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周子众
白辞苓2021-03-29 18:103,337

  “你确定成昂死了?”天武宗大殿之内,天武宗宗主的脸色貌似有些不太好看的说道。

  “千真万确。”底下一个弟子回道。

  “你退下吧。这个江童……”天武宗宗主泛起一阵头痛,最近这个江童可叫他“日日思夜夜想”。

  “你不必如此捉急,等到时机成熟,他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他擒住。”此时,一个灰袍人突然出现在大殿中央。

  “我明白了。”天武宗宗主恭敬的说道。

  ……

  “大师兄,统筹完毕。”一位斯文儒雅的少年对着面前约莫有二十岁的青年男子说道。

  “账单清算了吗?”青年男子看似老重的说道。

  “没算错的话,应该是十万金。”斯文少年回道。

  “这个老东西!克扣咱们的工钱。”青年男子气愤的说道。

  “大师兄……”少年急忙提醒道。

  “放心吧,那老东西整天不在宗门,不会回来的。”青年男子言语之中略带一丝不屑。

  “大师兄,宗主回来了!”远处跑过来一个精瘦干练的少年气喘吁吁的说道。

  “什么?他回来了?”青年男子急忙将手中的账单交给了斯文少年,之后就跑出去了。

  “师傅,您回来了。”青年男子一改冷漠的面庞,转而嬉皮带笑的说道。

  “子众啊,最近宗门内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啊。”听这声音,看这熟悉的面孔,这不是虚阳宫宗主李春阳吗?而青年男子正是虚阳宫第一弟子周子众!

  “有我这个大师兄在,怎么会有事呢。”周子众嘻嘻哈哈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李春阳仿若有心事一般,这下终于放松了许多。

  “师傅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周子众问道。

  “最近几天我总感觉心事重重的,难道是我多疑了么。”李春阳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师傅啊,我看您是想小师妹了吧。”一说到小师妹,周子众满脸的笑意。

  “元珊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呢,好些日子没见她了,走,去看看。”李春阳走在前面,周子众跟在后面,师徒俩一同去见这个叫元珊的女子去了。

  “元珊。”门外,李春阳正敲着道。

  “父亲?”吱呀一声,房里露出一个可爱的面容,少女纤纤细腰,一身雪白肌肤,双眼泛着灵光,头上别着一颗金玉花簪,一头整齐的刘海儿挡在额头前方,高跷的鼻梁略显的有些寒冷,但是配上这身个头和脸颊两边的“婴儿肥”,简直不要太漂亮。

  “为父最近外出,方才回来,寻思和你师兄来看看你。”李春阳满脸宠溺的看着女儿。

  “周子众?你来干什么。”听到师兄二字,李元珊貌似不喜。

  “元珊,怎么和你大师兄说话呢!子众,不要往心里去啊。你师妹就这臭脾气,随她娘。”李元珊从小丧母,李春阳又是老来得子,所以他十分宠爱自己唯一的女儿。

  “哼!”李元珊丝毫不把周子众放在眼里,转而搂着李春阳的胳膊说道:“父亲这次回来就不要那么快就走了,让女儿多陪父亲散散心。”

  “你啊,就是脾气差,不过父亲听到这句话后心情好多喽。”看到女儿这么关心自己,李春阳喜笑颜开。

  “哼,李元珊,别以为你能得意多久,等你我煮成了熟饭,虚阳宫到时候还不是我掌中之物!”父女二人都没有发现周子众一脸阴险的表情。

  “子众啊,你去备饭,等会我和元珊过去。”李春阳支开了周子众。

  “是。”周子众听到命令不敢怠慢,急匆匆准备去了。

  “女儿啊,不是为父说你,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你的大师兄呢。你大师兄从小就跟着为父,他勤勤恳恳的修炼,老老实实的做人,从没有对为父不敬过,为父还打算将你许配给他呢,可是你……”说道此处,李春阳叹了口气道:“为父年岁已高,修为谈不上大陆数一数二,更不用提那些武道天才。为父就是想谋得一个贤能的良婿,以后靠他来照顾你啊。”

  “父亲说那话作甚,您一身不俗的修为,百年岁月能耐您何?又哪来担心女儿之说。”李元珊不亏“孝顺”二字,几句话竟让李春阳安下心来。

  “只是……”李春阳没再说下去。

  “父亲,不是女儿讨厌师兄,其实暗地里师兄时常对女儿表明心意,只是女儿年纪尚轻,这男女之间的事情,女儿实在是不想触碰。师兄此举,甚不得女儿欢喜。”李元珊年仅十六岁,但是言语措辞却十分犀利,这让李春阳也不愿再多问。

