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逃回出租屋
你看我帅不2021-01-10 11:382,196

  马媛死死抓住杨修的胳膊,跟着他一起跑,因为饥饿,她几乎快要晕过去。

  可是她知道自己要是晕过去这辈子可能就醒不来了, 她还不能死,她的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努力的控制着昏过去的冲动,抓住杨修逃亡。

  被抓住左手的杨修不能再用弓弩,一只丧尸向着杨修扑来,杨修挥动机械臂,砰地一声,丧尸的头直接被砸的转了半圈,倒在地上获得解脱。

  第一次用拳头解决一头丧尸,原来普通丧尸没有他想象那么难对付,不过他也不至于白痴的与丧尸决战。

  因为他发现了机械臂的弊端,太沉!

  不能持久战斗。

  拉着马媛疯狂的向着他的出租屋跑去,距离出租屋越来越近,杨修忍着饥饿与疲惫加快速度,疲惫的他大口喘息,肺几乎要炸开,多次想要将身边的女人丢掉。

  后面的丧尸紧追不舍,就仿佛杨修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

  终于,杨修返回了他的小区,但他没有直接返回楼上,而是迅速冲进楼下的那个他所租楼房不远的小卖铺。

  小卖铺里那个五十岁大婶变成了丧尸,正兴奋的啃着他的老头子,杨修冲进来后大婶丧尸向着他扑来,杨修一个骨刺直接将其脑袋洞穿。

  他自己没有发现,杀丧尸越来越熟练。

  不敢犹豫,迅速向着压缩饼干的柜子跑去,将几袋压缩饼干塞进马媛的罩罩里,他则拎着一大瓶水冲出小卖铺,冲出去的时候顺走了一盒杜蕾斯。

  根本没有时间拿更多东西,迅速向着他的小出租跑去,他已经快要筋疲力尽。

  他所住的楼是危楼,除了一下打工者与他这样的学生根本没人住,直直冲到出租屋门口也没再碰到一头丧尸。

  打开房门冲进房屋,将铁栏防盗门迅速关上,杨修与马媛重重的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马媛可能意识到自己安全,直接晕了过去。

  一群丧尸透过防盗铁栏杆伸着满是鲜血的手,嘶吼着,抓狂着,神情狰狞恐怖。

  “玛德!一群杂碎,有种进来啊!”杨修躺在地上放声大骂,他的心跳仿佛都带动了地板跳动。

  短短一千米让他差点死在路上。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将弓弩与机械臂脱下,这俩玩应加起来有五十斤。

  将几天前烧的水倒出来,认真清洗了一下尸血,以免吃东西的时候被感染,洗完后,将脏水一股脑的泼到门外还在伸手嘶吼的丧尸身上。

  杨修用力将木门甩上,为了确保安全,将柜子堵在门口。

  十几平米的小屋瞬间清净了不少,杨修彻底松了一口气。

  到家了,这里没有像张哲那么变态的丧尸,这个旧小区也没有多少人,没事可以去楼里搜点吃的,就光下面那个小卖铺的食物就能让他们坚持一个月。

  翻出两个碗,从马媛罩罩里掏出那几块压缩饼干,撕开一袋,将压缩饼干掰开,倒入水,不一会,压缩饼干泡了一碗杂粮。

  这压缩饼干虽不是军用的,但一块也能抵用一顿饭了。

  将晕死过去马媛拎到床上,抬起手照着那圆滚滚的屁股用力拍了下去。

  “吃东西了。”

  要不是杨修说吃东西,这女人即使被一百个大汉交流了都不愿意醒,实在太累了。

  马媛迅速抱起碗,大口大口的喝着,一连喝了三碗,体力才逐渐恢复过来。

  “哇~”马媛抱着杨修大哭,用哭泣释放着压力,将罩罩扯下,撕开杜蕾斯。

  新一轮的释放压力开始。

  有体力又安全的两人没有顾虑的开始战斗。

  中午,马媛趴在杨修怀里,许久才从这难以置信的末日中反应过来。

  “你说……这丧尸病毒怎么回事?”马媛用手杨修胸膛上画圈。

  “我哪知道,又不是我研究出来的。”杨修撇嘴,“我若知道是谁,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想到父母因为丧尸病毒被害,他内心就一阵酸痛。

  马媛见杨修神情变化,快速转移话题,“专利的事情很对不起,那时是我贪婪了,其实,我没有你看到的那么风光,我的生活压力很大,四个老人需要养,女儿还在上学,房贷车贷等等。”

  “张哲那个混蛋的名头好听,一名艺术家,其实就是一个赚不到钱的混蛋!出国去名展、买颜料、开画室……都是我花钱,整个家都需要我养,甚至为了女儿上好学校,我都差点将身体献给那头差点害死我们的猪!我还听说他在外面和女学生有关系,他倒是有脸骂我!”

  马媛唠叨着家常,埋怨着张哲,潜意识中想要挽救自己在杨修心中的形象。

  “你再苦有我苦?你看看我住的什么地方?二十多年了,被发了三张好人卡。”杨修抬起手照着那白白的屁股用力打下。

  马媛痛的咬着红唇,不敢去看杨修的眼睛,“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现在我就想活下去,什么专利都不重要了,哦,对了,我确实见过你老公出轨,我在酒吧打零工的时候看着他搂着两个年轻女孩,你老公很够意思的给了我一千块封口费。”

  “这个混蛋!我说他怎么一分钱都带不回来,原来都花在那群狐狸精身上了,呜呜~我为家付出那么多,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漂亮吗?呜呜~”马媛身体颤抖起来。

  之前她只是听说,一直没有确认过,可现在杨修却说自己亲眼看到过,这让她心里非常难受。

  她的付出没有得到一点回报。

  “我虽然还没经历过那个年龄,但总听说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得不到,可能是一种人的心理吧。”杨修将马媛推开,天气太热,两人贴在一群很难受。

  他下地的那一刻差点跪在地上。

  玛德,这个狐狸精。

  喝了一大口水,脱掉上衣开始做俯卧撑,跑了一千米差点累死他,以前他可是运动会的主力,之前大学学校运动会记录都是他的名字,至今没人打破。

  曾参加过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要不是只参加了一场就突然犯病,他也许在世界都出名了。

  做了一会俯卧撑发现一点不累,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将左臂抬起,利用右手单手做俯卧撑。

  可仅仅做了十个,汗水就顺着肌肉滑落到地上,肌肉开始颤抖,就仿佛有电流一样流过肌肉。

  杨修没有继续下去,坚持不住硬坚持那是白痴的行为,会导致肌肉损伤,锻炼要循序渐进。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帮忙。”马媛趴在床上,泪眼婆娑的望着杨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黑暗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黑暗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