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朝辞白帝
白辞苓2021-03-29 18:104,262

  “三长老由于身体不适不能到场,现在由我替他主持比赛。”万门宗二长老面带笑容说道。

  擂台之上,帝今、卢信二人早已准备就绪,双方的脸上挂满了自信,只是各自的眼神当中充斥着浓重的火药味儿。

  “你们,开始吧。”二长老坐在位子上喝了一杯茶后淡淡的说道。

  “我劝你现在还是乖乖认输,不然过了一会儿,我怕你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帝今傲然的说道。

  “我看那个人是你才对吧。”二人针锋相对,谁也不放过谁。

  “咱们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帝今面色一肃,身体已经摆好架势,准备迎战。

  卢信选择抢占先手,不过对于已经看过他比赛的帝今来说,卢信的这一招根本占不到便宜。

  只见帝今后撤一步,卢信的拳头刚好落空。帝今找准时机反客为主一记蓄满灵气的拳头侧勾而起,这一拳就要命中卢信的太阳穴,卢信大吃一惊急忙向后翻了一个跟头,帝今的这一拳竟也扑了空。

  初次交手,二人心中已经有了对方的些许底细。

  “不过如此。”帝今冷嘲热讽道。

  “你也一样。”卢信反击道。

  帝今的战斗方式略显稳重,刚才那一拳没有击中,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卢信的速度很快,相比于同辈人,他的速度已经算是上乘,可是面对着帝今,他才发现,眼前这个人的速度丝毫不逊色于他。

  “他很强!”二人内心评判道。

  “不过到此结束了!”帝今内心一声冷笑。

  赫然间!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霸道的气势,他的手臂之上泛起一股红色的光芒,这种光芒久而不散。

  “这是什么招数?”台上观众席的二长眼中多了一抹惊讶道。

  “浮屠!”帝今大喝一声道。

  “这究竟是什么诡异的招数?”卢信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不过他并没有畏惧,内心的兴奋之意反而越来越浓烈了。

  “焚天!”火蛇凭空出现,巨大的红色蛇身盘旋在卢信的头顶之上。

  “接招吧!”话语刚落,帝今就出现在了卢信的面前。

  “什么!”卢信被吓的差点跌了一跤。

  帝今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他没有时间反应。

  就连场下的大部分人都发出一道惊呼。

  “滚下去吧!”帝今右手成拳,肘肩同时向下一沉,肘部后移。随即,一道红光迅速在卢信的视线中闪过。

  “呜~”台下众人唏嘘不已,此时的卢信已经飞到半空当中,不同的是,他是被帝今打飞出去的。

  卢信滚落到了地面之上,众人都让开一条路来,这已经意味着他败给了帝今。

  帝今的这一拳使得卢信滚下擂台,久久不能站起来,可见其威力。

  “帝今,胜!”二长老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的目光道。

  “呸!”卢信貌似还有些不服气,他的焚天还没使出就这么败了,这让他很不甘心,他站了起来脚步颤颤巍巍的,嘴巴还吃了一地的泥土。一旁的人都在偷偷取笑他,他也没有脸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独自一人步履蹒跚的消失在人群当中。

  “下一组,韩易,王业。”人群安静了下来。

  “韩易?就是那个唐琯儿的伴侣?”不知是谁突然说道。

  “是他。不过我并不看好他,小白脸一个,能有什么本事?”一旁人嫉妒的说道。

  “王兄,请。”韩易面带笑容道。

  “没想到咱们俩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对决,我看我还是认输吧。”王业一脸苦笑,面对这位熟人他实在不想出手。

  “我一直都想和王兄切磋切磋,如今机会摆在眼前,王兄就给我个面子,无论输赢,咱们点到为止,如何?”韩易一脸兴奋的说道,看的出来,他十分期待和王业的这场对战。

  “有意思。”角落某一处,江童嘴角微扬,他也同样很期待看到二人两年来的进步。

  “韩兄是否允许我使用腰中的这把配剑呢?”王业触摸着剑身,一股冰凉传至心头,这把剑就是当初江童从圣地里面获得的那把天剑。

  “我想要看到王兄的全部实力。”韩易点了点头道。

  “那我们,开始?”王业淡淡的说道。

  “嗯。”韩易话刚落下,一道剑光而至。

  这把剑在离韩易颈间三尺处停了下来。

  “咕嘟。”韩易吞咽了一下口水,头上的汗珠清晰可见。

  “哗~”台下众人沸腾。

  “我收回帝今最强那句话。”

