明听到杨修要与他们一起死,吓得不敢嚣张,抱着头痛苦喊叫。

  “你给我站住!”杨修再次爆喝,通红的双眼怒视着想要悄悄离开的马媛。

  马媛听到杨修的喊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快的向外面跑去,“救命啊!杀人啦!”

  杨修心里一震,迅速冲过去,一把将要打开房门的马媛拉住,狠狠的摔在地上,脚踩在她的山峰上,袖口里的刀出现,抵住马媛的脖子,“再敢出声就一刀子捅了你!”

  马媛张开的嘴闭住,身体僵住,瞳孔剧烈一缩,漂亮的脸上尽是惶恐,看到杨修手里的刀,她更加确信杨修真是来报仇的,一股黄色的液体流在干净的地板上。

  杨修一脸鄙夷,将包住刀的图纸团上团塞进马媛的嘴里,把其身上仅有的一件衬衫撤下来,用膝盖压住她的后背,把衣服拧成绳子,将她捆住。

  做完这些杨修已经流汗,倒不是因为累的,而是天气太热。

  不知道为什么,回想着自己刚才的暴力行为,他内心竟然不自觉的有些兴奋。

  难道这就是报复的快感?

  喘了两口气,将马媛丢向角落,马媛好像要说什么,但是杨修没有理会,站起身向着张哲走去。

  就在这时,他停下脚步,转身恶狠狠在她身上占了些便宜,要不是不想犯法,直接将她强了。

  李锐明现在还没从痛苦中反应过来,在一旁痛苦的叫着。

  杨小凡没有理会他,看着蜷缩在地上怪异挣扎的张哲,喊道:“张老师,张老师。”

  他与张哲没有太多交集,唯一一次谈话是他在酒吧打零工碰到了张哲,那时张哲搂着两个学画画的女学生……然后张哲给了他一千块封口费。

  刚才帮他只是因为这个张哲说他可以帮忙证明专利的事情。

  张哲与马媛是夫妻,自己专利被马媛坑的事情,这个张哲肯定知道,甚至可能是两人合谋。

  但那都没关系,因为意外,这个张哲现在选择帮他。

  张哲身体一抽一抽的,长发挡住了脸,看不清表情,好似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杨修心里咯噔一下,张哲这是怎么了?

  可不能让他出意外,赶紧拿手机拨打120,但是奇怪的是,竟然拨打不通!

  说什么繁忙?

  他又赶紧给警察打电话,只要张哲给自己证明图纸的事情,自己就犯不着杀人,刚才说杀人只是吓唬这群孙子。

  意外的是,警线也是繁忙!

  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打不通?

  “紧急播报一条新闻。”就在这时,电视上手撕鬼子的电视剧突然停止,画面一转,出现了经常播新闻的那名女子。

  楚青下意识的看过去,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出现电视节目被终止插播紧急新闻。

  “紧急播报一条新闻,全球突然同时出现一种病毒,感染这种病毒后能让人变成影视作品中类似于丧尸的东西!千万不要被咬伤,暂时也不要饮用自来水,请大家在家做好防范,千万不要出门,等待国家救援……”

  新闻还没说完,电视上飘出‘无信号’三个大字。

  杨修呆滞在原地,丧尸病毒?

  自来水?

  等等!!

  刚才张哲好像喝自来水了!

  还没等他过多思考,眼睛余光捕捉到一道黑影向他扑来,一下子将他扑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黑暗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黑暗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