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家可归
白辞苓2021-03-29 18:062,868

  “古老头,你这阵法还行不行了?”一个看起来约莫四十岁的中年人正对老头催促道。

  “天尊还请稍安勿躁,老朽就快要完成了。”被叫做古老头的这位此时满头大汗,面对这人的催促,他丝毫不敢怠慢。

  “什么天尊,等你完成这阵法之后,我就不再是你们的天尊了。”中年人的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无奈和释怀道。

  “天尊说笑了,您永远是我们的天尊。老朽不知天尊为何要这么做,但是您一定有您的道理。”古老头边说边点头,貌似他认为自己说的是那么回事儿似的。

  “哎,你不会理解我的。”中年人叹了口气,也不多做解释。

  “阵法已经准备好了,天尊何时出发?”古老头望着眼前的阵法,眼睛里有着一丝不舍之情。

  “此时!”一声厉喝过后,中年人便跃入阵法之中消失不见了。

  “不知何年何月,您会归来……”古老头对着阵法那里拜别,然后就离开了。

  上界的一处宽庭之中,古老头正位于上方,他此时所站的位置是天尊座位的右旁。底下众人也尊敬的称他为“古老”。

  “古老,天尊大人他去了哪里?”众人皆是询问天尊的下落。

  “天尊大人他云游四海,打算找一处神秘之地清修,他不在的这段期间,就由我和江老头主事。你们勿要生事,否则天尊大人降罪下来,唯你们是问!”上界的阶级明了,实力强大自然地位就高,但是不泛有小人作祟,古老头此举正是为了震慑某些居心叵测之人。

  “是!”下面的人齐声应道。

  “江老不死的去了哪里?天尊临走也不知道来送行!”古老头略带责怪的说道。

  “啊嚏!”上界某河边,一个正在钓鱼的老头忽然打了个喷嚏。

  十五年后,尚武大陆……

  “少宗主。”两个男子恭敬的对着一个少年说道。

  少年点头示意,二人打开了宗门。

  “天武宗”三个大字刻在正门之上。

  “少宗主”

  “少宗主”

  来往的人见到少年都恭敬说道。

  “父亲,我回来了。”少年一改严肃,在这里放松了许多。

  “交给你的事情办好了吗?”中年男子说道。

  “这……”少年顿了一下。

  “他逃掉了。”少年低着头说道。

  “废物!”中年男子一巴掌打在了少年的脸上,少年捂着脸既不敢怒也不敢言。

  “宗主,少宗主他年纪尚轻,办错了事,不至于如此惩罚。”此时,幕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一个穿着灰袍头上还带着连衣帽的男子走了出来,这男子貌似怕人看见他的真容,所以才包裹的如此严实。

  “教主,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那小子绝对跑不了!”一宗之主居然管这个人叫教主?

  “您放心,就算举全宗之力我也……”宗主刚说到一半,就被那教主打断道:“罢了,那小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十五年前……

  “嗯?北方居然有如此熟悉的异象,难不成?”灰袍男子震惊的说道。

  仔细一看,这灰袍男子正是被称作教主的那个人!

  “是这里吗?”灰袍男子自言自语的说着。

  “何人敢在我天武宗上方御空!”一股强大的气势顿时从天武宗内传来。

  “宗主!”底下众天武宗弟子惊呼道。

  “你是这里的宗主?”灰袍人平静的说道。

  “你是何人?竟敢犯我天武宗!”宗主怒喝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灰袍人的声音逐渐冰冷,就好像他丝毫不把那位宗主放在眼里似的。

  “你找死!”说着,天武宗宗主就释放出强大的威压,试图压制灰袍人。

  “蝼蚁!”灰袍人就站在哪里,没有丝毫动作,那轻蔑的语气,嚣张的态度释放的是淋漓尽致。

  眼看一只大手扑了过来,灰袍人忽然动了,刹那之间,分出胜负!