  “他是谁?外门中竟然有如此之强的人。”

  “一剑!他居然只用了一剑。”

  在场之人除了二长老,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看得清刚刚王业的出手动作。

  “我输了,王兄。”韩易没有想到,王业竟然蜕变的如此强大。

  “忘了告诉你,我昨天刚刚突破到气境后期哦。”王业突然一改严肃,用调皮的语气说道。

  对于韩易来说,王业给了他很大的尊重,至少他能看得出来,王业用了真本事。

  一剑,一念,让人惊讶的是,王业的剑道竟然到达了这种领域。

  “你真的变强了。”江童欣慰的笑着。

  也许是二人心灵相通,王业感受到一股目光传来。

  二人的目光皆至,一道强烈的熟悉感涌入心头,王业愣在了那里。

  “不可能的,不会是他的。”王业摇了摇头,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江童转身离开了原地,不再继续停留。

  “真的是他吗?”王业喃喃的说道。不知何时起,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大男孩突然蜕变,他开始变得成熟稳重,开始变得沉默不语,开始变的更强。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把他当成兄弟的人吧。

  “王兄,怎么了。”二人刚一下台,韩易就看到王业这副样子。

  “没,没什么。”王业虽然这么说,但韩易还是觉得事有蹊跷。

  “下一场是你和帝今的比赛,如果不出意外,你会取得外门第一。”帝今和王业的对战将决定谁是宗门第一。

  “我不在乎输赢,能拿到宗门前二十就行了”王业有气无力的说道。

  “王兄,你……唉。”见到王业对此完全提不起兴趣,韩易一阵无语。

  “小韩易。”这时唐琯儿突然出现。

  “你怎么来了?”韩易惊讶的说道。

  “你的比赛我看了,不要伤心哦,小王业居然这么厉害,那个叫江童的应该也不差嘛。”唐琯儿一边安慰韩易,一边又夸赞王业道。

  “老大比我厉害,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唐琯儿的这句话让王业突然对外门第一这个称号提起了兴趣。

  “既然老大不在,这个第一的位置就由我替他保管!”王业目光炙热的说道。

  看到王业突然有了竞争第一的念头,韩易喜笑颜开道:“这才对么。”

  “王业,帝今。”二长老十分看好这两个人,这场对战将决定外门第一人,此刻台下站满了观众,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场对决了。

  一个是宗门崛起的新秀,另一个是突然出现的黑马。这场决斗让人热血澎湃。

  “到你了,快上去吧。”韩易催促道。

  “嗯,我很快就回来。”王业充满自信的说道。

  此时,江童也出现在了后排的人群之中。

  “又是他?”王业上台后向江童那边看去,只不过江童带着斗笠和面罩没有让他认出来。

  “开始吧。”二长老示意道。

  王业对着帝今行了个小战前礼道:“请。”

  “你很强。”帝今的表情严肃,他没想到就在他要夺得外门第一的时候,半路突然闯入一匹黑马。

  “你也跟强。”王业谦虚的说道。

  “话不多说,拔剑吧。”帝今此刻全身紧绷,生怕对方的剑突然出现在面前。

  仓!剑刃出鞘的瞬间,一声清脆透亮的声音使人惊醒,台下众人都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王业没有动作,他在等帝今出手。

  “出手吧,不然你没机会了。”王业这句话虽然看似很狂妄,但是帝今却没有立即反驳。

  “浮屠!”那熟悉的场景又出现在众人面前,浮屠出,红光现。

  帝今一开始就用上了自己的绝招,他知道再留手的话恐怕自己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浮屠第一式,苍茫!”帝今大喝一声,浮屠第一式已然出手。