  “唉,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为父管不得你,管不得你。”李春阳摇了摇头道。

  “父亲,咱们去吃饭吧。”李元珊情商甚高,见此事暂且平息,急忙转移话题道。

  “嗯,好些日子没和你一起吃饭了,今天咱们父女俩一定要坐在一起,好好吃这顿饭。”李春阳看着这个活宝,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烦心事通通散去。

  画面一转,一片波涛海水……

  海面上一艘船上载满了,甲板上的船员手里正拿着馒头啃着,放在一旁的杯子里倒满了水,那些都是海中翻腾的海水,就着海水的滋味,船员手中的馒头并不是很难下咽。

  放眼看去,原来这甲板之上如同他一般的船员有很多,船长也在其中,最重要的是,这艘巨大的货船内部还有数百个“客人”居住。

  江童也在其中,这是唯一一条“天字号”货船。

  天字号的货船不仅可以在海中运货,它还有充足的空间可以供人休息。

  这艘货船时常从西南海岸到一个名叫“众族海岛”的地方来回运送货物。

  众族海岛——这个地方对其他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每年都有人从各个地方坐船通往那里,那里虽然是个海岛,但是却有着不输于任何区域的疆土面积。

  因为是人们向往的圣地,所以那里汇聚着从大陆来的各个势力亦或是种族的精英。

  即便在从前,众族海岛这个地方让江童觉得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但到了西南海岸他才知道,他对这个大陆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仅用了五十金,江童就坐在了这个将通往众人向往的修真圣地的天字号货船之上,那里遍布着成百上千个种族,无数天才汇聚于此,又有谁能问顶?想到此处,江童的内心一片热血。

  他为了躲避天武宗的追查不惜离开万门宗“抛弃”王业,这次去往众族之岛,他坚信回来之后,定会以王者之资踏平万门宗!

  时间如流水转眼间半月即过。

  王业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此时的他想起了当初的自己,还是和现在一样无依无靠,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身无分文,感觉像是回到了过去,半月的花销已经耗尽了他在宗门所得。

  肚子咕咕的叫着,看着漆黑的胡同,那些乞丐仿佛是他接下来的下场。

  “你们都给我滚开!”胡同深处,乞丐们被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的男子赶了出来。

  “你,你放开我,我父亲,不会饶了你,你的……”一个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王业见情况古怪,没有离开,反而想探求真相,他走了进去。

  “你是谁,给我滚!”胡同之内,男子见还有人进来,冷喝道。

  王业没有看清那人的脸,只想着凑近一看,一张略带些小白脸气质的面孔清晰的浮现在眼前。王业并不认识,他不知道此人,正是虚阳宫第一弟子,周子众!而他此刻正拉扯着一个俏丽佳人——李元珊,此时的李元珊柔若无骨,仿佛被人下了迷魂汤一般。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抢民女?受死吧!”王业见状明白了过来,当即气愤挥剑。

  周子众何等人也?虚阳宫第一弟子,他根本没将王业放在眼里,但是王业的举动却坏了他的好事,这让他十分震怒,他拔起腰间的长剑随手一挥。

  嗡!两剑碰撞,周子众因轻敌竟占了下风,手中的剑差点脱落。

  “嗯?”周子众双眼一眯,感觉此人不简单,即便他再轻敌,放眼整个虚阳宫,能接下他一剑又能将他击退的人,并不多。可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居然能做到如此地步,这的确让周子众有些惊讶。

  “放开她。”王业冷冰冰的说道,不带有一丝情感。

  不料周子众竟然真的把李元珊放了下来,不过他并不是怕王业,而是他认为如果不放下李元珊,他可能真的战胜不了眼前这个神秘的男子。

  “你知道你的下场将会是什么吗?”不难看出,周子众的语气带着些许愤怒。

  “我只知道你会死!”王业眼神锋利,他并不打算和眼前这个禽兽不如的人废话。

  “找死!”两道剑光瞬间出现在周围,战斗一触即发。

  从周子众的动作不难看出,他也是个用剑高手,只不过现在他竟一直被王业压着打。

  “怎么会?!”周子众内心极度震惊,他想不通,这世上还有比他剑道更强的同辈之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周子众抗这巨大的压力,一边防御,一边涨红了脸说道。

  王业没有回答,他冰冷的剑刃无情的攻向周子众,而周子众此时已经深中数剑。

  “今天算你的运气好,你敢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周子众放出狠话道。

  “我叫王业,你可以安息了。”下一秒,无往之势已经直指剑锋,就要击中周子众的要害。

  “今日之事,周某暂且记下了,来日定加倍奉还!”呼~,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周子众竟然不见了。

  王业虽然有些震惊,但此刻由不得他多想,他走过去搀扶起李元珊。

  “姑娘?”王业轻轻叫道。

  李元珊的眼睛半睁,还没看清眼前之人的面貌就晕了过去。

  “唉,麻烦。”虽然是吐槽,但王业还是扶着李元珊,走出了胡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