  “你!这怎么可能……”天武宗宗主震惊不已,他连灰袍人的动作都没有看清就被打败了。

  “这里有异象发生,是在你天武宗?”灰袍人冷冷的说道。

  “是,是。”天武宗主不敢怠慢,因为眼前之人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

  “那就好。”灰袍人来到天武宗宗主身边说了几句话,只见天武宗宗主频频点头称是。

  “你们,都散了吧。”天武宗宗主一声令下,刚刚聚集到这里的宗门弟子全部都散开了,但临走之时他们还不忘看一眼那被灰袍遮住面孔的神秘人。

  回到现在……

  “教主要抓那小子到底是……”天武宗宗主恭敬的说道。

  “这个你不必过问!”一听到这里,灰袍人语气骤变,这让天武宗宗主心头一颤,再也不敢多问。

  灰袍人离开了,天武宗宗主的内心顿时松了一口气。

  “父亲,您为什么要对他低声下气,我就不相信咱们对付不了他!”少宗主气愤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灰袍人,他今天也不会白白挨上一耳光。

  “闭嘴!”天武宗宗主狠狠地怒斥他一句道。

  少宗主不敢吭声。

  “自从这个人来到了天武宗,父亲就变得懦弱不堪,他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我天武宗一辈子都要受他驱使?”少宗主一时之间气愤交加,但却无处发泄。

  “他应该跑远了吧……”少宗主意味深长的说道。

  “逃出来了吗?”此时,一个少年正慌不择路的奔跑着,直到一个路口,街道两旁都没人,他才敢停下来休息片刻。

  呼~呼~他停了下来,喘了两口粗气。

  “他,他们为什么要抓我,我不是天武宗的弟子吗?!”少年身着的正是天武宗外门弟子的宗服,原来他是天武宗最最普通的一个外门弟子,可是今天少宗主却突然告诉他,说什么宗主要把他献给教主,让他赶紧逃,少年对此深信不疑。

  “我要赶紧换掉这身衣服。”少年环顾四周,生怕看见什么熟人。

  天武宗外门弟子收入极低,少年现在身上一共才只有几金钱。(尚武大陆的钱币分为金银铜)

  他来到一家卖麻布衣服的店里,匆忙的挑选了几件衣服穿在身上。这身行头简直就是路上最不起眼的普通人的装扮,至于之前天武宗的宗服早就被他丢的不知去向。

  “爷爷,我该怎么办。”少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爷爷。现在他身无分文,就连温饱都成了问题。

  “童儿,以后爷爷就不能陪着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床上的老头还未把话说完,就咽了气。

  “爷爷,爷爷!”少年从梦中惊醒。

  这条漆黑的胡同里住满了流浪汉,少年没想到只是在这里休息片刻就睡了过去,还梦到自己已故的爷爷。

  “爷爷……”少年嘴里喃喃的说道。

  那时,少年仍是孩童,照顾他的只有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少年称呼他为爷爷,爷爷说,自己是被他捡来的,可是少年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世,他认为自己最亲的人就是爷爷。

  老头儿在天武宗负责清扫打杂,少年因此被很多人冷落,但是由于爷爷的缘故,少年仍是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

  “娘,你看,那个哥哥在那里坐着诶,他不冷吗?”一名孩童正牵着母亲的手,妇人看了看少年,对孩子说道:“哥哥只是累了,咱们不要打扰他”孩童点了点头,之后就随着母亲离开了。

  少年面无表情,他已经顾不得别人的看法了,现在的他无家可归。

  “教主,我江童记下了!”少年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身影渐渐消失在胡同之中。

  “臭小鬼,别让我抓到你!”卖馒头的大哥在江童身后恶狠狠的说道,这个他口中的小鬼已经连续好多天趁他不注意偷走他的馒头了。

  街上的人看到这种事情早已是见怪不怪,襄河城的乞丐和流浪汉每天都在做着这样的事情。

  “吧唧,吧唧。”江童坐在了之前那个胡同,啃起了馒头来。

  “嗯?”江童回头一看,突然觉得不对劲儿,只见四周传来了饿狼般的目光,一群流浪汉正紧盯着他手中的馒头。

  “你们要干什么!”江童看着不怀好意的流浪汉说道。

  流浪汉们根本就听不进他的话,直奔他手中的馒头,就要争抢。

  说时迟,那时快,少年一个箭步就从几人的包夹中溜了出去。

  虽然他只是天武宗的外门弟子,但是对付几个普通人还是戳戳有余的,奈何江童心地善良,并没有和那几个流浪汉计较,他离开了此处,不知道下一个安身之处会是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