  王业只觉面前出现一副浩渺烟尘的景象,无数流沙向他袭来,不过这些流沙都是灵气所化,但是威力却是流沙的数倍。

  世人都知道,剑有斩不断之物,如水,如沙,面对着席卷而来的流沙,剑士们往往会弃剑逃跑。

  王业看着即将淹没他的流沙眼中不带丝毫情感。

  “难道他真的对付不了帝今吗?”此刻,就连韩易也不敢相信王业会取胜。

  唰!流沙将王业包裹的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空隙。

  “哼,这就是你大意的下场。”帝今一声冷笑,他现在坐等二长老宣判结果。

  “无往!”流沙内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

  嗤嗤嗤!裂痕布满在流沙之上,裂缝由上到下一点点开裂。

  磕嗤。流沙已然碎裂。

  “怎么可能?”没有人会比帝今更了解他的招式,苍茫是无孔不入的流沙,只要出现裂缝就能及时补充。而如今裂缝不但没有修复反而越来越大。

  “你输了。”王业破“沙”而出淡然道。

  “我不服!”帝今一拳轰向王业,王业不闪不避,迅速收回天剑迎击一拳。

  轰!令众人惊讶的是,王业不仅剑道天赋异禀,拳脚功夫更是不输给帝今。

  轰轰轰!三拳过后,帝今竟颓显败势。

  “结束了。”王业一声落下,一记勾拳打在了帝今的下颚处。

  帝今,败了。

  “王业,获胜。”二长老宣布道。

  “王业,王业,王业。”台下众人欢呼道。

  台下的江童在看到这一幕后,也离开了。

  王业穿过人群,来到了后方。

  江童已经到了宗门的外面。

  “老大!”江童身后传来一声叫喊。他停了下来,并没有回头。

  “你要走了吗?”王业坚信他没有看错,在最后他获胜的那一刻,这个带着面具的男子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我的仇家已经找到我了,我不能连累你们。”江童开口道。

  “果真是你!”王业先是高兴一阵接着道:“我知道老大的心意,但是你为什么不能带上我?你看,我已经变得很强了啊。”王业一脸希冀,他期望江童能带上他一起出生入死。

  “你还不够强,跟着我只会连累我。”江童一句话使王业顿时陷入冰窟。

  “我不够强?”这一瞬间,王业被他最想得到认可的人给否定了,他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道:“我恳求老大与我一战,如果我胜了……”话到半处。

  “好吧”江童知道王业的意思,如果王业可以战胜他,他自然不会“抛弃”王业。

  “动手吧。”江童叹了口气,此时宗门口聚集了很多人,他们都是来看戏的。

  “那个人是谁啊?他竟然敢挑战王业?”

  “胡说,我刚刚看到明明是王业想挑战他。”

  到场的大部分都是刚刚在擂台下的人。

  “天剑,无往!”王业抽出剑锋,一道剑气瞬间来到江童面前。

  “冻结。”江童缓缓抬起手掌,那道剑气就这么被挡住了。

  惊!众人皆惊。

  “冰域!”江童的这副身体现在已经是极寒之体,他拥有操纵极寒的力量,此刻,方圆数十米的土地上都结了一层薄如蝉翼的冰霜。

  众人见状都很好奇,但都纷纷后撤,生怕误伤了自己。

  王业没有躲闪,他并没有从中感受到危险。

  “你太大意了。”江童的语气冷漠,面对被冲昏头脑的王业失望至极。

  咻咻咻!冰域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颗颗细如沙砾的冰粒,它们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江童心念一动,那些冰粒瞬间缠绕在王业的腿上。

  嘀铃!冰粒形态骤变,刹那间凝在了一起。

  王业的腿部霎时被一层厚厚的冰禁锢住。

  嗖!剑气轰鸣,王业就要一剑毁去这层冰。

  不料,江童的拳头已经出现在胸口之上。

  抚~

  王业感受到胸口处一阵冰凉。

  “居然……”

  江童这一拳并没有使王业感到疼痛,但这一拳却令他绝望,只见江童的拳头处泛着晶莹的蓝色,无数冰粒激射而出,王业的上肢布满了冰霜。

  “你输了。”江童一句话后转身离去。

  “为什么,为什么!”王业只身怒吼,脸颊划过两行泪水。

  “或许,下次……”江童叹了口气,之后便消失在了王业的视线之内。

  ……

  朝阳升起,白帝城,屋顶之上,江童睁开双眼,一道晶莹悬挂在耳边,看着远去的大雁,江童起身落地,形单影只的向城门走去。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江童什么也没留下,迎着朝阳,远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